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反映平民生活的评剧很吸引百姓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31]
评剧初创时期——“平腔梆子戏”时期,出现了“金(菊花)派”“倪(俊声)派”“张(凤楼)派”“金(开芳)派”等;“唐山落子”时期,又有“月(明珠)派”“金(开芳)派”;“奉子落子”时期,更有“花(连舫)派”“李(金顺)派”“芙(蓉草)派”“筱(桂花)派”“花(玉兰)派”“喜(彩春)派”诸派;后来,评剧打入京、津、沪等大都市,又相继出现了“评剧皇后”“白(玉霜与小白玉霜)派”“新(凤霞)派”“韩(少云)派”“鲜(灵霞)派”“刘(翠霞)派”“筱(俊亭)派”,以及评剧老生“马(泰)派”小生“刘(小楼)派”花脸“魏(荣元)派”等。

6月18日,沈阳市老北市剧场阔别观众30年之后重新开张,首位获得“三度梅”殊荣的评剧演员冯玉萍在这里举行专场演出。从清末唐山永盛茶园的“平腔梆子”,到如今剧场演出的《我那呼兰河》,恍惚之间,评剧已经唱走了一个世纪的岁月。时代大潮不断变幻,评剧仿佛总是举重若轻,用一个个平凡人物的形象来刻画一幅幅的时代记忆画卷,在五光十色的情节之中,蕴含着她对生活如火的热情,对处世哲学的独特理解,写平常事,立平常心,评古论今,虽不愠不火,却入木三分。

前世今生:百年韶华

“评剧”源起“莲花落”(也叫冀东秧歌戏),“莲花落”也叫“棉花落”、“年欢乐”,就是农民在农闲时或过年期间,以秧歌戏形式自娱自乐的一种文娱表现形式。它分单口、对口之称,后来在大户人家的婚丧嫁娶、生日满月时作为一种庆祝或挽祭活动的娱乐表演,来赚取些许钱财。由于莲花落越来越受冀东广大劳动人民的喜爱,就像现在的流行歌曲一样很快在农村普及。约在清光绪年间(公元1875年)出现了许多职业性的莲花落班社和专业的莲花落艺人,对口莲花落急速向拆出小戏过渡。1909年初,唐山市开明绅士王永富为满足日益增多的产业工人和底层市民文化生活的需要,在唐山铁路南厂工人的帮助下,在小山下坡建起了“永盛茶园”,茶园交由其子王凤亭经营。王凤亭于当年4月(农历三月初三)茶园竣工开业之际,邀请成兆才的“京东庆春平腔梆子班”来茶园常驻演出,大家把“莲花落”改称“唐山落子”,又叫“平腔梆子”。从此,“评剧”这个新兴剧种诞生了。农历三月初三,也就被定为评剧的诞生日,成兆才就是评剧的奠基人。

辛亥革命前后,成兆才等人又创作改编了一批借古讽今、具有民主意识的剧目,如《杜十娘》、《占花魁》、《雪玉冰霜》、《移花接木》、《王少安赶船》等,扩大了评剧的影响。1912年,李金顺、花连舫、白玉霜等女演员的加入,使评剧舞台更加色彩斑斓,她们竞相取长补短,创造出以李金顺、白玉霜、刘翠霞、爱莲君等人为主的评剧“四大流派”艺术。评剧皇后白玉霜把评剧带到上海的舞台以后,因为上演剧目多有“惩恶扬善”、“评古论今”的新意,唐山落子从此有了“评剧”的名字,银幕上也出现了第一个评剧艺术片——《海棠红》。评剧电影艺术片的出现,轰动了大江南北,新闻界首次把“评剧”的名称刊载于《大公报》。

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始后,倡导民主与科学,评剧界也为民请命,伸张正义,关注民间疾苦,创演了一批现实题材戏,如《枪毙高占英》(又名《杨三姐告状》)、《枪毙阎瑞生》、《枪毙驼龙》、《枪毙驼虎》等。评剧的演出阵地不断扩大,专演评剧的戏园子比比皆是,而且还进入了中国大戏院、北洋大戏院等大型剧场。从业人员也不断增多,许多京剧、梆子、文明戏演员都纷纷改行加入了评剧队伍。姊妹剧种演员的加盟,为评剧注入了活力,不仅扩大了演出剧目题材范围,也提高了评剧演员的业务素质。“七七事变”后,随着东北、华北军民的南迁西迁,评剧的影响渐至西北、中南、西南等地,抗战评剧、解放区评剧兴起。随着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不断展开,百姓流离失所,经济受到极大破坏,影响了评剧生存发展的土壤,造成了创作的萎缩,一时间评剧发展陷入了低谷。但老一辈的艺术家对评剧的前景始终充满希望,白玉霜说:“这个剧种具有充沛的生命力,它将来的发展是不可限量的。”
西汶艺术网
“一唱雄鸡天下白”,1949年新中国成立,评剧班社纷纷恢复和建立,评剧艺人在政治上翻身获得了新生,人才辈出。北京有小白玉霜,她把“白派”艺术发展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天津有鲜灵霞,她创造了高亢激昂的“鲜派”唱腔艺术;东北有花淑兰,她创造了美妙激越的“花派”艺术;新凤霞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新派”唱腔艺术;羊兰芬创造了独特的彩旦行当的艺术;韩少云创立了优美妩媚的韩派艺术;筱俊亭开创了老旦行当的筱派艺术;魏荣元改革了评剧男腔艺术,解决了男女声同唱的问题;李文芳、小玉芳、小花玉兰、喜彩苓、喜彩君、六岁红、莲小君等等也有自己的艺术特色……她们在《小女婿》、《刘巧儿》、《秦香莲》、《花为媒》、《包公三堪蝴蝶梦》、《卖油郎独占花魁》、《孔雀东南飞》、《莲花庵》、《茶瓶记》、《对花枪》、《白蛇传》等剧目中的表演艺术,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双百”方针指引下,党派了一大批新文艺工作者加入充实到评剧队伍中来,进行了大量的艺术改革和创作,并加工整理了众多评剧传统剧、历史剧、现代剧,并相继成立了中国评剧团、天津评剧院、沈阳评剧院等。这时,评剧团除在华北、东北地区广为流布外,中南、西北、西南的一些城市也有演出团体,它已成有广泛群众影响的戏曲剧种。

“文革”10年,评剧进入“沉寂期”。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评剧以善于反映现实生活和吸收新兴艺术元素的现代性艺术品格,迅速崛起。随着在评剧诞生地唐山几届评剧节的成功举办,评剧再展雄风,进入发展的“新时期”,全国各地的评剧新秀在党的培养哺育和在老一辈艺术家的传、帮、带之下,茁壮的成长起来,使许多流派艺术有了继承人。电视、网络等新兴传播方式迅速兴起,文化环境发生了变迁,与其他戏曲剧种一样,评剧受到冲击,进入“不适应期”,“振兴”之声此起彼伏,然而新媒体造成了冲击,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评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获得者刘萍老师说,“(电视)虽然带来了冲击,但也起到了推动作用,评剧应该与时俱进。”

白话唱腔:吸引百姓

评剧的故亊都曾经以各种说唱形式在民间得到过广泛的流传,几乎是妇孺皆知,比如:小姑贤、小借年、小老妈、桃花庵,回杯记,茶瓶计、珍珠衫,花为媒、杜十娘,打狗劝夫、人面桃花等,评剧把这些通俗的故亊搬上了戏曲舞台,用戏剧演出形式把这些故事淋漓尽致的展现,它们以明丽的乡村田园风光为背景,用民歌的抒情曲调描绘了乡村人民的婚姻事件,最后也在男女的恋爱和婚姻关系上取得了大团圆的结局,以普通的农家小院代替了曾经的豪门贵族或书香门第,用乡村青年男女取代古时的小姐相公,总体上是才子佳人的结构模式。成兆才创作的《花为媒》时,正是清末民初,婚姻自主、恋爱自由的观念已开始慢慢向社会渗透,尤其是被广大市民及青年学生们普遍接受。《花为媒》中的父母都是很讲民主的。阮妈去张家提亲时,五可之母孙氏说道:“我们虽然愿意,可是作不了主,必须小姐愿意才行,以免后来瞒怨我们呀,我说女儿呀,阮妈说的你愿意不呀?”阮妈至王家提亲,王俊卿之母张翠娥也说道:“但有一件,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我得与我儿子商量商量。”当王俊卿提出不要张五可而要他表姐李月娥时,其母便顺从他的心意,让阮妈去李家提亲。在成兆才的剧本中出现开明民主的父母和追求自主婚姻的青年男女,正是源于父母包办婚姻的状况已经改变的婚嫁共识。

由于历史较短,又受剧目题材的局限,所以评剧没有像京、梆大剧种那样具有驾驭反映帝王将相生活和政治斗争、军事斗争重大内容的能力,多以反映下层官吏、市民阶层、农民阶层的生活为主,为老百姓诉求心中理想,在舞台上惩奸除恶,匡扶正义。《杨三姐告状》是评剧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作品主要讲述了杨三娥为姐姐报仇洗冤的故事。人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箴言,杨三姐得到了这样一个结局但是不能算作圆满,因为即使惩治了高占英也仍然换不回姐姐的生命,但是当人们看到杨三姐不顾自己的年龄、性别、家庭乃至生命为姐姐报仇洗冤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人类应该有的善良、勇敢、智慧以至那份姊妹同胞的至深亲情,从内心深处达到了情感认同,这台戏也就圆满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