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二人台”不是“二人转”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31]
“二人台”不是“二人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宋代词人蒋捷,曾作过一首“一剪梅”《舟过吴江》:“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容与泰娘娇。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我很喜欢这首词,认为其中的樱桃、芭蕉之美,倒在其次;美在看见路边的野花(如“秋娘”、“泰娘”)时,作者春心虽乱,却不去管那些路边的野花,只顾将思念家妻的一番离愁,写得是红绿相间、字字含情。难怪人们常常要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久别胜新婚”了。

闲来无事,小憇阳台。品茗,上网,晒太阳,独乐,不亦乐乎?

网上知海瑾兄带阳高二人台艺术团赴呼和浩特演出,想起当年阳高之行,得诗二首,寄之。

(1)致伊人

人生无常却又长,常对春风话未央。长发萧萧无人剪,伊人相思在井旁。

(2)致海瑾兄

兵要常练练,刀要常磨磨,字要常写写,人要常亲亲。

--呵呵,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普天之下,哪里才能真正安下我这一颗心呢?笑一笑,想一想,自问:我的归宿之地,会不会是山西阳高呢?--不会;会不会是蒙古呢?--呵呵,有可能。
西汶艺术网
冥冥中,总觉得自己离不了蒙古,离不了草原。总觉得自己还要走一回西口。

不过,那一定是“贵人”的走西口哦...呵呵。

(二)

信步至此,便说说“走西口”,说一说“二人台”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很早以前,山西过年过节或农闲的时候,人们便聚在一起,或在屋内、院落、村头,或在地摊上相聚演唱一种“打坐腔”--这些人,既不装扮,也不表演,只是坐在那儿,唱一些民间小曲、小调,像《过大年》、《刮大风》,这就是最早的“二人台”了。

到了清朝中期,这种“打坐腔”吸收了秧歌、高跷、旱船、道情的营养,加上了舞蹈动作,有了专门的“旦”、“丑”两种角色,开始了独特的“一进一退式”的表演。过年过节时,人们围着火龙,看“转火龙”,这种带演员、乐队的“打坐腔”,便演化成了“玩艺儿”,也可以称为“二人班”。

清代光绪年间,由于山西连年遭灾,晋西北的老百姓被迫“走西口”。

据阿宝介绍:“公认的西口是位于山西、内蒙古交界处的右玉县的长城险关杀虎口(离山西阳高很近,原来叫‘杀胡口’,清朝时为了民族团结改了名字)。从明清时期开始,不少山西人为了生计,开始走过到内蒙古西部谋生,称为走西口。山西人‘走西口’,约从明代中期开始,其高潮出现于明末清初,直到清朝末年,前后经历了大约三百年的历史。不过走西口后来成为一种泛称,山陕甘冀各省的老百姓去内蒙古做生意和逃荒都叫走西口。”
西汶艺术网
走西口的过程,也是成千上万的贫苦农民苦中做乐的过程,他们啍着“道路歌”、“受苦歌”和“思念歌”,奔走在西行古道上,用家乡的小曲、小调来倾诉他们的不幸遭遇和思乡之情。于是,苦难催生了一种完整的、全新的艺术形式:“二人台”就这样诞生了。它结合了蒙古族演唱风格,和戏剧化妆技术,开始在晋西北、内蒙古西南部、陕西榆林、河北张家口一带,尉然成风。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