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试析《血缘恨》的得与失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30]
刘章和吕翩也属同一类型的人物。他们是夫妻,也是剧中的受害者,横祸使他们面临生离死别、家庭破灭的厄运。然而,他们却又是识大体、顾大局的一对,虽身受迫害,当报道吕明在汉西叛乱的时候,刘章还记得“家国安危责在肩”而“且抑悲怨赴沙场”,接过刘恒给他的尚方宝剑,领兵平乱去了。舍家逃亡的吕翩,难中与其兄吕明相遇,吕明要她“父王面前来忏悔,赎罪自省反汉廷”,吕翩却一口拒绝了他:“要我忏悔图谋叛,痴心妄想休多言。”这就表现了她为国家的统一和安定,虽含冤受屈,刀斧临头而义无反顾的豁达情怀。

陈平是作者着墨不多,却能扭转乾坤的关键性人物。此老深谋远虑,对这场生死攸关的斗争,他视若罔闻,托病不出。却在暗地里与刘章互通信息。当他掌握了金莫阴谋叛乱的机密之后,才抱病上朝,在关键时刻,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策略,把祸水引向金皇妃,促使刘恒转化。这一形象给《血》剧增添不少生气,是剧本中较有立体感的人物。

剧本沿着从推行到废除“坐律令”这条主线,人物在尖锐的斗争中,出现了“夫妻瞒凶”“父女全义”“兄妹险会”“丞相平冤”等一些扣人心弦的情节。从而表现了鲜明的主题思想:反对血统论。剧本的这一主旨能给人以启迪,因而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然而,《血》剧目前还存在较为明显的缺点,须作进一步的经营。

首先,作者从给《刘璋下山》写续集的意图出发,在构思《血》剧时,自觉和不自觉地给“续集”的意念牵着鼻子走,对《血》剧本身的独立性和完整性,缺乏严密的设计和细致的铺陈。现在离开《刘》剧来看《血》剧,给人最明显的感觉是叙述多于描绘,理念大于形象。戏是从赐死吕翩开始的,到底吕翩是该死还是该赦?保她的一方说她曾在吕党谋叛时向刘氏通风报讯,“有功无过”,报的什么讯?起了什么作用?剧中没有对人物行动作具体描写。而对其他方面的描写就比较具体和复杂,说刘章的爹娘是汉室皇裔,遭吕后所害致死,而吕后偏又器重刘章,亲自主婚,玉成刘章和吕翩的姻亲,成就这桩美满姻缘等等。到底这一切恩仇交错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如何?观众无从了解,这就对刘章、吕翩的功过是非难以评说,还会起着混淆视听的反作用。如果硬说金莫坚持“虎生虎仔狼生狼,本性难移代代传”,而刘恒同意他的观点要杀吕翩,就该批判,这就缺乏征服观众的力量,颇有“直奔主题”之嫌。因为,戏总是要通过人物的具体行动来阐明它的主旨的。《血》剧目前的这种情况,给观众留下不少问号,这是不足取的。

与上述问题相联系,《血》剧存在的另一个主要缺点是剧本还没有完全摆脱情节戏的窠臼。剧本忙于铺陈情节,组合事件。这样,使戏的整个格局,稍嫌陈旧,有些情节,带着较大的随意性。例如:吕明潜逃——占山为王——举旗造反,这种飞跃式的推进,实是不耐推敲的。按剧本交待,吕明是个漏网的逃犯,照常理就该隐名埋姓,或投亲靠友,或浪迹天涯,逃避锋芒,保存生命。当然也可以写他山林避祸,但是,没有多年的钻营,他怎能“占山为王逞威风,兵强马壮粮食丰”呢?为了使戏剧矛盾得到解决,剧本又设置了金莫和吕明乔装暗会,计议夺取刘氏江山,最后使其阴谋暴露,以解吕翩等临刑之危,给刘恒提供废除“坐律令”的可能性。这些,无疑对情节的发展和矛盾的解决是有利的,然却离开了历史环境提供的可能性,人物的行动就显得不可信。因在当时,“吕党”已灭,刘恒登基,汉室中兴,大局安定,汉王朝兵强马壮、国运昌隆,作为吕氏余党的金莫等,避其锋而毁罪证,伺机而动更合情理。写他们明火执仗,公开叛乱也无不可,但应交待清楚其必要性和可能性,否则就会失真。现在看来,人物是一跃而起,轻易就范,这是从情节出发,而不是从人物出发的一种通病!

情节戏的主要缺陷是人物在情节中迂回,而不是让人物以真实生动的行动去驾驭情节。《血》剧的缺点在于:用情节去表现人物,个个顾及,笔力分散,类型化的描述多于个性化的刻划;脸谱化的表现多于典型化的塑造。结果是个个不错,又觉个个单薄,未能写出一两个血肉丰满、个性鲜明的熠熠生辉的人物。

凭借一则简短的史料,就构思出一出大戏,我佩服作者丰富的想象力。笔者期望,驰骋笔锋的勇士,在经历一段征程的奔波劳累之后,无妨驻马回顾,检点程途中的得失,再整征鞍,继续攀登一个更新的高峰。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