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川剧玩友依然在为川剧的明天守望着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8]
川剧,是中国戏曲宝库中一颗光彩照人的明珠,是四川文化的一道独特风景,是自贡文化的精髓之一。2006年5月,川剧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2011年8月,经我市申报,“资阳河”流派川剧艺术成为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随着文化娱乐方式日益丰富等原因,川剧同其他各种地方戏曲一样,面临着生存危机。自贡的草根川剧队伍更是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萎缩状况,业余川剧团、座唱队从鼎盛时期的70多个缩减到现在的10余个,玩友从曾经的数千人锐减到如今的一两百人,且几乎都是古稀甚至耄耋老人。尽管很难挽救川剧面临的颓势,但这些川剧玩友依然在为川剧的明天守望着,努力着。

百年辉煌:盐都“戏窝窝”名扬川渝
西汶艺术网
清代乾隆时期,在四川省流行的车灯戏基础上,吸收融汇苏、赣、皖、鄂、陕、甘各地声腔,形成了含有高腔、胡琴、昆腔、灯戏、弹戏五种声腔的,用四川话演唱的川剧。清咸丰、同治年间,江西等省向四川大量移民,江西戏剧弋阳腔随之入川,并开始在阳县(今资阳市)一带流行。弋阳腔是古老的戏种,被带入四川后,与川剧融合,形成川剧的一大流派——资阳河流派。同一时期,太平天国运动导致的“川盐济楚”,使自贡地区的盐业获得了巨大发展,进而促进了文化大繁荣。众多川剧班社顺沱江而下进驻自贡地区,自贡盐业“四大家族”还先后聘请名角儿组建自己的班社,具有“银窝窝”之称的盐都成为资阳河流派川剧艺术的中心,有“戏窝窝”的美誉。

新中国成立后,专业剧团相继组建,川剧艺术登上大雅之堂,玩友队伍亦随之壮大。“在川剧欣欣向荣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业余剧团如云,座唱队林立。”市川剧理论研究会副会长、88岁高龄的邓修身介绍说,那时期,富顺、荣县不仅县城有座唱队,每一个县辖区也都有座唱队,自流井、贡井、大安、邓关四大盐厂及张家坝化工厂的五大川剧业余剧团,都配齐了各种角色的演员、器乐手、演出服,可以独立完成大型剧目的演出。邓修身是近半个世纪来,自贡川剧玩友的领军人物,能演生旦净末丑五种角色,会唱昆高胡弹灯五种声腔,还创作了不少新剧,培养了一批演员、乐器手。

“当年川剧艺术炙手可热,观众队伍非常庞大。”市川剧理论研究会常务副会长、69岁的蒯世明回忆说,他儿时听到场镇剧场上那铿锵有力、节奏感很强的锣鼓声和优美动听的唱腔,就要父亲带他去看戏。“我们儿时看川剧的痴迷、陶醉状态,与现在一些小青年对大腕歌星的崇拜没有两样。”贡井区龙潭川剧协会会长、65岁的余莉补充说,当年市川剧团、荣县川剧团经常到龙潭镇演出,她痴迷看戏,为了挣得买票的钱,常在放学后到附近农村撬侧耳根卖。

“巴蜀鬼才”魏明伦在《振兴川剧意识流》一文中,记录了当年川剧的盛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值黄金时期,天府工农兵学商,熟悉生旦净末丑。一隅小城可容两个剧团,一座大厂常有几批玩友。不爱高腔枉称四川老乡,不懂川剧便是不懂文明……最神气的是国务院总理帮咱们改台词,总司令、外交部长、总参谋长、元帅为家乡宝贝灌输营养……酒好不怕巷子深,来宾只愁挤不进堂厢,上楼厢站着听一夜也要过过戏瘾。”

“文革”结束后,样板戏一统天下的局面随之结束,草根川剧团、座唱队迅速在盐都大地上恢复,各大工厂、县辖区还纷纷成立川剧协会。鼎盛时期,全市共有70多个草根川剧团、座唱队,玩友多达2000余人,观众达十多万人。

落寞现状:古稀老人竟是中坚力量

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盛极一个多世纪的川剧艺术渐渐陷入低迷。盐都草根川剧如同专业川剧一样,在一片“振兴”声中,从兴旺走向了落寞。目前,全市草根川剧团、座唱队仅剩下10余个,其中市及四区仅有鸿化、大安、龙潭、牛佛、何市5支座唱队。无论玩友还是观众,几乎都是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就耳濡目染,对川剧有一种牵肠挂肚般爱恋的古稀甚至耄耋老人。

1992年初,龙潭场镇上的余莉等人发起成立龙潭川剧协会暨座唱队,邀请邓修身前往授课近半年。本世纪以来,该队将演出阵地放在该镇敬老院,当初的玩友已经去世了一大半,为了增加新鲜血液,余莉从老年舞蹈队中争取了七八个人来培养。可以想象,他们无论水平还是兴趣,都远不及上一辈玩友。

荣县振兴川剧民间演出团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如今20多名成员平均年龄超过70岁。他们都是一辈子和川剧打交道的人,割舍不下这份情感,因此他们不怕辛苦,就怕没有观众。看到台下还是那些看了他们20多年戏的老年戏迷,他们既欣慰,又心酸。

荣县城区川剧协会的境况也糟糕。川剧座唱和舞台表演不同,演员不需化妆,肢体动作很少,也不用跑龙套的人员。“搬张板凳就能唱。”荣县戏曲协会负责人邹宗熊介绍说,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也常常达不到,玩友们经常换地点座唱,原因是大多数人不喜欢听,还嫌吵着他们了。

面临生存危机是所有草根剧团、座唱队的遭遇。2005年,已经77岁高龄的杨淑芝老人用毕生积蓄3万多元,租下了一间100多平方米的破旧厂房整修成戏院,成立了群艺川剧团,聘请已经解散了的省建十一司川剧座唱队原队长、83岁高龄的易志华当艺术指导。如今,该团因生存困难,无论人员、月演出场次都减少了,并改名为大安座唱队,队员平均年龄67岁。

曾经轰动一时的印花庄川剧团即将谢幕。2010年初,年近七旬的富顺县富世镇印花庄社区居民杨开崇,拿出全家辛苦经营废品收购店所得的20余万元,租用废弃的冻库改建房屋搭建舞台,到西安购买服装道具,添置音响、座椅,四处奔走请来演员,办起了这个民间川剧团。尽管戏迷只需花7元茶钱,就可赏戏喝茶度过一下午,可本就为数不多的老年观众队伍一直在递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