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徐棻一生的坚守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15]
一个有些闷热的下午,我们敲开徐棻家的门。她早已收拾妥当,等候多时。其时还不到午后两点,徐棻说,她不午睡,写了几十年川剧,习惯了晚睡晚起。
西汶艺术网
她的家在成都人民公园背后一处老房子,隐藏在农贸市场边,司机师傅用导航仪找了好久才找到。但徐棻两个字,却不是这般深藏,在中国戏剧界,无人不知晓这个与川剧创新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才女子。

徐棻是川剧史上第一个女编剧,也是川剧界少有的写剧的大学生。如果不是命运捉弄,徐棻也许会是一位戏曲名角,或是出色的新闻记者。

在徐棻的书房,墙壁上挂着一幅她当年参军时的照片,长长的两条辫子,充满灵气的眼睛,含而不露的笑容,那种清水出芙蓉的美丽就静静地挂在那儿,不言不语,但来客已然知晓徐棻曾经的青春是有多灿烂。在炮火纷飞的抗美援朝战场上,她为志愿军战士鼓劲表演,最终把嗓子吼坏了,这或许是老天嫉妒她年纪轻轻便集齐了美貌与艺术天赋。

在北大校园里,新闻学专业的徐棻依然成了校园明星,凭着能编能演能唱的本领,征服了不少粉丝。

如果一切顺利,毕业后的徐棻或许就是一位出色的新闻记者了,但“反右倾”运动时,心直口快的徐棻说了两句不符合当时形势的话,要被调到川剧学校管资料。这对于风华正茂、才情横溢的徐棻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人海中就快沉入海底的时候,当时的李宗林市长拍板要了我。”爱才的李市长把徐棻调到了成都市川剧院做编剧,这一编,就是一辈子。讲起这段往事时,徐棻眼里闪着泪花。她不断重复着李市长的知遇之恩,是在对采访的我说,又似乎不是。
西汶艺术网
对徐棻来说,也许她当初选择做川剧编剧充满了无奈,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但从此,川剧成为她一生的结。80岁了,徐棻还在写川剧,还经常挽起袖子排戏,她所做的一切,足以对得起川剧,对得起当年对她有恩的人。

这种一生的坚守,也许现在的年轻人很难理解了,但这也许就是徐棻那一辈文人,对人生和历史做出的选择。川剧的梦,她一生都不想醒来。
西汶艺术网
徐棻爱戏。说起演戏排戏时的有趣事,她会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笑起来,圆圆的眼睛变成月牙儿,可亲可爱。两个小时的采访,她谈意甚浓,只间隙喝过几口水。说到情深处,她或叹息,或高亢,兴致来了还会唱上几句。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真是耄耋之年。

在徐棻不算大的书房里,有一排占了近半空间的书柜,密密麻麻塞满了书。书,给了徐棻生活积淀外的学理基础。当年她写《秀才外传》,硬是苦读了40多册川剧剧目汇编。丰富的人生阅历,广泛的知识涉猎,形成了徐棻多元的知识结构,也使得从小就有些“反叛”的她在探索川剧改革创新的道路上大胆前行,不断超越。

徐棻说自己一直在“做梦”,但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她深爱的川剧梦中。

作为川剧史上最具才情的女编剧,现在找徐棻求本子的人依然不少。“我是因为老了,舍不得这个东西,趁我现在脑子还清醒再写写。”她说,能帮的就帮,但如果有年轻的川剧编剧在写,她就不去抢别人饭碗了。

她深知川剧现在的状况,也倍加小心地护着为数不多的编剧。“如果所有人都去写电视剧了,谁来写川剧?”徐棻也写过电视剧本,但“很痛苦”,她不能接受商业化的市场把艺术分量蛮横地挤掉。但别的编剧不写川剧去写电视剧,她也只能很无奈地一笑。

她没办法要求所有人都像她一样如此深爱川剧,不离不弃。几年前,徐棻说,自己74岁了还在写戏,很“悲壮”。采访那天,徐棻把“悲壮”换成了“悲凉”。“我对物质没欲望了,戏就是我的第二生命。”虽然悲凉,但徐棻还是痴心不改,“一辈子都在从事川剧,怎么苦都是一种快乐”。

采访结束后,徐棻赠给我一本杂志《剧本》,上面有她为构建戏曲新演出形态而新编的戏剧《十面埋伏》。剧本后有她的文章《我在梦游》,“从小迷失在戏里,戏便成了我醒不来的梦。新编的《十面埋伏》证明我还在梦中!”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