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重温《徽州女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15]
好久没时间静下心来看戏,也好久没有想写点剧评的冲动了。1999年《徽州女人》来宁公演,有幸看了两场,亲睹了韩再芬的风采,印象深刻。光阴荏苒,时隔12年,在网上重温这出戏,感动不减当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整出戏的基调是灰色的,从剧情到舞台布景,都让人颇觉压抑沉重,偶尔的插科打诨和群舞也只是起调剂作用,不但不引人发笑甚至反衬了悲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首先说说舞美。今天看到的舞美还是应天齐的版画,非常喜欢。因为当初韩策划这出戏就是因看到版画而起灵感,先有画后有戏的制作流程是前无古人。版画那幽深的意境已与戏完美融合。后来两位主创绝裂,戏弃画不用,深为遗憾。人事复杂,二人恩怨观众难以判断是非,但戏还是很纯粹的艺术精品,凝聚着许多精英的心血智慧。

这出戏即使今天看来也还是独具品味,不落俗套的,十二年前当然立即在戏剧界引起轰动。韩再芬身担策划主演运作多重角色,与一般传统戏曲重情节不同,该戏情节极为简单,分为“嫁”“盼”“吟”“归”四幕,说的是一个女人出嫁后丈夫逃走,她三十几年如一日在夫家守候的故事。整出戏风格如散文诗水墨画,重意境、重心理刻画、重舞台呈现,同时由于题材的文化内涵深邃饱满,让观众获得新鲜审美体验的同时又有不尽回味,所以虽然情节简单,也不给人单调浮浅之感。在当年的黄梅戏甚至整个戏剧界都是颇具探索创新精神的佳作。能想到如此题材,能大胆地冲破传统黄梅戏舞台表演的窠臼,引入版画、舞蹈、话剧、电影蒙太奇等多种表现手法,来充实丰满舞台,并且融合较好,让人不觉生硬。从“韩小怪”到“韩大胆”,韩再芬的开拓和实践精神实在可佩,这也是每个剧种领军人物应该具备的精神。记得曾有记者问她对黄梅戏的前景如何看,她说自己这么多年坚守在黄梅戏舞台就是因为有着信念支撑。她认为戏曲也象人一样有年龄,京剧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已经臻于完善,现代人要做的主要是保护和传承,而黄梅戏是年轻的剧种,就象妙龄少女,含苞待放,正是需要大量汲取营养的时候,因此在保留传统精华的同时一定要改革创新,与时俱进,也正因她的年轻才更具包容性,更具发展潜力。对这点韩是坚信不移的,也一直在用自己的戏剧实践作着证明。

给人深刻印象的不仅是舞美,还有音乐。与传统黄梅音乐不同,出于剧情需要,该剧的背景音乐采用了交响电声,很好地烘托了或凝重或苍凉的戏剧气氛。许多人说黄梅是民间采茶调演变而来,其特点就是轻快淳朴,散发着泥土的芳香。而《徽州女人》太沉重了,有些“端着”,不太象黄梅了。个人以为,剧种固然有剧种的特色,但也不应拘泥。正如一位演员如果只会本色表演,不能塑造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那是称不上好演员的。黄梅戏在形成之初是民间小调,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审美的提升,早已从田间村头走进大城市且登堂入室,如果仍停留于《打猪草》《夫妻观灯》之类的小戏,远远不能适应时代需求,一定要能承载不同类型的题材和风格,方可不被时代淘汰,《徽州女人》正是在题材和风格上拓展了黄梅戏。

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韩再芬以该戏获得戏剧界最高奖梅花奖,是实至名归的。尽管在戏曲界知名度颇高,戏迷粉丝众多,但在很多人眼里,她是靠拍黄梅戏影视作品出名,多少借了大众传媒的光,且自小在剧团长大,没有进过正规戏曲院校,舞台表演是欠缺的。但是《徽》一出,很多专家观众刮目相看了,记得有舞蹈家惊讶于韩的表演,一个戏曲演员,怎么能把许多舞蹈动作做得那么好。其实我一直不赞同韩出名是靠长得漂亮,表演不如马兰唱不如吴琼的说法。舞台戏韩确实作品不多,但是许多文学家艺术家仅仅一部作品即可传世,何在多乎?一本《红楼梦》便造就了一门红学,谁敢说曹公不是大家?一出《徽州女人》也足以让许多轻视韩舞台表演的人噤口。公演两百多场,该剧毫无争议地跻身黄梅戏经典剧目之列。剧中韩再芬从十五岁的懵懂少女到五十岁的耄耋老妇,“嫁”的清纯娇憨、“盼”的执着深情、“吟”的悲苦无奈、“归”的恬静安然,都演绎得细腻到位。大段的唱、跳、台词,几乎是独角戏,很是考验演员的功力。没有多年的厚积薄发,年轻演员是难以完成的。偶然在电视中看过年轻演员的版本,举手投足一板一眼看似学得有模有样了,但总觉得形似而神不足,没有得其表演的精髓。表演这东东,是要有天赋的。马兰、韩再芬这类一上舞台就能光采照人颇具气场的角儿,往往是天赋极高,倒不一定是苦学苦练出来的。该戏是一出女人戏,表演上韩一人就占了百分之八十,留给男演员的空间很小。但记得当初在剧场,黄新德一人分饰“老秀才”和“男人”两角,刚出场便以韵味醇厚的唱腔赢得满堂喝彩,念做也是诙谐自如,如入无人之境。特别是那段“看故园风景仍是旧时样”,堪称余音绕梁。今天网上这一版本中饰老秀才和男人的,没看出是一人还是两人,虽不及黄老辣,表演唱也是不错的。

至于剧本题材,可探讨之处也很多,在公演之初是颇具争议的。一出戏能引起争议,也说明它探索性和包容性较强,才能吸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地评论。褒者认为该剧取材新颖,以如诗如画的手法,描绘了近代徽州地区一群女人的生存状态。清末民初,男人们冲脱封建家族束缚,外出寻找民主自由,亦或为了“求功名”,亦或为了做生意,成就了社会的变革,成就了徽商的辉煌,却也牺牲了一大批无辜妇女的青春,让如花生命在寂寞中枯萎凋零,作了旧制度的陪葬。该剧在批判封建社会吃人的同时,弘扬了民风的淳朴和中国妇女吃苦耐劳、清静自守、克己孝亲的崇高品格。贬方则认为,女人的守候是无意义的,是思想落后愚昧的表现,该剧没有批判反思女人悲剧产生的原因,唤醒人性的觉醒,而是以颂扬的态度,美化女人的宽厚忍耐,这是妇女解放的倒退。其实一出戏,能够让你从多角度去品味,就是有深度的。批判也好,赞扬也罢,该戏用艺术化的手法,唯美地忠实地向观众展现了徽州女人的生命状态和心理历程,发人深省,引人深思,就已达到了目的。而抛开政治标准,延伸地看,女人的善良坚强、为人着想、隐忍坚守精神,在浮躁的当今社会也未必不是值得提倡的。她也曾经想过要走出去,因担心“外面的世界太宽太大不安全”而作罢,但心里始终没有放下走出去的渴望,才有最后一幕里让养子好好读书将来接她出去见见世面的情节。我们不必批判她的软弱胆小,因为这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很多女人的心理。如鲁迅、胡适的原配一样活着的女人,在那个年代很具代表性。她们在家侍奉公婆,抚育子女,男人们在外早已另娶,她们却无怨无悔,默默维护一个家。你可以说她们愚昧可悲,但她们自有她们的甘苦悲喜,今人评判古人一定要考虑当时的环境,任何简单的褒贬都失之武断。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