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看罢黄梅戏《徽州往事》胡乱说几句“创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1]
《徽州往事》的表演是极话剧化的。剧中舒香的舞蹈很有韩再芬个人特色,与早年《徽州女人》的风格一脉相承。直至最后舒香穿着披风飘飘然跑圆场时总算找到了比较传统戏曲化的感觉。《徽州往事》的伴奏运用了大量西洋乐器,似乎没听到锣的声音。其实这对黄梅戏而言一点也不新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摄了大量的黄梅戏音乐电视剧,伴奏似乎都是这种风格。电视剧是录音棚里录音,可以经由后期制作,演唱效果自然是好的。但现场就难多了,对演员,尤其是较为倚重本嗓演唱的剧种演员的嗓音要求实在是高。在我有限的观剧印象中,很能HOLD住交响乐队的,一是川剧沈铁梅,再就是天生金嗓子的吴琼。三位主角的唱腔韵味还是醇厚的,而其他人的唱腔则有些偏歌化,嗓音条件唱功也都马马虎虎。话剧化的表演导致唱腔数量相对较少,念白咬字越发的普通话化了,从节奏上看,有时便显得连贯性欠缺有些“温”了。
西汶艺术网
我心目中理想的戏曲表演,即便不在唱舞时,一举手一投足间也都是有韵律感的。话剧加唱折损了这种流动的韵律美。对于引入现代风格的舞蹈,我是直接接受不能。

戏曲的“戏”主要在演员身上,舞美只是烘托而不能喧宾夺主。本剧的舞美灯光道具现代简约大气,赞!

黄梅戏的生存发展需要像韩再芬这样有想法、爱折腾,且折腾得起的人不断探索。韩再芬对记者说“这部戏排出来,就有人说颠覆戏剧了,而在我看来,传统戏曲需要一次这样的革命。”在我看来,她的探索极必要、极有意义,但若论“颠覆”或“革命”,则有些言过其实了。其实黄梅戏界还有一个一以贯之、不安于现状的创新者——吴琼,她的步子迈得比韩再芬密,走得也比韩再芬要远:先是拍摄百集黄梅戏,将黄梅戏的经典大小戏几乎一网打尽;再复排《女驸马》《罗帕记》《江姐》,全新创排《严凤英》,这些都可称得上立足传统,边际革新;直至改编瑞士剧作家迪伦马特的代表作《贵妇还乡》,定位就是“黄梅戏调音乐剧”,编曲现代且节奏加快、舞蹈热烈充满爵士气息,各种时下的热词频出,试图探讨功利主义与道德绝对主义孰优孰劣这样“深刻”的问题,终于是渐行渐远!《徽州往事》较之《贵妇还乡》或《江南好人》,应该算是非常中规中矩、非常传统的了。

在读了发表在《南方周末》上的《好人一生遭殃:黄梅戏<
徽州往事>里的女人》一文后,似乎理清了我为何会在痴迷黄梅戏多年后对之渐渐疏淡的原因:(1)相对单调再加上被作曲家主导过于歌化的唱腔;(2)手眼身法步传统戏曲程式的欠缺;(3)大白话文采缺乏的唱词;(4)某些新编戏特别想紧跟时代但又或拧巴或雷人的剧情;(5)传统戏乡土气息太重的服装化妆。——黄梅戏改革者着力摒弃的恰恰是我所珍爱的,所追求的又不是我的“菜”。

作为曾经喜欢她们的戏迷,当茅威涛走到《江南好人》,吴琼走到《贵妇还乡》,我只能无奈地表示我已经跟不上了。说保守也好,传统也罢,要胡琴、笛、鼓板、锣……要搭领、水袖、高靴……喜欢才子佳人的柔情蜜意,喜欢衣衽飘飘的美……看戏后自然会有思索但不希望刻意求“深刻”。

如今不比数十年前戏曲繁盛的年代,老先生们日夜场连轴演出还能一部部地排新戏,然后大浪淘沙,好的流传下来,烂的被淘汰。如今要排新戏实在成本太高,一个团里众多人排排坐,要轮上机会也不容易,哪哪都要大量的票票,实在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其实,创新何必都要求“颠覆”或“革命”,创新原本就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
西汶艺术网
——学生不必刻意模仿老师,根据自身条件及理解灵活处理就是创新。如此,即便是同一角色,不同人演来必然不同。(譬如:岳美缇的“温”VS石小梅的“寒”)

——同一出戏,在不同的地方、面对不同类型的观众(譬如乡间祠堂面对农民、城市剧院面对戏迷、进校园面对年轻学生、景区广场面对偶然经过的游客)根据特定的情境、对象灵活处理是创新。
西汶艺术网
——即便是同一人塑造同一角色,随着年岁阅历渐长,处理方式不断调整也是创新。

……

此番演出前后,《徽州往事》的报道通吃了《南方周末》及《南京日报》《新华日报》《江南时报》《扬子晚报》《现代快报》《东方卫报》等等南京本地几乎所有的报纸,宣传铺天盖地,连地铁里的电视也有广告。但即便如此,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其实压根就不知晓消息或者说是“视而不见”。突然就想明白了,心中有,所以才能看到,进而才有产生“共鸣”的可能。也明白了,在当下,要靠“宣传”去一个个吸引对戏曲原本一无所知的观众,让他们愿意掏钱买票看戏是多么天真的想法。包场,确实是最靠谱的推介方式。

身为寻常人,做事情,不求如电光火石,刹那间辉煌热烈却转瞬即逝;但求如潺潺溪流,至柔至刚不绝如缕而终可能致水滴石穿。不穿,其实也无妨。茫茫人海,能有共鸣的一定只是极少数。不必刻意去迎合某些对象,听从创作者内心的呼唤,莫懈怠,莫强求,只要是用心在创作,就一定会打动有缘人。遇见了,便珍惜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很多戏迷看戏原本就不是为了要新奇的情节,看的正是演员的唱念做表。早已滚瓜烂熟的戏,还是要一遍遍的看,越是熟戏,越是要看。我就是老古董一枚。噢!忍不住想起南越的《天雨花》之“对鞋”,一俊一美的官生与花旦“互戏”—— 左维民为查案对荀含春若即若离,一会不怒自威,一会又态度暧昧;而荀含春以为攀上风流大官,柔媚娇俏,忸怩忘形。两人各怀心事,逢场作戏,进进退退间,动静相宜,风景万千,迤逦无限。口水一地……求现场!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