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将于7月13日在广州上演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28]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历时半年多打造的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将于7月13日~14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该剧是著名表演艺术家、越剧第一女小生茅威涛从艺33年来第一次在越剧舞台上以“女性”角色示人,也是一贯善长于演绎诗意唯美的古代题材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首次演出民国年代的“时装戏”。

昨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茅威涛携8名演员专程来到广州,在广州大剧院小剧场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新闻发布会,9名江南女子,在现场上演“女扮男”的越剧“变装秀”,并与在场的媒体与观众热烈互动。发布会结束,茅威涛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希望通过《江南好人》告诉大家:越剧到了该突围的时候。

本报记者 黄岸/文 邵权达/图

改革“步子太大”?

“我不是野心大是心挺野”

广州日报:为什么会在剧里加入说唱、架子鼓等“非越剧元素”?是不是希望这些元素来吸引年轻观众?您觉得越剧现在是发展更多年轻观众重要,还是保留住传统老戏迷重要?

茅威涛:一定是发展年轻观众更重要,当然也要满足资深戏迷的需求,一个品牌一定要面对不同的消费群体。加入很多现代元素不完全是为了吸引年轻观众,很多也是剧情需要,但加入这些东西可以让年轻现代观众更容易接纳,觉得似曾相识却又恰到好处也挺好的。

广州日报:您在越剧上的尝试一向大刀阔斧,很多改革也颇具争议,《江南好人》在北京、上海上演之后都引起争议,有评论认为您改革的步子迈得太大?

茅威涛:我觉得有争议很正常,有争议才证明这部戏有价值。你单看《江南好人》可能觉得步子迈得有点大,但如果你看过我们以前的很多戏,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你会知道我们一直以来都在追求“中国式的音乐剧”,就是以歌舞说故事。很多人都说,茅威涛排这部戏野心挺大,其实我不是野心大,而是心挺野。还有人说茅威涛把祖宗的东西扔得差不多了,其实越剧在各种戏剧当中几乎是最年轻的剧种,我觉得既然年轻就有资本,年轻就证明你还有机会去创造它。

广州日报:您是怎么顶住压力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茅威涛:我现在已经很习惯争议了,网上有人说我是“躺着也中枪”,但我也习惯了,我本身也是一个消化能力比较强的女性。作为演员,我应该感性,但生活里我很理性,生活里我会去梳理大家给我的意见和建议,这是我面对不同声音的态度。

广州日报:做出这样的尝试意义是什么?您希望通过《江南好人》来告诉大家什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茅威涛:告诉大家中国戏剧是到了该突围的时候了。现在的创作必须搁在一个国际化的戏剧理念里面,就是我们所说的“大戏剧理念”。我们不是为了得奖拍戏,也不是为了打造某个演员排戏,是为了排一个可以流传下去的剧目,肯定要有普世性、永恒性和现实性,才能打动现代的观众。

广州日报:您曾经说过,排《江南好人》是因为你们开始关注当下越剧生存和剧场生存的攸关时刻,这种攸关时刻是什么?

茅威涛:市场的严峻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你要么成为博物馆艺术,要么就闯出一条新路来。

广州日报: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改革的动作或者您期望达到的东西?

茅威涛:希望未来越剧能成为剧场艺术里观众必看的剧种。演员可以更加神秘,甚至香艳,视觉感官上都带来冲击,同时在人文性方面依然给人慰藉。在现代当中复古,在创新当中守旧,旧中有新,新中有根。

大胆创新

现场穿梭妩媚与阳刚

现场灯光暗下之后,随着急促的鼓点节奏,茅威涛与8位演员以“女扮男装”形象出现,她们手执手杖,身着白衬衣黑西服、头戴礼帽,踏着爵士舞步一一现身。一段帅气的表演之后,茅威涛与演员们又再度换装,身着清一色的杭州丝绸旗袍亮相,充分展示了江南女子的柔美。

茅威涛与小百花们在妩媚与阳刚中肆意穿梭,让观众们看得眼花缭乱,更令人惊奇的是,百年以来都以温婉曲调征服观众的越剧在《江南好人》里竟融进架子鼓、爵士舞等现代流行音乐元素,让这段“男人来了”的片段成为《江南好人》自上演以来最受争议的片段。茅威涛说,广州的观众最宽容,每一次比较创新的剧目来到广州受到的争议,对比其他城市都更小,茅威涛笑言,“每次来广州我的胆都比较大。”

茅威涛首演“女性角色”

花了三个月学演女人

广州日报:为什么会选择改编自德国著名戏剧家贝尔托特·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

茅威涛:《四川好人》是70年前的作品,但你会发现70年前写的现象却在我们身边无处不在,它对现实生活还是有意义的,我们要呼唤所谓的好人,在今天正需要重塑新的道德体系时候,这个戏是有现实意义的。这一次我们不希望再演一些虚无缥缈的才子佳人,我们接地气了,实实在在。

广州日报:演女性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为此您做过什么尝试?
西汶艺术网
茅威涛:第一次演女人,刚开始我根本没当回事。后来才发现越剧真的是程式先行,我33年来那套小生的程式真的让我在台上演女人完全手足无措。我花了三个月都在让自己“变女人”,每天穿着一条大百褶裙练习走路,像杨二车娜姆一样。

广州日报:接下来还会尝试更多女性角色吗?
西汶艺术网
茅威涛:这个不一定,我还是得待在我的行当里,很多人说你可以演武则天、慈禧太后等等,有好的角色的话我不排斥。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