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梅花奖得主王滨梅的越剧情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31]
10岁以前,王滨梅童稚的视听世界里,是被海风海浪打磨得粗豪磊落的坎门风情。这片由渔家人激发出生气的土地上,最动听的不仅是已不同于祖庭福建的闽南话,还有缱绻于浙江山水的越剧伶音。她的天赋受惠于这方热爱越剧艺术的土地,10岁就进入了越剧科班。

33年后,一直在越剧舞台上痴痴唱念的王滨梅,获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时间对她来说就像越剧行头的水袖,一抖,就是30多载的芳华,一收,竟然功成名就。

与最美的越剧相遇

深夜2点多,王滨梅被长辈轻轻摇醒,睡眼朦胧中,她看到“宝哥哥和林妹妹”还在对唱,于是她像是没睡过一样清醒地跟着唱。

这不是王滨梅的某个梦,这是她记得最清晰的儿时越剧趣事。

她记得童年时的越剧盛况:“大多数老人长辈都能唱几句,露天电影通宵放映的都是《红楼梦》。”也有孩子能在父母的逗弄下唱几句越剧,但她的声线形体的天赋,让大人们吃惊。家人毫不犹豫,就将小滨梅推送进越剧这一行中。她报名参加了那一年浙江艺术学校越剧科的招考,并成功入选。

在这个传统戏曲依然冷门的年头,年轻人估计很难想象王滨梅报考那一年的盛况。全省有天赋的孩子,都在迷恋越剧的家长的推助下,站到了考场上。成千上万的孩子,最后只挑了15男15女,王滨梅是台州地区唯一一位。她说,自己绝对是赶上了越剧最火、最美的年代。

然而改革开放,很快炸开了娱乐内容的口子,电视、电影、流行歌曲,直至现在的网络文化,一年一年减少了越剧的观众。这三十多年新旧审美观的碰撞中,王滨梅从一个科班学成的少女,成为浙江越剧一团的花旦演员。之后,1990年“越剧一团”和“越剧三团”合并成浙江越剧团,她的身份一直是越剧演员。

“放不下,真的放不下。”她深情地说了这句话。

面对“最新的越剧”

摘得梅花奖,更多的人知道了王滨梅。而对于崇拜她、了解她的观众,这真的是一份迟来的荣誉。
西汶艺术网
获奖之后,王滨梅几十年来忙于排演、练功的越剧生活,被采访和访客占用了不少时间。和她提起“获得梅花奖对你生活产生的变化”,她淡定里也有些惶恐。“对于越剧圈外的老百姓,梅花奖确实知名度很高。它是很多戏曲演员的追求,是对一个演员的认可。但是,有没有获得过梅花奖,真的不是衡量一个越剧演员水平的唯一标准。每届梅花奖获奖演员和参赛演员都很优秀,其实还有很多没参赛的演员,真的也是非常优秀。”
西汶艺术网
王滨梅提了几位团里老前辈和同辈演员的名字,她告诉记者,很多人的专业水平都能“折梅”,但因种种原因没有参赛。有几位演员已经过了参赛的黄金年龄。从这角度说,她自认43岁才获奖,已经“算晚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和获奖同样让她高兴的是,今年全省4位“折梅”的戏曲演员,她和杭州越剧团的郑国凤都是唱越剧的,其余两位分别是瓯剧的方汝将和绍剧的姚百青。4位代表的都是浙江本省剧种,这不得不说是浙江的荣誉。

然而荣誉之下,越剧依旧面临各种问题。

王滨梅的女儿今年10岁,正是王滨梅当年考入科班的年龄。女儿遗传了她的越剧天赋,六一儿童节还将在学校出演“林妹妹”。女儿的学校里有校园剧团,但爱好越剧的孩子,越来越少。

大多数家长不会送孩子学戏,越剧的新旧交替,民营剧团和国营剧团的生存……在戏曲界“年龄很小”但对于当代观众却显“老气”的越剧,正在面对这些新问题。坚守越剧的王滨梅,又遇见了一个“最新的越剧”。

要演老乡吴棣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越剧想要重新获得生命力,离不开创新。提到创新,就不得不提当前越剧的领军人物——茅威涛。这位越剧界不世出的“小生”,三度折梅,成就斐然。她第一次拿梅花奖,刚刚23岁。

对于传统越剧,茅威涛的创新思维和勇气,同样早了很多步,例如题材、演出形式都根植现代文化的《江南好人》。这出戏让很多年轻人成为越剧的粉丝,另一方面也让老戏迷们“不安”。
西汶艺术网
有意思的是,王滨梅此次获得梅花奖,凭借的是一个不知被多少名角儿演绎过的经典角色“九斤姑娘”。当记者就此提出“越剧创新是否很难有突破”的疑惑,王滨梅给了这样的解答:

“茅威涛敢于尝试不同类型的创新,可以也是应该的。在越剧界,她是一位有使命感的人物,肩上担子之重,外人很难想象。其次,对于传统积淀很深的文化,如何创新才是对的,谁也不知道。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审美眼光,因此,哪怕创新后有些观众不认可也没事。年轻观众比起老戏迷,更少被‘条条框框’束缚,只要有观众接受,创新就有可能。”

擅长饰演“高阳公主”、“秋瑾”、“苏小小”、“白素贞”等经典角色的王滨梅,所在浙江越剧团也把现代戏当成必做的功课。王滨梅说,现代戏最难的是找适合的题材。他们打算排演的,以玉环“海岛娘姨”吴棣梅为原型的现代戏《海岛医生》,正在剧本创作阶段,而选择“海岛娘姨”进行创作,并不是她这个玉环人想到的,而是编剧余清锋在苦苦搜索人物的时候,经《光明日报》某位编辑的提醒,才确定了人物。当余清锋意识到吴棣梅与王滨梅是同乡时,全团的人都惊喜于这样的巧合。

老乡演老乡,王滨梅非常期待。

台州越剧应该更强大

台州的越剧氛围以及鼎鼎大名的台州民营剧团,在省内都是醒目的存在。然而王滨梅身在省会的国营剧团,尚且经历了剧团合并、人员减少的阵痛,对故乡台州的越剧舞台,自然有更深的感受。

“最大的问题,当然是政府的扶持和投入不够。省剧团里的编制很少,台州留给人才的空间更小。”在王滨梅看来,台州如今的越剧市场繁荣,全都是民营剧团制造的热度在维持,“民营剧团里有天赋有水平的演员很多,他们也很热爱越剧。但民营剧团最大的问题,就是经费、道具等等人力、物力资源的匮乏,这直接局限了民营剧团的演出水平和效果。”

王滨梅眼里的越剧是“珍宝”,她10岁“坐科”,18岁演出。台上台下那么多年,才慢火炖出了如今的水平。她说,戏曲不比流行歌曲,门槛很高,需要人经历痛苦、枯燥的训练、打熬,不过一旦熬过去了,就会发现越剧的无穷魅力,这就是让很多演员、票友之所以“不疯魔不成活”的原因。在她看来,民营剧团里为越剧“疯魔”的演员不在少数,但自负盈亏的现实情境,让很多民营剧团戴上了“亏不起”的紧箍咒。有些剧团更是只能演一些“糟粕”来吸引观众,这在王滨梅看来,无疑导致了越剧的“畸形”。

“只有真正意识到‘民族文化的精彩’和对城市文化底蕴建设的重要性,政府才能让越剧在台州真正繁荣。扶持台州的越剧剧团,让它们出更多的精品,让它们能无‘后顾之忧’,台州越剧一定会成为省内的佼佼者。”

王滨梅觉得,台州越剧本应强大,也可以更强大。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