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走向一百岁的宋宝罗

[来源:新民晚报]  [2013/6/13]
然而他对毛主席也有过一点心理上的“不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以前戏曲剧场后台往往供奉梨园祖师爷的神龛,有一次一位武生演员心血来潮,为了“破除迷信”,便用斧子砸了祖师爷的神龛,置换上毛主席画像。宋宝罗得到通报后赶到现场,只见“一地破碎的祖师爷”,此刻抬头看毛主席像,心里不是滋味。宋宝罗叙述这件往事时,还引用了剧团群众对这位演员的指责。他在博客里写道:“我脑子里还有个旧观念,各个行业都有祖师爷,也就是表示一个根基和来源。对祖师爷神龛的尊敬,其实也是这个意思。比如说泥瓦匠拜鲁班前辈,开药店的奉药王爷一样,大抵都是一样的道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晚年的反思

尽管受到毛主席的欣赏,可是在一般观众眼里,比起一些当代名家来,宋宝罗的影响似乎小得多,这是什么原因呢?宝罗先生同我做过一次推心置腹的恳谈,对上述问题是如此反思的:

责怪自己年青时骄傲。解放初,在延安平剧院基础上建立的中国京剧院以小米为单位计工资,宋宝罗心里犯嘀咕,有点看不起。那时离四大名旦演一场戏的收入足以购置一座四合院的时代不远,宋宝罗也常有日进斗金的记录。他想:每月二百斤小米,算是什么样的“角儿待遇”呢?因此当该院党委书记马少波来约他加盟担任头牌老生时,被他一口拒绝,这就使他失去加盟中国京剧院机会(按:由于宋宝罗未允,马少波再去找李和曾加盟)。宝罗先生感叹:半个世纪以来,如果自己的久占之地是北京而不是外地,影响力会大不相同。

归因为解放初的禁戏政策。原以为可以继续像以前那样带着戏班跑码头,谁知好景不长,1951年政务院出了一个禁戏的政策,以当时的意识形态标准,不许“有害”剧目上演。宋宝罗先生记得是明禁“八十一出”而实际不止,执行者“宁左毋右”,凡同“八十一出”内容沾边的都不让演,结果是被禁的戏数不胜数,再往后发展到只能演《九件衣》《王贵与李香香》《白毛女》等少数几个戏了。

也因为反右运动。由于当时他注册在上海的伶界联合会,因此1957年的反右运动是在上海经历的。文化局把名角儿聚合在一起开“学习会”,实际上是整肃,隔三岔五宣布某某是右派分子。京剧界先揪出黄桂秋,而陈正薇才出科几年,也被打成了右派,恰好此时浙江有剧团来约他加盟,他不惜工资打折,借故躲开这个“学习会”转移到杭州。孰料从此安营扎寨,再难“跑码头”了。宝罗先生叹息,上海是京剧大码头,当时如果不是因反右运动而离开,自己的影响力不至于像后来这样。

有一年,他所在的剧团从年头到年尾只演了一次日场戏,可是演职员每月工资照发。这个剧团不是他宋宝罗的,而是国家养的,干好干坏一个样,因此名角演出受到各种牵制,报效无门。

还因为外行领导内行。领导的工作判断和政绩观,同演员心里想的往往不一样。有一次在长沙演《武乡侯》,卖了满座,却临时说要停演,为什么?原来这出戏里有一个折子叫《胭粉计》引起当地领导警觉,担心“胭粉”会不会涉“淫”?其实这出戏是说诸葛亮同司马懿打仗,特地送胭脂以示羞辱,非但没有“黄色内容”而且还没有女性角色。然而此刻剧团方面有口难辩,紧急中有人到当地新华书店买来一本《三国演义》,宋宝罗给他们翻了一下有关章节,这才使得主管部门收回成命,挽救了这场《武乡侯》。

改革开放以后,宋宝罗一度有上台的机会,却由于体制还是老样子,因此并不顺利。国营单位往往会养懒汉,剧团脱离市场竞争导致不按艺术规律办事,以至于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想想怎么活下去”

或许有人会问:宋宝罗不还是上央视了吗,怎说不被重视?其实电视镜头开始光顾宋宝罗,是在他九十岁以后。如果不是他因面部三叉神经痛而不得不蓄须,能够以美髯公的形象一边唱戏一边绘画,恐怕未必会有多少上镜的机会。如今,收视率是电视台的生命线,而拉动戏曲收视率的主要方式,就是请当红者出镜,做“文化快餐”,不断搞大奖赛,PK对垒,等等。在这种机制之下,老演员被遗忘是必然的后果。难怪现在一提起宋宝罗,多数人的反应是“那个画大公鸡的”,而对他的京剧造诣和成就知之甚少。

遍览当今文艺界,宋宝罗只是冰山一角,过早被边缘化的老辈名家大有人在。从宋宝罗身上,折射出文化的“时代病”。

有感于斯,我把宋宝罗历年舞台演出、录音出镜、清唱吊嗓等资料全部听了不止一遍,从中精选出两碟CD的容量,编为《宋宝罗唱腔选》,以期完整呈现其艺术,纠正今人的误解。这个出版物在宋先生的鼎力支持下终于完成之际,他老人家在朱刚所画的封面上题写了“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八个大字。自云:年青时曾立志创流派、攀高峰,惜乎身值壮年而京剧就开始就走下坡路了,“时不利兮骓不逝”呀。按照他老人家的标准,京剧现在面临艺术危机、人才危机,前景堪忧,因此他又挥毫在另一碟的封面上题写“想想怎么活下去”七个大字。上世纪50年代我国照搬前苏联文化体制模式,危害尤烈,迄今尾大不掉,因此宝罗先生的“想想怎么活下去”七个字,掷地有声,值得我们深长思之。衷心希望《宋宝罗唱腔选》CD能够延续宋先生的舞台生命,成为京剧老生艺术史上的精彩一页。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