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顾笃璜:昆剧需要原汁原味地保护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3]
顾笃璜:1928年生,过云楼后人。早年求学于上海美专,后就读国立社会教育学院,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任苏州市文化局副局长,1957年参与筹建苏州市戏曲研究室,任副主任,主持工作,兼管江苏省苏昆剧团艺术工作,1972年,调任江苏省苏昆剧团团长。1982年3月,经他倡议,在苏州重建昆剧传习所,他主持其事。

2004年,由他执导的节选三集本清代洪昇的《长生殿》在台北、苏州、北京演出,为昆曲界一大盛事。
西汶艺术网
顾笃璜常年从事昆剧学术理论研究,主持编选了《韵学骊珠新编》《昆剧选浅注》《昆剧穿戴》,他主编的《昆剧传世演唱珍本全编》线装本,附有工尺谱和注释,囊括了他经手收集到的附有曲谱的全部舞台演出本。

顾笃璜一直主张:“我们的宗旨还是传承、保护昆剧文化遗产。”

如今,85岁高龄的顾老依然担任着苏州昆剧传习所所长一职,依然致力于昆剧的传统保护。每周二和每周六上午他都会出现在昆剧传习所或昆剧博物馆,处理与昆剧相关的事务,接待慕名来访的昆剧爱好者及研究者,为他们答疑解惑。

党的号召让我选择了昆剧并为之奋斗一生

苏周刊:您大部分的时候都致力于昆曲的研究、保护与传承,是因为兴趣爱好?

顾笃璜:应该说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学戏剧是一个误会。1946年国立社会教育学院自四川迁到苏州,我便去报考,第一志愿是美术,第二志愿是戏剧,因为报考戏剧专业的人太少了,就把我调剂到了戏剧专业。当时在我看来戏剧鼓舞民众斗志的作用大大强于美术,另外又是公费,解决了吃饭问题,而且教授的名单也很吸引我,有谷剑尘、赵越、向培良、李朴园、周贻白等。1947年,我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为革命需要,1948年底,我办了休学手续,参加了特别宣传组,印发传单。

解放以后,因为我学过戏剧,被分配到了军管会文教部下面的文艺科,做了名干事,当时的科长是凡一同志。凡一同志征求过我的意见,问我要不要专业研究评弹,我觉得还是研究戏剧更好。当时苏州有七八个剧团,每天的演出都要去审查,一天到晚在看戏,看下来有问题,马上给他们提出。苏州的重点是昆剧和苏剧,我从小对昆剧也比较感兴趣,也有点知识。研究昆剧,我觉得蛮好,一干就是几十年,后来我把文化局副局长的工作辞掉了,专门去搞艺术工作。其实,我在苏剧上花的精力比昆剧多多了。

苏周刊:外面的人只知道您在昆剧上花的精力很多?

顾笃璜:那都是误传。昆剧是现成的遗产,只是去继承和保护的问题。而苏剧是创造的一个新剧种。我们当时提出的口号是“以苏养昆,以昆养苏”。演出主要靠苏剧,观众多,收入有保证。而昆剧呢,我说过苏州还有三百个“遗老遗少”是昆剧的基本观众,他们都是迷恋传统文化的,其中很多为曲家。因此“文革”期间批判我是“为遗老遗少服务的”。

从艺术上来讲,苏剧虽然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搬上了舞台,但苏剧的剧本大部分来源于昆剧,表演上也要靠昆剧,由成熟的昆剧演员来演苏剧。我们的演员学了昆剧的传统,去创造苏剧,这个过程,对演员表演艺术是一种促进,回过来再演昆剧也促进了昆剧表演。所以是“以苏养昆,以昆养苏”。

苏州人唱昆剧是极普遍的雅事

苏周刊:能简单讲讲昆剧在苏州的兴盛史吗?

顾笃璜:最能代表昆剧繁盛景象的是延续了200年的苏州虎丘中秋曲会。那天,苏州人倾城而至虎丘,外地唱曲家纷至沓来。清代乾隆年间,昆剧仍很兴盛,当时苏州共有大小昆班47个之多,昆剧唱词人们随口会唱上几句。但到了清末民初,苏州只剩下全福班一个昆班。1921年秋,苏州曲家张紫东、贝晋眉、徐镜清为了拯救昆剧创办了苏州昆剧传习所,在苏州城北五亩园设校招生。后来又由上海实业家穆藕初出资接办,培养了50个学员,他们就是昆剧“传”字辈艺术家。他们专演昆剧,剧目逐渐积累到600多折戏,他们的前辈、清末民初昆剧班常演的剧目几乎全部得到了继承,使昆剧舞台艺术得以流传至今。后来“传”字辈演员自行成立合作制剧团,取名“仙霓社”。抗战期间,艺人们苦苦挣扎,到1944年,仙霓社再也维持不下去,终于解散,从此“传”字辈艺人被迫脱离昆剧舞台,苏州昆剧几乎完全淡出舞台。

昆剧最显赫的一次露面是抗日战争胜利后,梅兰芳剃须重新登台,在上海美琪大戏院全部演出昆剧,带有起衰挽颓、拯救昆剧之意。他和俞振飞合演生旦戏,协助演出的大部分是仙霓社“传”字辈艺人,观众蜂拥而至,连续演出13场,盛况空前。

在我的印象中,解放前,苏州人闲暇之余吟唱昆剧是件极普遍的雅事。互相约请同好,发起定期的集体会唱,叫做同期,我们家里就曾举办过同期。补园的张家延请昆曲唱家俞粟庐到家中教曲,许多世家子弟都前去学唱,我父亲和伯父们都曾到补园学曲,伯父顾公可还是俞粟庐的三大弟子之一,堂兄顾笃琨还将潦倒的“传”字辈艺人请到家中教唱昆剧,幔婷曲社就设在怡园,我的好几个兄姐小时候都学唱昆剧,有的寻常人家也请老师教昆剧,就像现今让孩子学钢琴差不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大学生特别是女大学生喜欢看昆剧

苏周刊:昆剧也经历过起起落落,从一门登峰造极的艺术,一度陷入后继乏的尴尬境地,上世纪80年代处于低谷,90年代昆剧只剩下零星的演出,到现在又有所升温,对这一现象您怎么看?是历史的一种必然吗?

顾笃璜:社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人们开始有了精神上的追求。历史上苏州文化是如何产生的,都是因为不追求钱财了,转而追求精神上的需求,文化不是劳动产生的,文化是休闲产生的。改革开放后,人们对物质生活的热情一下子释放,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光是昆剧面临的问题,而是所有戏剧都面临着尴尬局面。但在剧场看戏享受到的氛围,得到的精神享受是坐在家里看电视、看碟片享受不到的。在人们物质生活日益丰富的状态下,人们越来越向往这种享受,比如说进电影院看电影的人现在也多了起来。但这种现象刚刚兴旺起来,就目前来讲,即使回到剧场,但愿意享受的人还是少数。这是个现实问题,如何来解决,现在只能去适应它,适应这种现实的状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苏周刊:现在进剧院看昆剧的都是些什么人?

顾笃璜:大学生比较多,其中女大学生又占大的比例。这需要研究,对观众群的研究。我是到台湾演出得到的启发。1998年,江苏省昆剧院去台湾演出。特别是女学生,看昆曲简直可以用“狂热”两字来形容,许多青年跑来让我签名。在台湾有句话:“前卫人士看昆剧”。京剧倒是相反,多数是些老人,观众在老化,昆曲的观众在年轻化。台湾追求传统文化的风尚十分强烈,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我原以为台湾青年一定是崇洋媚外的,事实上,这个时期已渐渐成为过去。

苏周刊:所以您说“社会向前发展了,肯定会尊重传统,最难的就是这个阶段,就像台湾这个阶段过去了,就好了。”

顾笃璜:当人有钱了,还想更有钱的时候,那个时代还没有来到,只有等人们有钱了,不想再有钱时,而去追求精神享受的时候,这个时代就来临了。你可以来看看昆剧博物馆的星期专场,外地赶过来看戏的人还不少,还有大量的年轻人。因为现在许多学生在追求文化,追求传统文化。这虽是个萌芽状态,但我相信这个萌芽状态会慢慢发展、壮大。

《长生殿》的成功是传统艺术的成功

苏周刊:2004年,您导演的昆剧《长生殿》在台湾大获成功,您觉得是真正的成功吗?

顾笃璜:洪昇的《长生殿》被公认是最经典的昆剧作品,全本50折。那次重排《长生殿》,就是要把那些将被人遗忘了的折子戏抢救、挖掘出来,以原汁原味的舞台艺术形态展现在观众面前。我导演的原则是“传统、传统、再传统”。首先是剧本绝对传统,为适应现代观众,演出全剧没有可行性,因而必须删节,原则是只删、不改、不加。第二,表演形式是传统的,音乐不变、乐队编制不变、表演风格不变。当时请的是叶锦添来做舞美设计,他曾得过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奖。我跟他讲了两条原则:一是在人物服装方面,凡地上的按传统规则,凡天上的,可任其自由发挥;第二是舞台布置只是背景,与表演不发生关系。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