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熊国民和他的草根剧团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31]
熊国民和他的草根剧团——记南部县国民川剧团

在南部县城,说起熊国民的名字,也许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个人是谁?是干什么的?但是,如果说起“熊驼背”,许多人就会立马告诉你“熊驼背”的个人情况。

其实,“熊驼背”和熊国民是一个人,只不过“熊驼背”是熊国民的绰号而已,甚至在熊国民本人看来,“熊驼背”是他的观众、熟人、朋友对于他的爱称、尊称和昵称!

要说熊国民,首先就要从他的“南部国民川剧团”说起。

熊国民的海誓山盟

川剧是我国地方戏中较为古老的剧种之一,正式形成于18世纪,即清乾隆时期(1736-1795),源远流长。南部县历来有“戏窝子”、“戏曲之乡”等美誉,这儿曾孕育出一代名艺人和艺名叫“粉蝴蝶”和“盖三省”的曹相石和魏香廷等川剧名角。
西汶艺术网
七十年代中期,被淡忘多年的传统川剧,再度恢复演出。那时,川剧团就像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南部县曾经就有川剧团多达十五个。后来,由于电视、录像机等进入普通家庭,使得川剧演出市场越来越不景气,川剧团纷纷解散、倒闭,甚至连吃“皇粮”的国营川剧团也难逃厄运。

这时候,原枣儿川剧团的存在也成了乡政府的一个“包袱”,决定撤销剧团。熊国民知道后,心急如焚。于是,这位对川戏情有独钟的青年人,找到了乡领导,对乡政府的“散伙决定”提出了异议,并向乡政府信誓旦旦地立下了军令状:“你们把剧团包给我,我熊国民保证把剧团办好!”见熊国民态度如此坚决,有好心人就劝他:“小熊啊!你的剧团一旦缺少了政府的支持和缺乏经济的支撑,困难很大呀?如果你办剧团赚不了钱,你图什么?不如趁你现在人年轻还可以去搞其他事业。”“我不图啥子?就是为了让南部的老百姓有戏看,再怎么困难,我都要把剧团办下去,只要我在剧团就在。”熊国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接管枣儿川剧团的那一年,熊国民刚刚28岁。

熊国民的创业之路

1980年,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熊国民走上了一条艰难的创业之路。如今,南部国民川剧团已经有三十二年的历史了。

三十二年来,国民川剧团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农村和农民。而熊国民和他的草根剧团真正把农民观众当成了自己的衣食父母,一切为农民着想。创业之初,剧团的演员来自四面八方,服装道具也比较简陋,但在演出时演员们情绪饱满、精神抖擞,做戏一丝不苟,台风正派。他们的保留剧目《双槐树》每次演到“乞讨”一场时,演员在台上流着泪唱,观众在台下流着泪看,演员、观众被剧情所感动,产生了良好的戏场互动效应。

三十二年来,在熊国民的带领下,南部国民川剧团坚持下农村演出,一年四季从不间断。南充、广元、绵阳、江油、遂宁、阆中、蓬溪等地的乡镇、村、社,到处都留下了南部国民川剧团演出的身影。在农村演出,常常会遇到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有的村社没有舞台,他们就地取材,利用农民的院坝、阶檐、山坡平地等地方作为演出的舞台;有的农民观众无钱又想看戏,他们就让人家免费观看;有的农村路途遥远,十分偏僻,去演出时经常要走很远的山路,他们就经常背起沉重的道具步行前往为农民演出。

有一天晚上,国民川剧团在一个农村演出,当精彩的演出刚刚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停电,周围一片漆黑。“怎么办?”演职人员一时不知所措,大家纷纷收拾东西,准备结束演出。“给我继续演!”熊国民语出惊人,吩咐说:“快去找些蜡烛来,给我点起,把今天的戏演完,我们要对得起观众!”不久,村民们找来了许多蜡烛,就这样,在一支支烛光的映照下,演职人员们认认真真地完成了整场演出。

其实,了解熊国民的人都知道,在南部国民川剧团里面,虽然熊国民名为团长,但他又是“业务员”,走乡串户联系演出业务是他;在县城的茶馆里演出,他又是“服务员”,掺茶倒水的事情是他,甚至连扫地的活路也是他;有时候,没有人售票,他又成了“售票员”;他还是“炊事员”,演员们的一日三餐,买菜做饭需要靠他亲自安排他。可以说,熊国民在国民川剧团是真正的“里里外外一把手”。

“唉!说真的,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主要是为了降低演出成本。”熊国民无奈地说,“办这个剧团真的很累,有的时候我真的想放弃。但是,有了广大观众的支持,我又于心不忍。”

这些年来,有许多让熊国民感动的人和事,使得他不能放弃自己的事业。

1997年4月28日到5月5日,南部国民川剧团在仪陇的度门乡演出,虽然有整整十几天的演出任务,但是却入不敷出。当地的几个爱好看川戏的农民暗暗估算剧团的演出收入后,就自发地号召村民为剧团筹集到了1100余元现金,筹粮200余斤支持剧团生活。

当熊国民收到这些钱和粮食的时候,眼里闪动着泪光。

1995年和2000年,作为川剧改革的国民川剧团,熊国民曾经两次出席省、市文化先进工作代表大会。党和政府给予熊国民的荣誉,他十分珍惜,同时更加鼓舞了他的勇气和信心,他决心要在办好国民川剧团的事业上大干一场。

熊国民的儿女亲情

熊国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有两女一儿。1987年,大女儿熊桂花忽然患上了脑膜炎,可是,名为国民川剧团团长的熊国民却拿不出钱来为女儿治病。由于缺钱治疗,大女儿熊桂花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大女儿的不幸去世,成了熊国民的终身遗憾,每每想起内疚不已。

见父亲成天为剧团的事情操劳,儿子熊安怕他累坏了身体,出于对父亲的孝心,多次劝父亲回家休息,颐养天年。同时,儿子还决定每月给父亲1000元生活费,叫他每天就在南部或南充耍,不要再去办剧团了。可是,性格倔犟的熊国民并不“领情”,仍然我行我素。

儿子熊安见父亲熊国民对办川剧团铁了心,实在拿他没有办法。有一回,儿子拨通了熊国民的电话,问父亲:“爸爸!你办剧团这么多年得的百花奖还是金鹰奖?”

“我办剧团不是为得什么奖,我为的是让南部城乡的老百姓有川戏看,让老年人老有所乐……”熊国民是这样回答儿子的。

熊国民的多年习惯

尽管国民川剧团创业艰难,但是,在任何一个地方演出的时候,熊国民都有一个多年养成的习惯:即使再忙再累,在演出开锣前,他都要上台对观众讲几句心里话,而内容全都是宣传党和政府的好政策。久而久之,熊国民的开场白让观众都熟悉不过了。
西汶艺术网
有一次,一位熟悉熊国民的观众制止他说:“哎呀!熊团长,我们想看戏,你今天莫说了好不好嘛?我们晓得你要说些啥子?”还有一位老年观众更是得寸进尺,趁机同熊国民开玩笑:“‘熊驼背’,你硬是话多,你说的那几句话我背都能背下来,你信不信我背给你听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熊国民的演出驻地

南部县国民川剧团始建于1980年,至今已排演传统戏曲和现代剧目多达五百余个,已在城乡演出9000余场,观众累计达1800万人次,深受广大“戏迷”和川剧爱好者的好评。由于多年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地,熊国民和他的剧团一直在外四处漂泊,就象一个没娘的孩子,饱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
西汶艺术网
2010年9月初,在朋友和戏迷们的帮助下,熊国民将南部县城位于文化路“大千园”底楼的一个阴暗潮湿的地方租用下来,让自己的剧团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开演以来,城乡的不少观众戏迷,蜂涌而来,使得能容两百名观众的场地,座无虚席,场场暴满。而在这些观众当中,有80%的人是每场必看,其中有半数是城里的退休老人,有半数是来自城郊、枣儿、金星、老鸦等乡镇的农民;更罕见的是,还有来自阆中市和本县东坝、王家、建兴、盘龙等场镇的老年观众,不惜花钱搭车进城看戏,他们上午进城看戏,下午看完戏后,又搭车回去,乐此不彼;更有甚者,有的城郊农民上午进城,自己带上干粮,中午就在剧场里就着茶水吃干粮权当“午饭”,等候下午看戏待看完戏后再回家;更值得一提的是,有几个老年戏迷,简直就是国民川剧团的“铁杆粉丝”,熊国民的剧团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2011年10月25日晚,南部电视台《感动南部》栏目向全县人民报道了熊国民创办南部国民川剧团的感人事迹后,许多老年观众和戏迷朋友更是奔走相告,大加赞叹。一位了解熊国民的老人竖起了大指拇,称赞说:“不简单,精神可佳!”可熊国民却淡淡地说:“我一生能为家乡的父老乡亲服务,让他们有戏看,让他们老有所乐,我也就满足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