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寻找丢失的“戏味儿”——说一说吕剧《画龙点睛》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8]
赵元楷:说吧。

李世民:擢用马周乃是皇上的旨意,万一皇上知道,怕你吃罪不起呀。

赵元楷:皇上?哼,天高皇帝远,皇上虽大,他管不到我这一块儿。

李世民:(怒,指赵)你!——

赵元楷:你知道啥,哪个上司不听衙门的禀报,难道听信你小民叫喊!

李世民:(自言)多少谬误皆出于此!

赵元楷:就是皇上他来到这里,他也得听我的。

李世民:你——

赵元楷:你说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世民:(强压怒火)就算是!

[李欲离开。四差役上。

四差役:站住!

李世民:干什么?

赵元楷:你白吃我的酒饭,难道放你走了不成,今天太爷要你做东!

四差役:要你做东!
西汶艺术网
李世民:敲诈到我的头上来了!

赵元楷:拿出酒钱太爷放你,拿不出酒钱去坐大牢!

四差役:(齐声)去做大牢!

李世民:(唱)果然是虎落平阳遇狂犬,

狗官无理耍刁蛮。

眼前无人听使唤,

赵元楷:拿钱来!

四差役:(齐声)拿钱来!

李世民:(接唱)几两银逼得我进退难。
西汶艺术网
赵元楷:将他押进大牢!

四差役:(齐声)好!

李世民:且慢!

(唱)解救马周不容缓,

岂能在此多纠缠。

这玉佩本是无价宝,

今朝与你偿酒钱。

[李从腰间取下玉佩,抛与赵。

赵元楷:(唱)玲珑玉佩世罕见,

不由我心中打算盘。

定是富商从此过,

岂能轻易放他还。

(白)嘟!

(接唱)你说它是无价宝,

我看它不值一文钱。

没收此物归官府。

欲偿酒债你另添钱!

李世民:(唱)今日可算见世面——

[幕后传来马嘶叫声。

一差役:(对赵)太爷,他还有匹好马!

[赵示意差役对李明言。

赵元楷:(唱)分明你刁赖不肯还!

一差役:(对李)太爷相中你那匹马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世民:既是太爷喜欢,俺就将马奉送!

[李说完欲离开酒店。

赵元楷:(一拍桌子)回来!你不是平常人!别以为本县我不识货,你这身衣裳是波斯绸的,价值百金如何得来?!你定是响马,这衣裳非偷即抢,我说差役们,扒下来归官!

[四差役闻言上前押住李。

[收光。

《店逢》一场是《画龙点睛》最重要的场次,承担起剧情发展的重大转折,并且信息量巨大,节奏把握很好,戏剧冲突不断随情节发展而转变。这一场可以细分为四部分来看。

第一部分是李世民惊马后来到四娘店中,看到四娘店里所挂画龙与自己的无睛之龙笔法一致,故此向四娘打听马周其人,而四娘发现李世民手中的龙没有点睛,为了保护马周,所以假意答应让二人相见,以此周旋将画暂时拿到自己手中。这一段新版上传都大概有删节,所以只能从老版看出细致情节。这一部分,其实是为最后一场《点睛》做铺垫。

真正的精彩是从第二部分开始。李世民、马周彼此不知道对方身份,马周也不知道赵元楷突变殷勤的用意。于是“耐起性坐一旁且把戏瞧”的不仅是李世民与马周二人,洞悉一切人物关系的观众更觉有戏。这一部分,主要写赵元楷欲招马周为婿,而马周断然拒绝。

第三部分从马周拒绝娶赵元楷女儿而以“待我成就功名再来议亲”为理由推脱,引发赵元楷拿出圣旨。一句“马周接旨”,场上气氛顿时开始紧张,李世民没想到眼前就是自己要寻访的马周。而马周拒接圣旨之后,这位“目睹隋唐三代君”的书生对李渊“昏庸”的点评及对李世民“昏君”的点评,让李世民有异常怒火,并且有口难言。最后新丰令赵元楷见马周不愿娶其女儿,而大动肝火欲治罪于马周,并下令将其关进死囚牢。

事情到此并未收场,更大的冲突在第四部分。李世民见马周被押进死囚牢,急于脱身去寻找部下去搭救马周。而赵元楷则对李世民进行各种敲诈,最后夺玉佩抢马匹,还被剥去衣裳。让李世民更加意识到马周关于“整饬吏治”的谏言。说到这一点,再插几句关于新、旧版对这部分的处理,新版节奏快,演到赵元楷下令四差役剥下李世民的衣裳,便收光结束。这样处理没什么不好,比旧版中李世民直接当众脱下衣裳更含蓄一些。但有一点没有旧版交待好,旧版中,赵元楷要差役剥下李世民的衣裳,这时的李世民实在忍无可忍,出四差役大打出手,而赵元楷一句“速速传令关上城门,给我捉拿这个响马”,让李世民意识到“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才脱下衣裳。想一想,李世民戎马出身,若不到紧急关头,岂能让几个小小差役近身剥去衣裳?

第一部分为后戏铺垫的情节我们不说了。第二部分其实是笑点频出的,舞台节奏很轻松。第三部分马周与赵元楷开始正面交锋,而李世民则与马周暗暗交锋,打个比方,就像一壶水被渐渐烧开,接下来第四部分则到达一个沸点,矛盾彻底激化。

想一想,如果编剧一上来就让我们紧张,这一场情节还会这么丰满吗?比如,赵元楷一上便来挑明马周身份,不是一直称呼“马老爷”,那李世民依然会惊诧,但是,第二部分三人各怀心事、并且笑点不断的情节便不会有了。其实这一点的处理与《辨赝》一场非常相似,就是把原本的节奏放缓了,打破一些规律,甚至放大一些看起来没有多大价值的细节,而正是这些细节让观众发笑的同时,也深化了人物性格,这其实就是在作“戏”。一场戏,可能到了不同编剧的手中,会出现不同的表现,懂得舞台节奏的编剧会挖尽“戏”,没经验的编剧也有可能浪费了“出戏”的环节。

正如中国戏剧理论家、教育家、剧作家顾仲彝所言:“有些好戏,不但百看不厌,并且越看越有味,这有味并不在于探索剧情如何发展,人物具有什么性格等好奇心,而在于欣赏人物在规定情境中如何行动,如何斗争,欣赏作者如何巧妙地揭示思想,刻画人物安排情节。真正欣赏好戏是在第二遍第三遍,或甚至更多遍的时候,原因就在于此。”我想,这也是我格外偏爱《店逢》一场的原因。

●关键词:正反两面

意象化人物的单向性

“中国的戏曲的意象化人物具有一定的类型特征。……在塑造人物形象时,戏曲演员没有照搬生活原貌去表现人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而是对人物形象做了简约化处理,以突出人物性格的本质特征。……在道德标尺的规范下,戏曲演员强化角色某种道德品质和性格特征,削弱与此无关或与此相反的特征。因此,意象化人物常呈现出道德品质和性格特征的单向性。……意象化人物虽不要求表现人物性格的全部丰富性和复杂性,却能彰显道德理想之美。”(冉常建《表意主义戏剧——中国戏曲本质论》)

我们的传统剧目中,都带有理想化色彩,这种意象化人物塑造,渐渐为现如今戏曲评论界所批评与排斥。即便如二三十年前戏曲舞台的一些佳作,也不能免俗。不错,这种黑白分明的笔法,是很难让我们理解人性的多变与复杂,但,这类作品让我们哭了、笑了,甚至久久感动了几十年。它的“味道”像一杯冲不淡的好茶,充满惩恶扬善良的正能量。
西汶艺术网
以《画龙点睛》来说,这部作品其实较好还原了千古一帝李世民的人格魅力与虚怀坦诚的性格。历史的上“四请马周”被转换成微服私访,没有刻意破坏人物性格,就像李世民曾说过“人欲自照,必须明镜;主欲知过,必藉忠臣”。但是,李世民也有复杂的一面,拿谏臣魏征来说,他的直言进谏每每令李世民无地自容,晚年的太宗皇帝又比较多疑,以至最终在魏征死后半年,下令推倒魏征墓碑。一年后攻打高丽失败后,李世民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并命人复立墓碑。

复杂的李世民更人性化,戏曲作品中的李世民往往更为神化。我们未来的舞台,到底需要哪一种?似乎更注重人性化。这似乎透露出这样一种信息——性格冲突比故事冲突更为重要,人性复杂全面替代意象化人物塑造。总之,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戏曲艺术离传统审美习惯渐行渐远,或者,它期求离观众的心近些、再近些,但在情感感召上,却无奈地弱化与淡化了。

◎“吏治不清是国难”长久警世

国学者费正清说过这样一句话:“7世纪的中国巍峨雄踞在当时世界其他一切政体的顶峰”。7世纪的中国,彼时正处于初、盛唐时代,没有唐太宗的“贞观之治”,便不会有后来的“开元盛世”。贞观君臣君明臣清,以已为表率,行效天下,揭开中国封建社会鼎盛时期的序幕。

《画龙点睛》着眼于贞观初期,李世民励精图治任贤惜才、整饬吏治惩治贪官。它为我们敲响了“吏治不清是国难”的警钟,这个警钟是永恒性的,任何政权面对它均不能退避三舍。正是警钟长鸣的力量,才能同时为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所接受,从传统审美习惯来看,这部戏充满了道德化与理想化色彩,抚今追昔,这部戏亦有以历史观照现实的意义。以古喻今,历史表述往往是现实需要的体现,我们需要在想象中重现过去,并且通过过去来反思当下诸多社会问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喊了多年,谁都知道我们已回不到7世纪的中国在整个世界一枝独秀的雄强时代。但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不仅只有文化伟业,还有治国伟业,这已足够当下社会参照。“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语气有些沉重了,是因为某些地方我们甚至落后于古人。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