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茅威涛的每一块骨头都为了越剧而碎裂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30]
茅威涛非常喜欢好莱坞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在电影《林肯》中的一句台词,“我的每一块骨头都疲惫不堪”。

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共性——那些疲惫不堪的人,必定是有执念的人。谁耗尽了他们的精力?谁令他们的每一块骨头燃烧得通红,然后结成悬崖的形状,嶙峋而沉默。

这个世界,他们是为了理想而来,他们在精疲力竭仆倒之前,他们的骨头连同陨石一起碎裂之前,他们留给这个世界的姿势始终是迎风招展的,甚至比风还要迅捷,他们为了那个就要沸腾的滚烫的理想,跑得快要飞驰起来,风落在他们弹射出去的影子后面,发出不甘而绝望的闷吼。

茅威涛的每一块骨头都为了越剧而碎裂,而疲惫,而忧伤,而喜悦。她的骨头与她的声腔一样,布满迂回的曲线,有华丽的颜色,有殉道般坚硬的质地。

诗人说,从来没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茅威涛

【名家名片】

茅威涛

中国当代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文联副主席,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

作为中国当代越剧创新进程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茅威涛的表演风格融内心体验与程式化表现为一体,唱腔在继承尹派的基础上,注重发展,渐成一格。她擅长在舞台上塑造不同性格的角色,赋予越剧“女小生”以崭新的人文精神和行当魅力,深受广大观众的爱戴和专家学者的赞赏。作为一名有着良好艺术自觉和革新精神的舞台实践者、剧团管理者,茅威涛是引人注目的社会公众人物。

从艺以来,先后五次荣获中国文化部颁发的“文华表演奖”,首届中国戏剧奖·“梅花大奖”(三度梅),首届中国小百花越剧节金奖,首届中日戏剧友谊奖“主演奖”等当代戏剧界诸多最高奖项。1998年荣获全国百家“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2004年荣获全国30名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2005年当选浙江省首批特级专家,2010年荣获全国劳模与先进工作者称号。

我觉得越剧当下的问题不是声腔的问题,而是传统意义上表现出来的理念、美学,它得跟上这个时代

有人说,未来能不能把越剧的声腔慢慢改良?甚至有人提议唱普通话。越剧的问题是不是出在声腔上?我觉得不是声腔的问题,而是传统意义上传递出来的理念、美学,它得跟上这个时代。戏曲是从农业文明当中诞生出来的,它所有的解读,它的解读方式,在当下都遇到了问题。

比方说《江南好人》,我们用了一个类似李安《少年Pi》一样的寓言故事来表达人性的复杂,当我们试图摒弃落难公子中状元,私订终身后花园这种模式,找了个寓言式的故事——问题来了,那些狂热的戏迷看不懂了,而真正想要看寓言的人,他们并不是越剧的核心观众,他们会说,你不就是讲落难公子中状元嘛,他们根本不相信我们所要追求,所要呈现的已经不是农耕时代的越剧了,他们说,我们没兴趣看。

我的困惑就在这儿。

所以,我快得焦虑症了,白头发也长出来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头发白了许多,缘于心野。关于越剧,去重复、复制那些前面做过的东西,对我来说,我不感兴趣

近期我头发白了许多,缘于心野,不是野心。关于越剧,去重复、复制那些前面做过的东西,对我来说,我不感兴趣。

别人会说,茅威涛,她是不是不要中国戏曲里面那种根深蒂固的传统了?

这个误解由来已久。我深知,自己是一个对传统带有敬畏乃至膜拜之情的人,回顾以往我所创作的一系列作品,从最早的《五女拜寿》,到刚刚出炉的《江南好人》,京、昆、川等等各大中国传统戏曲剧种的精华,无不悄悄渗透在这些作品中,渐渐地化为、形成了越剧的表演程式。

就算在这次焕然一新的《江南好人》之后,我们依然会创作传统的越剧。重排《孔雀东南飞》,移植《牡丹亭》全本,我们会排得很唯美,很好看。但对我来说,打动我的那个东西还是没有抵达,只是唯美而已,形式的东西很好,但内心里,像《牡丹亭》那样的能打动你的人鬼情未了是什么?我始终在为未来的越剧做一种新的寻找。

对越剧而言,每隔十年——假如以十年为一个单元,我都会不拘一格地做一次很革命性的尝试。譬如前面提到的

《江南好人》,我们移植了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花了半年时间,做成了一部有争议的作品。在这个作品里面,唯有这一次,女小生茅威涛演了一个亦女亦男、雌雄同体的角色,来解读人性的善恶莫辨。

越剧的未来是什么?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适者生存,物种起源、进化的道理摆在那里,想来艺术也难逃脱吧。变革是必定的,不变的话,它真的有可能会消失,最后成为“秦砖汉瓦”式的博物馆艺术。

《江南好人》北京首场演出,引起了一些争议,引起了一些话题。这是意料之中的,我的内心反倒很平静,借用宋朝黄庭坚诗中的那句,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