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金星、关栋天演绎情感话剧三部曲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16]
“关爷演得太正了。虽然这两个角色的气质都与他很吻合,但是他没有调侃女性的经验……”

暧昧与尴尬

虽然一个跳舞,一个唱京戏,金星和关栋天却私交甚笃,两家经常往来。2011年的春节,两人聊天时想一起做点什么,结果决定演话剧——原因是跳舞和唱京戏都需要童子功,让金星唱京剧或者让关栋天跳舞,都不太可能。第一部戏《尴尬》2012年演出,讲的是两个中年人之间尴尬的情感牵扯,反响良好,2013年两人又排了《暧昧 》。明年还要排一部,剧名已经想好了,叫《悱恻》。三部话剧放在一起,金星觉得可以描述为“中年情感误区三部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尴尬和暧昧之间,金星不经意地出名了——“就是因为我上电视去参加《舞林大会》了,其实那也是一个与舞蹈相关的节目。”在她始终执著于舞台时,被认为“跨界”了。她不否认电视给她带来的高知名度,但是她更强调自己对舞台的热爱。“中国有个现象特别不好,就是出了名就什么事都要揽下来。如果我要去演电影,必须是我特别有感而发的角色。而不是为了让大家别忘了我啊。当然,如果我是演员,让我选择角色,我最想演的只有两个人物,赛金花和江青,我可以从女人的角度去剖析她们所处的历史位置……”

她早年拍过电影,感觉并不太愉快。当时还在泰国拍摄,扮演一个黑社会老大,“情绪刚起来,导演就停、Cut,很没有表演的连贯性……”

金星认为《暧昧》这出话剧,是通过两个时空——无论是80年前还是80年后的上海里的两个故事,折射出始终如一的社会环境——“这个社会环境把男性女性之间最本质的交流方式,文明地抹杀掉了。所以我们在提倡社会文明的同时,从动物性转化到人性上面的过程中,最本能的东西已经被包裹得不自然了。

“因此,要通过这个话剧,从荒诞的调侃中,呈现出来虽然是在哈哈大笑,但是之后理性思考,是在想男女之间暧昧的情感该怎么定位。”

换个通俗的说法,暧昧是女性的“维他命”。

“我觉得女性要是能准确捕捉到周围暧昧信息的话,其实很能调节自己的状态,时刻提醒着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金星认为自己是“暧昧高手”,“暧昧就是具有亲和力的眼神瞬间交会时想象一下,是他(她)……随后就立刻打住。”会五六门外语的金星在欧洲生活历练丰富。她认为,“浪漫的城市,必须要有暧昧的眼神。在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哪怕牵着妻子或女朋友的手,国外男人还是会很大方地跟路过的女性打招呼,美女,漂亮!”这就是浪漫都市的气质。

关栋天的情感经历相对平实。“我的生活中不存在暧昧这种关系,像大班他们这样的明星大腕出门都会带助理带保镖,而我出去是带管理的。”因此,“上面总会有人管着你跟着你,你想搞暧昧也没这个机会和空间。但没有了这个作案的时机和空间,反而心里面会有些向往,只能释放在舞台上了。”
西汶艺术网
他故作夸张道:“遗憾啊。”

金星说:“关爷演得太正了。虽然这两个角色的气质都与他很吻合,但是他没有调侃女性的经验……”起先,就先按照谢贤的路子去演,后来慢慢找到感觉了。

不过,学上海话方面,金星就没关栋天厉害了。“上海话是剧本要求的,所以必须说。我平时都挺自信的,一说上海话就紧张。我在上海生活了13年,我能听懂上海话但我不说,因为我觉得上海女人说上海话特别美特别温柔,我一个东北女人,就我这火爆脾气我不想糟蹋了上海话,还不如不说。但我演的时候就特别没自信。但关爷他一个武汉人上海话说得那么好,我真羡慕他。但是大家都说我就是不说话整个上海舞女的风韵我都能抓住……”

不做万金油

在话剧里,导演只是设定了人物性格和舞台走位,更多的细节要关栋天和金星自己去挖掘细节,落实人物的举手投足。金星对生活的敏锐观察令人信服。对于戏剧的意义,他俩的想法是“三观要正”:“上半场在天上,下半场啪嚓就摔地上了。”一晚上2小时里,就把不同时代,但是依然停留在社会底层、性格又极其扭曲的人物演绎得淋漓尽致。

第一幕,金星扮演上世纪十里洋场的红舞女。每天上场前,她就对自己说“金星不见了,舞女出现了。”于是,她的胯,下意识地往右边一倾,这就是舞女的基本形态。“你想一个舞女,她每天在舞厅里陪各种各样的男人跳舞。她跳了多年她很累啊。她自然就会弯曲,她的人生也就这样弯了。但是她并不是颓废的,她也很精致很优雅的,只是脊椎弯曲了。有这样的体态做主体,这个人物我就找到了。”
西汶艺术网
第二幕里,金星扮演了一位到风月场所打探女儿男友“人品”的社会哲学研究者。她全身几乎都特别讲究,上半身套装卡腰卡得特别有型,但是却穿了一双到脚踝的短筒尼龙丝袜。“这个小细节把她内心的瑕疵暴露了。她从头到脚几乎都对,但是只有这个地方出错了。在很小的细节方面就会暴露女人在生活中的感觉和性格上的弱点。”

下半场,女性的社会地位提高了,但是心理还是不平衡。研究社会哲学的学者,本来是去风月场所“评价”一个男人的,结果反被这个平时遭人轻贱的舞男“低估”,产生了更大的心理落差。因此,金星和关栋天一致认为,这出剧目是在探讨男权社会里女性的地位长期低落。金星说,“这两个不同的故事和人物背景中传达的信息就是,不管我们在现在还是以前,都生活在一个男权社会里。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我们女人哭着喊着要顶半边天,但那是男人让你去顶的。男权社会中很多游戏规则都是不能改变的,就像戏里老克勒是个好人,但却为了一个赌注就能去让他心中爱慕的舞女去跟任何人调侃,因为她是个舞女跟谁暧昧都可以,证实了整个社会的心态就是这样……”

金星的表演,还颠覆了子女平常对她的认识。“我排练的时候孩子正好放假,看完我排练以后两天没缓过劲来,她说妈妈你怎么这么十三点啊。我说妈妈塑造的人物十三点,而不是妈妈十三点。她说妈妈你那么正的一个人怎么会卖女儿呢?小儿子看完就说,哎呀妈妈你们成人的世界太猥琐了。我就跟他们说这是妈妈作为一个演员的职责,要塑造这样的人物形象,他们就慢慢开始理解了。”

“我觉得这样很好,带孩子来看戏,让他们在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大幕一拉开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妈妈,变成另外的一个人……”

“大家对剧本的社会价值观必须认可,否则这只是做了一件事儿,大家哈哈一笑,就完了。”

金星和关栋天日前做客新民艺谭时被问及是否还会去拍影视剧时,他们坚定地表示,“虽然可以演,但是我们热爱的是舞台,我们不想把自己变成万金油。”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