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葛幼英从越剧花旦到育苗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3]
她曾是梨园舞台上一道亮丽的光辉,如今已是梨花满天下,处处盛开艳。作为嘉兴老一辈著名的越剧艺术家,葛幼英的退休生活不可谓不精彩,怎一个忙字了得。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她一生挚爱的戏曲

与戏结缘艰辛上路
西汶艺术网
越剧发源于浙江绍兴嵊州,因此又名绍兴戏。葛幼英的母亲是绍兴人,平时在家时不时地,就会哼起越剧的调调。葛幼英就在这样的婉转细声中长大,从小就对这充满魔力的调调着了迷。“我觉得越剧怎么这么好听,看演出时衣服也这么漂亮,就喜欢得不得了。”

1960年,15岁的葛幼英如愿考入了嘉兴市星火越剧团(现嘉兴市越剧团),准备正式学习越剧。但那个时候,戏曲并没有如今这般高的地位,也没有受到社会大众的普遍尊崇,“好男不当兵,好女不唱戏”这样的旧观念,还残留在人们的意识中。葛幼英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进入了越剧团,自此一生情锁梨园。虽然这一路,艰辛坎坷。

1969年,葛幼英经过9年的历练,已然学艺成精,在剧团中担任主要的花旦角色,正迎来她24岁的鼎盛年华,然而却时遇文革,转业到了工厂里,成了一名化验员。这期间,她依旧不忘自己的心头宝。“那时候,工厂里有个文艺宣传队,就是我在负责搞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0年后,越剧团重组,葛幼英放弃不错的工作岗位,重返嘉兴市越剧团,回到了属于她最绚丽的舞台。

告别舞台培育幼苗

然而世事弄人,1984年的冬天,葛幼英的艺术事业在达到巅峰时,因为一次意外戛然而止。那时,她随团去常熟演出,不慎在雪地上摔了一跤,膝关节上的半月板碎了。“因为我是唱花旦的,舞台上就要靠脚蹲。我这根骨头拿掉以后,就蹲不下去了。”

手术之后,葛幼英带着遗憾,无奈告别了舞台。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此生最爱,而是转入嘉兴市秀城区(现南湖区)文化馆,做起了戏曲辅导工作,从舞台上耀眼的名角,转而成为了幕后培育新星的园丁。“从小学戏的,对戏有份感情,中间还浪费了10年的时间,不可能放弃的。”

但葛幼英园丁之路的开始,也遭遇了重重艰难。那时候,年龄适合的青年人,没有愿意学戏的。于是,馆里面想到,那就从娃娃抓起吧。

放飞“小鸽子”摘下“小梅花”

1992年,葛幼英创办了嘉兴市第一支少儿戏曲队伍。“刚开始通过学校里面,总算招了40几个学生,但一个学期下来,都说不要学了。那时候是戏曲最低谷的时候,专业演员都是没饭吃要转业,所以家长都不认可的,最后就剩了7个小孩。”

就这样,葛幼英带着这7个孩子,开始从一个眼神、一个指法,倾囊传授她的一身技艺。“小孩子其实是最难教的,因为她们年纪太小,不能理解曲词的含义,所以眼神不能到位。”

后来,葛幼英带着这7个孩子下部队、进学校,一个一个去演出。那时候,除了化妆,孩子们演出的服装和行头,全都是她亲手做的。“那是最苦的时候,手都做出血来了。”

最艰苦的付出,最终换来了最丰厚的回报。葛幼英的学生,相继获得了全国少儿戏曲的最高奖项——“小梅花”奖。“几朵‘小梅花’一来,人们对小孩子学戏曲的看法也改变了。”

此后,学生一批一批地招募进来。葛幼英一路带着孩子们到处演出、比赛,赴国外交流、摘下一朵朵“小梅花”。她带的少儿戏曲队也成了业内皆知,就是后来著名的嘉兴小鸽子戏曲队。

退休忙碌难舍梨园

2002年,葛幼英退休了,却似乎变得更忙碌了。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小鸽子”一开始依旧是由她带着。此外,慕名而来的人也踏破了门槛。

现在,葛幼英在嘉兴市老年大学戏曲班教学,带着南湖区文化馆的嘉禾越剧社、嘉兴市群艺馆的秋韵越剧社,又帮助组建指导嘉兴学院和嘉兴职业技术学院的越剧社,还在社区里面教戏曲学唱班、带着“夕阳红”戏曲队,时而帮学校里面排戏曲节目,自己参加一下戏曲活动……她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档期排得满满的。

“现在年纪大了,名利在我身上已经没有了,就实实惠惠干点事情。别人来找我,我一答应,就有责任感,总是尽自己的力量,把事情做好。”但是,葛幼英有时候也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是无论何时,她都无法舍弃这一份深沉的梨园情,“有的时候真的想别搞了,年纪大了,管那么多干嘛。但是一看到他们那么爱好,我心里想,他们不懂的人都那么要想学,那我稍微懂一点,要放弃也太可惜了。”

做传统文化的传播者

虽然时代变迁,学生换了一代又一代,葛老师的两鬓生出了白丝,但她对于戏曲的那份认真丝毫不减。无论什么时候,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不能敷衍,这也是她坚持做园丁的原因之一。

“现在业余演出的人很多,有时候我看了心里面有点不舒服,他们太不规范了,乱来。”说起越剧,葛幼英总是认真得甚至有些激动,“像我们这种年龄,其他作用起不了,应该起到传播的作用,在传统文化上发挥点作用,把正规的表演方法传播给他们。”

葛幼英这一生带过的学生,她自己都数不过来。偶有闲暇的时候,她就翻出那一大堆泛黄的旧照片、光盘、证书、服装,回忆她与学生在一起的时光。这,就是她一生最珍贵的财富。“她们来看我,我最激动。看着她们一个个都有了成就,我心里蛮欣慰。”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