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寻找丢失的“戏味儿”——说一说吕剧《画龙点睛》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8]
“我手里拿着这瓶矿泉水,把它横过来看,是圆形;把它竖起来看,是圆柱形。我们看待任何事物的角度不同,结果也会不同。”——多年前在开封听已故著名电视人陈虻先生的讲座,记得他有这么一番话(大意)。而今动笔写自己对吕剧《画龙点睛》的理解,这番话为什么会突然浮于脑海?不是从新闻视角串到戏曲视角这样逻辑混乱,而关键是“角度”这个词。

从现代戏剧发展的角度来看,《画龙点睛》带有传奇色彩,巧合、夸张等戏曲舞台常见的桥段。人物塑造直是直,曲是曲,忠是忠,奸是奸,没有层次,完全平面化,这也是中国戏曲为戏剧界所批评的诟病所在,缺乏对复杂人性的深入挖掘。但是,在目前诸多新编戏挣扎在刻意的说教、莫名的故作高深与寡淡的叙事面前,倒叫我无限怀念这种颇有“戏味儿”且很好看的作品。我欣赏这部作品,主要是从结构与节奏上来看,这便是我今天谈这部戏的“角度”,论叙事能力,这部作品无懈可击。而我们今天戏曲界的编剧们,有多少能放下身段,将编剧说好故事的基本义务从空中楼阁上请下来,接一接地气?

●关键词:结构

在中国古典戏剧美学史上,李渔第一个提出“结构第一”的观点,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也曾强调“布局是戏剧的灵魂”。可见,不同时代不同国籍的戏剧大师们,在这一问题上的见解高度一致。

结构的好与坏,直接影响到故事情节的连贯、顺畅与矛盾冲突恰到好处的爆发。当戏曲界共同遭遇优秀剧本匮乏的艰难之境,当剧作家越来越宥于思想与说教的圈子、相对淡化文本的故事性,是不是可以适当听一听观众的心声?几位戏龄相对较长的朋友曾在一起聊天,谈到越来越多平淡无味的新编戏,大家无不感慨:“我进剧场不要你给我讲什么大道理,我只想看一个好故事。”所以,即使像我这样对戏曲创新一直抱有期待的戏迷也会认为,一场戏可以不承载多深刻的思想内涵,但却必须承载起能让观众大笑或哭泣的情感共鸣。这是剧作者最基本的责任,也是最低的起点。至于深刻的思想性,可遇不可求,要求每部戏曲作品都达到这一高度,那是天方夜谭。任何文艺作品不能“自言自语”,要通过与读者、观众的“对话”,才能完成除了作者一度创造、表导演二度创造之后,观众以鉴赏方式参与的三度创造。而当下,不少戏曲作品沉浸在梦呓般的自言自语中,忽视对观众参与三度创造的诚意。

《画龙点睛》这部作品,故事情节曲折,编剧裁剪有度,从技术层面上看,是一部不折不扣的传统剧目。但是,相对流传下来的早期传统戏而言,这部戏的结构更紧凑,丝毫不拖沓,节奏的轻重缓疾把握非常好。之前曾经看过李渔的《闲情偶寄》,对他提出的“立主脑”、“密针线”、“减头绪”等理论仅限于书面理解,但通过《画龙点睛》这部戏,则让我有了更为实际的理解。

◎故事“起承转合”收放自如

《画龙点睛》主要写贞观年间,唐太宗要求每位朝臣写一篇谈论时政得失的文章,武将常何不会舞文,于是寻找代笔之人,偶遇马周激他写下治国谏言。马周发现常何不通文墨,以为李世民昏庸无能,于是画下无睛之龙嘲讽天子。李世民见到马周的治国谏言与无睛之龙,并未怪罪,反而微服出访,亲自寻访马周。在新丰县,贪婪的县令先是将破坏自己“圈地”大事的马周押解出境,后来接到皇帝欲寻马周的圣旨,再将其请回以女妻之。马周与失散多年的师妹相逢,拒绝县令结亲要求被押进死囚牢,而与侍从走散的李世民也同时遭到新丰县令的各种敲诈勒索。于是,“落荒”的皇帝经过一系列打击与反思,痛定思痛,最终理解马周为何会画下无睛之龙辱骂天子。最后,四娘为保护马周咬破手指血点龙睛,因此无端丧命。而马周有感于李世民的人格魅力,最终决定出仕。

这是一场“信息量”很大的戏,故事曲折但不散乱,情节丰满但不臃肿,“起承转合”收放自如。

第一场:《画龙》。常何偶遇马周,马周画下无睛之龙让常何献给皇帝,这是故事的“起”。不得不说,这个“起”力道非常大,一介布衣敢于嘲讽天子,暗藏着巨大的矛盾冲突。

第二场:《辨赝》。常何先后献上治国条陈与画龙,并称为自己所作,却被李世民一一识破。李世民爱才惜才,决定亲自前往新丰县寻访马周。第三场:《识画》。马周来到新丰县寻找到失散多年的师妹,无意中破坏了县令赵元楷的“圈地”大事,被押解出境。第四场:《降旨》。常何奉旨赶到新丰县,要求县令帮助寻找马周,赵元楷大惊之后,决定设计将马周招为女婿共沐皇恩。第五场:《惊驾》。在新丰县外,王力士与马周因为让路发生争执,王力士动手欲打马周,李世民上前阻挡却被打到所骑马匹,于是与王力士失散一路策马狂奔。如果说第一场《画龙》为整个故事的“起”,那么第二场至第五场都是“承”。各种铺垫手法,为戏剧冲突的高潮点做足准备。

第六场:《店逢》。李世民惊马后一路来到新丰县,到四娘小店歇息吃饭。与此同时,被差役们寻回的马周也被县令请到四娘酒店。三人间各种周旋之后,真相大白,马周不愿接旨出仕做县令女婿,被赵元楷押入死牢。李世民急于脱身寻找部下搭救马周,而不得不忍气吞声接受县令一再敲诈。这场非常有戏,也是整部戏最精彩的一折,情节大起大落,人物矛盾冲突愈演愈烈。承担起剧情发展的重大“转折”。

第七场:《落荒》。李世民被新丰县令赵元楷敲诈得狼藉不堪,半夜辗转落荒,各种愤恨与反思。之后遇到前来寻找自己的王力士与常何,要他们随行一同赶到新丰县搭救马周。这场戏可以看做为第六场《店逢》的延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八场:《点睛》。赵元楷从四娘处搜来无睛画龙,欲给马周加以死罪,四娘咬破手指血点龙睛,赵元楷大怒让差役将四娘乱棍打死。此时,面对突然到来的君王,赵元楷发现竟然是被自己敲诈过的“富商”,于是吓得倒地而毙。马周被解救出狱,发现君王是自己两次冲撞过的人,而李世民的虚怀若谷与面对四娘死亡那个下地一跪,最终感化了马周,决定接旨出仕,辅弼李世民治理江山。这一场是“合”,真相大白矛盾化解。难得的是与第一场的《画龙》形成某种契合,一个画龙,一个点睛,首尾照应耐人寻味。

明代戏曲作家、曲论家王骥德在《曲律》中强调:“毋令一人无着落,毋令一折不照应。”《画龙点睛》一剧,全剧人物从开始直到最后结束,全部贯穿于整个故事情节之中,结构严密。而如今一些作品会出现“一人无着落”这种现象,举个例子,京剧《贞观盛事》中的郑仁基父女,于整个故事其实并无多大关联,出现在第二场、第三场中,单纯只为了引发某个矛盾、推动剧情往前发展,之后再无任何情节与之相关相照应,所以,以结构论之,我个人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败笔。

◎所有的“铺垫”细针密缕

李渔曾提出要善于“照映埋伏”,注意照映埋伏、前呼后应。他说:“照映埋伏,不止照映一人,埋伏一事。凡是此剧中有名之人,关涉之事,与前此后此所说之话,节节俱要想到。宁使想到而不用,勿使有用而忽之。”一台情节曲折的大戏要在两个半小时内完成,场次的安排与情节的贯穿、铺垫要耗费作者不少心力。

《画龙点睛》一剧结构非常紧凑,场场几乎都有为之后剧情所做的精心铺垫。第一场《画龙》收尾处,常何看到远去的马周问道:“秀才,你到哪里去呀?”马周言道:“俺到新丰寻人。”常何:“新丰县——”。收光。这是新版的收尾方式,比旧版马周走后常何还有一段表演,更为精练与简洁。提到马周去新丰县寻人,是为第三场《识画》及以后剧情发展做铺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二场《辨赝》中,李世民念马周上书条陈“皇上躬临天下,不知民间疾苦,不知官场弊病。整饬吏治迫在眉睫,整饬吏治迫在眉睫。”同样是为全剧的高潮段落《店逢》做铺垫,通过《店逢》,让身居朝堂之上的君王彻底认识到民间疾苦与官场流弊。

第三场《识画》、第四场《降旨》通过刻画贪官赵元楷对马周前后不一的态度,为剧情发展的重大转折点第六场《店逢》做铺垫。
西汶艺术网
第五场《惊驾》非常有意思,其实这段次要场次不仅是为了第六场《店逢》做铺垫,还是为了最后一场《点睛》做烘托渲染。正是经过第五场《惊驾》与第六场《店逢》马周两次对李世民的“冒犯”,到最后《点睛》一场中李世民那句“我任用贪官你遭难,怎怪先生出怨言。你随我回朝去把龙睛点,我封你监察御史除贪官。”,才能完好体现李世民爱才惜才、宽容大度,千古一帝的胸怀气度。

第六场《店逢》是李世民一路策马狂奔来到四娘小店,看到她墙上的画龙与自己的画龙笔调一致。于是向四娘打听马周其人,四娘看到李世民手中无睛之龙,担心马周因辱骂帝王而遭受刑律,于是假意答应设法让李世民面见马周而暂时将画龙留下。这一行动,是为第八场《点睛》中新丰县令从四娘店中搜出无睛画龙,而她为保护马周血点龙睛做铺垫。(可惜新版这一节被上传都删除一部分,只能借老版来了解剧情。)

前面几场一系列的矛盾冲突与情节铺垫,给第七场《落荒》留下空间,这一段是李世民较长的一个唱段,也是全场的中心唱段,有愤怒也有反思,理解到马周为何画无睛之龙讽刺君王,也意识到整饬吏治的迫切性。

写到这里,再说一说题外话。关于新旧两版的《落荒》一折,旧版《落荒》中,演员正值青春,载歌载舞唱做俱佳。新版《落荒》大抵因为演员年龄原因,已做不到如旧版那样各种高难动作,并且唱词也有修剪。很多人喜欢旧版《落荒》,仅就一折来看,我也非常喜欢,因为的确赏心悦目。但放之于整部作品中,我却觉得演员表演与个别唱词的表现方面,太过于外放愤恨之情,削减了“千古一帝”李世民的帝王风采。而新版的《落荒》一折,反思的味道要多于愤恨,演员表演更收敛从容。特别是唱到“我的官把我敲诈光”这句时,那种哭笑不得的无奈感,李肖江把握非常好。看到其他演员表演过这折,同样的这句唱词,却唱出一派愤愤之音,人物情感把握变得非常单一。

即使到了第八场《点睛》,剧作者仍然不忘在最后“临门一脚”上下功夫,李世民开诚布公不计前嫌请马周出仕,而马周正犹豫接不接圣旨之时,奄奄一息的四娘被解救出,她面对李世民那句“画龙无睛休嗔怒,只因官家害苦了人”让经历了“落荒”之后的帝王感同身受。四娘的死,让李世民痛心下跪,一句“今生难忘今日恨,羞穿龙袍对冤魂”,使马周彻底被开明的帝王打动,决心出仕。结尾很煽情:马周“万岁,臣马周接旨——”李世民“爱卿!”两个男人间的惺惺相惜肝胆相照,是为最后的点睛之笔。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