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情系黄梅合肥行——十二年前的一篇杂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12]
今天,在对王冠亚老师深深的怀念中,思绪飞回到十二年前的那个初夏,与王老的初次相识……,这篇文章是2001年第一次去合肥后写的,现在读起来,是那样的青涩、蹩脚,却又不愿多加改动,因为那时的心情、那时的感动,是现在的我再难体味到的。以此纪念驾鹤仙去的王老,纪念曾经感动我的黄梅岁月……

初夏的6月,怀着激动又略带忐忑的心情独自踏上南去的列车,去圆我那做了20多年的黄梅梦。
西汶艺术网
这趟出行事先做了周密计划,同时又似苍天的刻意安排。4月份在《相约花戏楼》的某一期,蒋建国院长曾发布消息说要在5月份举办“首届黄梅戏演出季”,届时推出新编剧目《墙头马上》,当时我便暗暗打定主意要借此机会去一趟合肥,满足一下多年来走近黄梅戏的愿望,同时又在暗自着急,因为5月份工作正忙,恐怕脱不开身。苍天有眼,电话联系的结果是这次活动因故推迟到6月8日-12日进行,而我也正好只有6月7日-15日之间有点空闲,当时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我从未到过合肥,也与安徽没有丝毫关系,可自幼对黄梅戏的迷恋使我见到安徽人都会倍感亲切,合肥、安庆在我心中就像圣地一般。这次来合肥我怀揣三个愿望:看几场省黄的演出;去看望王冠亚老师;可能的话去一下安庆,我知道那里有菱湖、有黄梅阁、有凤英的塑像,真想去到她身边献上一束花,了却这多年来对她痴情向往的心愿。

6月9日中午到达合肥,朋友刻意将我安排在离安徽大剧院和省黄梅戏剧院都不远的和平国际大酒店,当时下着绵绵细雨,正是南方的梅雨季节,从北方远道而来的我呼吸着江南潮湿的空气,心中品味着那略带酸涩的甜蜜。趁朋友离开的一会儿,我撑着雨伞一路打听着来到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门前,这里似乎正在施工,不起眼的铁栏杆门和我想象中的黄梅戏剧院相去甚远,门边张贴的演出布告已被雨水打湿,但上面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还清晰可见。我心中一阵阵热辣辣的,却又恍若在梦中……,进去吗?可我又不知道去找谁,久久伫立门前,不愿离去。门卫大姐热情地上前来问我找谁,有什么事,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问她王冠亚老师是否住在这里,她告诉我王老师住在不远处的文化厅宿舍。我来到文化厅宿舍门口时已比刚才“老练”多了,打听清楚王老师的住所,却又不敢贸然前往,虽然我在两年前给他写过一封信,但一直未收到他的回音,不知他是否还记得起我。回到住所,朋友已在等候,带来晚上的戏票,并打算领我去转转看看合肥的市容,可我没有半点游玩的心情,只想尽快见到王冠亚老师。朋友帮我打听到王老的电话,拨通电话时,我心怦怦地几乎要跳出来,说明来意后,王老愉快地答应我来看他。

当我捧着一束鲜花站在王老师那狭小、拥挤的客厅兼书房时,抬头望见墙上挂满的严凤英的照片,禁不住痛哭失声,凤英啊,你让我想得好苦,今天,我终于看你来了,这是真的,不再是梦……,我对着她的遗像深深鞠躬,二十多年来的一片痴情,终于得以倾诉。

王老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我情绪慢慢平伏,然后坐下来促膝谈心。我谈了自己的来意,谈了多年来对凤英的爱,也谈了对王老的“恨”(是的,我敬重王冠亚老师,但也恨过他。我知道严凤英去世后,他一直独身一人承担着抚养两个孩子的重任,从心底敬佩他,在我心里,王冠亚与严凤英的爱情就象牛郎织女、七仙女与董永那样情深似海、忠贞不渝。可是当88年看了电视连续剧《严凤英》之后,我又曾一度恨过他。我觉得是他的软弱和不能给她心灵的抚慰才最后使严凤英走上绝路。如果他当时坚强一些,多给她些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也许中国的黄梅戏事业就不会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王老也同我谈了许多文革中与严凤英患难与共的经历,谈了电视剧《严凤英》的创作经过,为了剧作能顺利通过审查,他必须在自己的形象上做点自我牺牲,把他一个人的事分到“王冠亚”和“五伢子”两个形象身上。我们尽管是初识,却象是认识许久的老朋友,有诉不完的情、说不完的话……。谈话中,我环视着这间不大的书屋,我称它为“书屋”,因为这里除了书几乎没有别的,除了一个不大的电视和一台王老师用来写作的手提电脑外几乎没有什么现代化的东西。对这些,我倒是倍感亲切,越是这样,就越多地保留了严凤英的痕迹。王老戏称他的居住条件是“五十年不变”,我这才意识到这里就是严凤英曾经生活并最终离开的地方,王老表示尽管居住环境已远远落伍,但他还是不愿换房,不愿离开这里,我完全理解他的心情……。在恋恋不舍中离开那间清贫而又充实的书屋时,我知道,我还会再来的。

6月9日晚上,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现场的黄梅戏演出:“庆祝建党80周年黄梅戏青年演员演唱会”,过去只在电视和VCD光盘中见到的形象,今天活生生地站在面前,第一次离他们这么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舞台上的黄梅戏艺术。演出结束后,来到后台见到蒋建国院长和吴亚玲老师,他得知我是专程从河北赶来看演出的戏迷,非常高兴,约我第二天去他办公室取后面两天的戏票并参观黄梅戏剧院,这天晚上我激动得几乎彻夜未眠。

6月10日是星期日,黄梅戏演出休息一天。我原计划利用这一天去安庆,可朋友有事脱不开身不能陪我去,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去,苦苦劝阻,客随主便,我只好放弃,不再坚持。到现在我还在为这次未实现的安庆之行感到遗憾。不过,留点遗憾也未必是坏事,据说严凤英老家桐城的“严凤英纪念馆”已落成,来年找机会一起去还愿。(注:这一夙愿在三年后的2004年五一节终于得以实现)这天中午,我在房间看《相约花戏楼》(注:十多年前还没开始上网,黄梅戏的网络传播也没像现在这样便捷普及,我接触黄梅戏的渠道只有电视和广播,《相约花戏楼》是我每周必看的节目),竟意外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今年4月份,我给《相约花戏楼》栏目组写了一封信,谈了自己对栏目的看法,并提出几条改进意见,很快收到李季导演的回信,当时令我很受感动,没想到这一期《相约花戏楼》读了四封观众来信,第一封就是我的,还热情地约我有机会来《花戏楼》作客。天下真是“无巧不成书”,他们怎么知道,他们约的人此时就在合肥,就在他们身边。下午,我将这一消息告诉朋友,她也替我高兴,马上托人与《相约花戏楼》编导联系,12日上午,我便到安徽电视台会见了制片人和导演,这可是此行意外的收获(注:这年8月份还被他们邀请做为特约嘉宾参加了“相约花戏楼”第100期的拍摄,这是后话了,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1日晚上由吴亚玲、蒋建国、黄新德老师主演的《墙头马上》非常精彩。黄新德老师的表演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过去看到的黄老师几乎都是英俊小生的形象,这次却甘当配角,屈尊扮演了喜剧人物裴行俭,不过他把这个人物个性刻画得太到位了,简直是淋漓尽致,这个角色似乎比男主角更有戏,更需要演技,简直是非黄老师莫属,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黄老师的功底之深厚、戏路之宽广。散场之时已近10点钟,可我还是不愿回住所,总觉得有什么心愿未了,忽然萌发要去给蒋建国、吴亚玲献上一束鲜花祝贺演出成功的念头,心里这样想着,脚下已不由自主地向桐城路走去,无奈几个花店都已关门,大概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苍,竟真有一个花店老板未离去,一束纯洁的百合正能表达我此刻崇敬的心情。不过时间已晚,不忍心再去打扰他们,只拜托门卫大姐送上楼去……

12日下午再次拜访王冠亚老师时,我们已经是无话不谈的“老朋友”了,这次我们交流的内容更为广泛,从《墙头马上》谈到当前的黄梅戏现状,从黄梅戏表演谈到黄梅戏创作,也谈到严凤英的表演特色和《小辞店》中刘凤英的人物塑造,跟王老这样的艺术前辈交流真感到受益非浅……。晚上,再次观看《墙头马上》。我提前进入剧场,静静地坐在一旁看他们调光、布景,做演出前的准备工作,感到与黄梅戏如此贴近,内心无限满足。明天就要返程,真有些恋恋不舍,回顾几天来充实的经历,我默默感谢上苍对我的厚爱,感谢凤英在冥冥中给我的帮助……,难忘的合肥之行啊,我等了你二十多年,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再来的……

作者:幼侠   著名黄梅戏票友  2001年06月于河北省石家庄市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