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断魂黄梅戏——有感于黄梅戏演员韩军、魏蕤、刘红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8]
断魂黄梅戏——有感于黄梅戏演员韩军、魏蕤、刘红等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黄梅戏演员为什么总窝火》,今天忍不住再给黄梅戏取个别号--“断魂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最近几年,中国戏曲火起来了四大剧种:京剧、豫剧、越剧、黄梅戏。京剧无论是历史,还是规模,都稳居第一的位置。豫剧本来是梆子腔的一员,但是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与时俱进”的声腔改造,吞纳了与之教近的“梆子”而壮大起来,超越了包括山陕梆子在内的其他剧种

。依内地地域范围的广度和北方文化与方言的特殊优势而论,可算作第二大剧种(豫剧位居第二,也与其作为古老大剧种梆子的代表具备相对完整的大戏体系和程式有关)。越剧是从民间“的笃”发展而来,虽然只有百年历史,但由于其所处地理位置是经济发达的浙沪,随着"梁祝"的国际化,越剧蔓延到东南亚以至美国等地,使她成为与豫剧难分伯仲的第二剧种。就其优美的音乐、声腔,不用浓抹重彩的简洁、清新的扮面来看,更能融于现代化的社会和年轻人中去。所以,越剧以其流派之多位列戏剧之二的位置也未为不可。在这里,我们重点要提的是黄梅戏。

黄梅戏是在民间小唱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是建国后才在政府的扶持推动下开始发展的,但发展之迅速,当属各剧种之最。如果我们把京剧比作京城官老爷、豫剧比作庄园大地主的话,那越剧就是新兴的城市贵人,黄梅戏是农转非的家属,从村姑变来的城市美女,在朴实的本性中,更具健康的活力。随着时代的发展,黄梅戏从妆饰到气质都活脱脱的变化成了独具魅力的风骚美人了。不管是善良绰约的仙女,还是情感丰富的女老板,都让戏迷们欲罢不能,心旌荡漾。黄梅戏似乎着意打造了她的女性之美。形象上,总是代表着青春靓丽,声音上,兼具北方质朴和江南的柔媚。那特殊的莺声燕语,总带着大自然的生活气息。北方戏总是仁义礼智的定规划线,在那大气磅礴的气场里,让人大哭大笑。越剧带给人的永远是不瘟不火的天籁之音,在那婉转优美的旋律里,让人沉醉。黄梅戏呢,就好比一个真实的爱妻,天上人间,与你携手同行,温存,体贴,赏识,爱怜。“到底人间欢乐多”,唤起你对现实生活的热爱与难舍。置身黄梅戏中,让人梦飞魂荡,在中国近300个剧种里,黄梅戏是当之无愧的“断魂戏”,是有别于曾经的“昆曲”的另一种形式的“断魂”。

我今天把黄梅戏叫作“断魂戏”,不只是因为黄梅戏的戏,更主要的是因为演黄梅戏的人。
西汶艺术网
黄梅戏的世界是美丽的,是善良的,是浪漫的,是理想的。演黄梅戏的人是现实的,也有妒忌和小心眼,也为柴米油盐而焦心,也有吃喝拉撒,也为衰老、丑陋而伤情。如果你从事的是“根”的事业,你只要默默的奉献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从事的是“花”的事业呢?你就必须在开花时节“开好”。这种反差,总让黄梅戏演员心里窝火而找不到对谁发。是啊,被冷落了怪谁呢?似乎要怪别人的“争风”,可是仔细想想,别人也不容易,也得承认自己也许已经是“明日黄花”了。

严凤英,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峰。聪明,大气,不拘小节。她为黄梅戏而生,也为黄梅戏而死。她把现实和理想认成了一个世界,她不是一个凡人,她是一个天使,是上帝派来的黄梅戏使者。她吃过苦,但苦没有磨灭她的美丽,反而使她更加体验了生活的真实;她受过难,但难没有改变她的执着,反而使她领会了唱戏的真谛。她身材匀称,举手投足大方得体,她眼睛直通心灵,爱恨写在脸上,她声音干净利落,刚柔相济,收发自如。她生气时的簇眉撅嘴,椎心顿足,高兴时的口开眼笑,拍掌晃肩,永远铭刻在观众的心里。她走了,在世只有三十八个春秋。这个世界没有容得下她。光明的毁灭是否激起过曾经对她怀有阴暗之心的人的永远的悔恨和遗憾?我感觉黄梅戏的唱词不管什么戏,很多都是对她的忏悔之词。“七仙女”一直装饰着我儿时的梦,滋养着我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之心。无论白天看云还是夜里做梦,她都是个女神。小时候妈妈告诉我她每唱完《天仙配》,总是从台上哭到家里。但是我哪里知道,让我魂牵梦绕的人,竟然是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的第二次喜欢黄梅戏,是大学毕业后。我买了影碟机,就天天去买光盘。好一个“郑小娇”,那么善良懂事的孩子,楚楚动人却被继母迫害,不能不引起你的同情和爱怜。喜欢上了韩再芬,就再也放不下了。不但反复的看她的《天仙配》《徽州女人》和《女驸马》,还买了她的伴

奏光碟学着唱。虽然《桂小姐选郎》很热闹,但是最让我着迷的却是《小辞店》,百看不厌。韩再芬人漂亮,表演细腻,她眼睛传神,也爱撅嘴巴,她身材颇具江南女子的韵味。现代化的形体训练,她迈动舞步,使她的表演很具有舞台效果。记得我还专门写过一首小诗表达自己的热爱之心。那首小诗是写在她的博客上,从那里我还知道了她是形象大师,是人大代表。她在博客里也很敢说话,幸亏,唱戏忙,让她专心于自己热爱的事业,不然,按着那博客写下去,现在也许和一些网络名人一样,成为大家臧否的人物了。这样多好,听着她在父亲节演唱的歌曲〈父亲〉,你能不为她的一往情深而感动吗?明智的韩再芬一直保持着她的艺术追求,但是韩军呢?早已成了古人。有着戏剧艺术天赋的韩军被称作黄梅戏精灵。他音域宽广,声音醇美,唱的自然流畅。《小辞店》和韩再芬真是绝配啊。今天晚上找来韩军的所有资料来看,先看了魏蕤写的《我的黄梅戏朋友韩军》,是目前悼念韩军的最全的博文。联系韩军表弟马丁的回忆文章,我们知道了韩军也曾为爱所困。也曾离开黄梅戏剧院去银行做公务员。最后死在了公务员上。如果不是改革开放,韩军就不会和当时大多数去下海的人一样,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对传统文化、戏剧的抛弃,就没有那么多人迫与生计离开自己心爱的事业。韩军“下海翻船”,更多的是时代悲剧。魏蕤、吴琼、袁枚的经商虽然成

功了,但就当时的情况来说,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也许我们不用过多的去指责坚守者的“争势”,谁不需要生存和发展啊?也许我们不用过多的去指责走异路的跳槽者,谁不想搞艺术?但是当国家把一切推向市场,不去为某些文化事业提供保护的时候,文化艺术也就只好去办“勾栏院”了。

写到这里天已经亮了。也把刘红、魏蕤、韩军的戏差不多听完了,都唱得相当的好。刘红唱的〈七仙女与董永〉,魏蕤的〈孟姜女〉和韩军的唱法一样,自然流畅,不刻意的拿腔作调,都秉承了严凤英的特点,有点混进点京腔京韵,看他们早期的唱段,唱的老实认真,对白方言特别有味道。隐隐的感觉黄梅戏确实有唱的很好的演员,只可惜,正如我前面所说,黄梅戏定位在可观性,“以貌取人”,就必然造成相貌一般的人学黄梅戏的悲剧,也必然造成相貌出众的演员的悲剧,因为唱工不好,早晚会有“走麦城”的那一天。“吃青春饭”本身就是悲剧式的结局.真心的盼望黄梅戏能尽快的发展成为立体化的大戏。让各种特色的演员都能有发展前途。黄梅戏的当红小生们也似乎总在扮演着帅哥形象,马兰等金花以及后来的漂亮女演员们,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黄梅戏的发展问题。不要总走在要么“争宠”要么“撂挑子”的怪路上,应该根据自己的条件走出一个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大好局面。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