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细说吕剧《大染坊》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3]
“当‘英雄主义’逐渐在我们的时代成为词典里几行苍白文字,当曾经的苦难正史逐渐被‘手撕鬼子’这种浪漫武侠主义侵略。我不想了解哈姆莱特的纠结与麦克白的挣扎,我只想知道自己脚下这片土地怎么了,缺失了哪些血性与道义,哪怕那种热血往事只能通过舞台进行缅怀。‘不屈不挠草民众,才是世代中国魂’,推荐吕剧《大染坊》。”

看完《大染坊》,我在微博上敲下这样一段话。

这是一部荡气回肠的现代戏、一曲慷慨激昂的草根赞歌。昨日的创伤离我们越来越远,人心的冷漠如今却随处可见。当我们的大脑“内存”被各种“负能量”的暗面信息侵占,一个缺失信仰的社会,需要英雄主义的烛照来帮我们点燃一丝温暖、找回一缕感动,甚至铺上一层精神底气。

断裂、寻找与重建

主题带来的发散性思考

看完吕剧《大染坊》后,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一部根据同名小说及电视剧改编而成的现代戏,相对于小说及电视剧版的曲折剧情,吕剧版做了一些情节上的修剪。去掉主角陈寿亭的个人奋斗史,将焦点集中在七七事变前后他与日本商人之间在商战中的斗智斗勇。最后,陈寿亭实业强国的梦想在日军攻打济南、时任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弃城逃跑中破碎。

与小说及电视剧版最后陈寿亭闻听韩复榘弃城而逃,面对国家覆亡他大吐一口鲜血便戛然而止的“开放式”结尾不同,吕剧版将其改编为日军侵占济南后,陈寿亭付之一炬炸掉了自己的染厂,与日军同归于尽。或许小说及电视剧版的结尾更为耐人寻味,但放之戏曲舞台,或许少了悲壮感,而吕剧版的结局虽有拔高人物之嫌,但巧在一些细节的穿插完好服务于人物塑造,使得这一结尾并不刻意,反而增强了震撼力。(后面会有章节细谈)

从这样一个故事轮廓来看,它还是传统戏曲舞台一以贯之的手法,黑白分明色彩单一。不着力于挖掘人物本身的复杂性,只着力描写身处乱世的人面对沧桑巨变发出的“仰天长啸一声叹”。那个时代的血脉,不能说今天已被完全被切断,但至少已不再敏感。在一个英雄主义被渐渐稀释的时代,在一个苦难史被肤浅戏说的时代,这部戏的意义在于一定程度上唤醒了民族意识与文化认同。它像一支兴奋剂,刺向我们麻木的肉体。

近些年,从彭宇案到小悦悦事件,再到不久前的摔童事件。每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人都想捶胸顿足发声慨叹:“我们的国家怎么了?!中国人怎么了?!”人情的冷漠、道德的危机与社会责任感的麻木,如附骨之疽带来前所未有的危害。这种精神的断裂与缺失,其实也是一场文化认同危机。虽然我们从小开始被不断灌输爱国主义教育,而当我们的民族精神开始流亡、传统文化的善恶概念开始流失,又怎样产生文化认同感,并由此爱国、爱家与爱人?

陈寅恪先生曾经呼吁“国可亡,而史不可灭”。的确,史不可灭更不可忘。然而享乐主义盛行的年代,历史记忆的断裂与娱乐文化的掌舵,把我们推向迷茫的险境。寻找民族意识的“母体”与重建民族精神,从骨头里生长出的认同感,会让我们清醒、坚强与温暖。

也许吕剧《大染坊》本身的思想价值有限,仅是曲“似曾相识”的草根赞歌。但在缺乏英雄的时代里,它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道义与血性,这些在我们心理结构中永远不能断代与缺席的精神承接。

戏外乱弹

“山东好汉”:值得推广的地域文化形象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孔老夫子“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有言在先,施耐庵随其后,挥毫泼墨为我们描绘了重情重义的一众梁山好汉。自古以来,齐鲁文化熏陶下的山东人,一个“义”字成为他们的主要性格标签。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人们对山东汉子的整体印象仿佛并不是儒雅的文士,而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好汉”,可见《水浒传》的民间影响有多大。

在吕剧《大染坊》中,主角陈寿亭有两处唱段出现这种“山东性格”的唱词,“是爷们儿骨头能断不能弯,山东人凭骨气撑起头上一片天”、“山东汉断首不断膝盖骨,缺吃不缺头七斤。”平心而论,初看时我觉得编剧有些刻意为之,但仔细回味中,却觉得这是那片土地上的人不由自主的“文化记忆”。所以,有人会说“好汉山东”已成为齐鲁大地的地域文化形象。当这种鲜明性、独有性的“群体性格”成为当地文化印迹,它的文化识别度、感染力与认同感都将增高。

所以,尽管没有戏台上常见的儿女情长,吕剧《大染坊》依旧用“山东性格”给我们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难能可贵的是,用山东本土地方戏演绎山东人、山东事,并折射这种弥足珍贵的地域文化形象,这是该剧的亮点。近些年,很多地方剧种在剧目打造上花费心思不少,或者追求宏大叙事,或者追求愉悦视听,然而能够结合自身特色,在表演输出之外附加地方文化输出的又有几何?故而,《大染坊》是属于山东的,也只有山东剧种才能完好赋予它生动鲜明的艺术感染力。

我们常说文化自信,但文化自信是建立于文化认同的基础之上。我相信吕剧《大染坊》的创作团队是怀有强烈文化认同的,所以作品中会无意识地体现山东人的群体性格“密码”,而正是这份独有性,使这部作品的艺术价值更为纯粹。

从立身处事必先讲道义的儒家思想来看,吕剧《大染坊》有走得更远的理由;从文化自信与文化传播的角度来看,吕剧《大染坊》则更应当仁不让走出山东。(未完待续)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