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浅谈黄梅戏《天仙配》唱腔及表演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5]
中国的戏剧文化博大精深,有京剧、越剧、评剧 、豫剧、黄梅戏这五大剧种,除此之外,各种小剧种也各有特色,自成体系。在这五大剧种中,我最喜爱的当属黄梅戏了。

黄梅戏发源于湖北、安徽、江西三省交界处黄梅多云山,与鄂东和赣东北的采茶戏同出一源,其最初形式是湖北黄梅一带的采茶歌。黄梅戏用安庆语言念唱,唱腔淳朴流畅,以明快抒情见长,具有丰富的表现力;黄梅戏的表演质朴细致,以真实活泼著称。 黄梅戏来自于民间,雅俗共赏、怡情悦性,她以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清新的乡土风味感染观众。

黄梅戏以抒情见长,韵味丰富、优美、动听,其唱腔如行云流水,委婉清新、细腻动人,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且通俗易懂,易于普及,深受各地人民群众的喜爱。黄梅戏唱腔属板式变化体,有花腔、彩腔、主调三大腔系。花腔以演小戏为主,其曲调健康、朴实、明快、优美,表演形式活泼欢快,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民歌小调色彩。彩腔,也称打彩调,是黄梅戏班社职业化后,因常被演员用来向观众“讨彩”而得名。其曲调欢快、流畅,在花腔小戏中曾广泛使用。主调,又称正腔,系黄梅戏中传统正本大戏里常用的唱腔。有平词、火攻、二行、三行等。其中平词是正本戏中最主要的唱腔,曲调严肃庄重、优美大方,常用于大段叙述、抒情,听起来委婉悠扬。
西汶艺术网
《天仙配》是黄梅戏的经典剧目,那么多版本中要属严凤英和王少舫演出的那部最为著名。相信绝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天仙配》的著名词段“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这段词朗朗上口,深受人们喜爱。

严凤英和王少舫都是黄梅戏的著名演员,《天仙配》是他们的代表作品,他们在其中的唱腔和表演都很成功。

严凤英的唱腔,首先贯穿着一个“情”字,在深入把握人物性格、测度具体戏剧情境后,以声传情,以情带声,即所谓“洞达事物之情状”,“发古人之喜怒哀乐,忧悲愉快”,也是李渔所指出的“唱曲宜有曲情”,有了“情”才能“变死音为活曲,化歌者为文人”。 例如:在“路遇”那场戏中,她的唱腔流露出的是娇羞和自信。她本是仙女下凡,所以有美貌有能力,而她现在是向一个陌生男子表达爱意,所以她又得表现出娇羞的一面。这其中,当董永问“但不知大姐家住哪里,要往哪道而去?”这个意外的问题时,她立马回答了“我本住在蓬莱村”一句。如果她那时答不出来,或者答迟了,都要露出马脚。前半句七仙女的心情有点发慌,因为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而她也没有事先考虑好。后半句则是撒谎,谎撒得比较圆满,还带着有几分自我欣赏的情绪。撒谎--心慌--自我欣赏,她正是在把握了特定情境和七仙女欲爱还羞的情感基础上,完满地处理了这一句以及这一段唱腔。再如“分别”一场中,“董郎昏迷在荒郊,哭得七女泪如涛”两句,严凤英的理解是好像压在肚子里的一肚子苦水,一下突破了一个缺口,迸发出来,所以感情是非常激动的;而对于“你我夫妻多和好,我怎忍心将你抛”两句,虽然也是悲恸的,但这里表现的更加平稳些、缠绵些,这样才好表示她和董永夫妇恩爱的感情。理解得如此深入,唱出后才十分打动人心,唱腔才有了灵魂,有了魅力。

王少舫的唱腔则浑厚大方,洒脱奔放。 他善于从人物出发,抓住唱词所引喻的情节,运用情绪上的起伏多变、声音上的刚柔相济,以达到绘声绘色、神形皆备的境地。例如:董永一出场,有一大段唱,就是“董永卖身”。这一段唱腔,是以黄梅戏的主调平词为基调,中间糅合了散板、哭腔和彩腔等乐句而组成的。节奏缓慢,旋律婉转,曲调深沉,表现出了他悲痛的心情。而在“路遇”那场戏中,“含悲忍泪往前走”一句,他唱来平缓而起,气如游丝,又如低回流水,仅仅用声音就准确而充分地表现出董永上工前哀怨悲伤的心情。又如在“龙归大海鸟入林”这段唱里,他非常生动地描绘了董永百日长工期满后和七仙女一起回转家门时不能抑制的欢乐心情。这一段在悲剧性高潮即将到来之前的唱腔,作了引人入胜的渲染,为后面暴风雨似的跌宕准备了鲜明的对比。王少舫在第二句“董永今日回家门”和第六句“朝朝暮暮不离分”的后面加了一个语气助词“哪”。在这里,旋律有力的切分节奏,加上他富于激情和弹性的演唱,使唱腔闪烁着更加动人的光彩。这一段只有十句唱词,他唱得有节奏、有层次,达到了动人心弦的地步。

除了唱腔,他们在戏中的表演也很出众。戏曲演员表演的根本任务是塑造人物形象,而要塑造好人物形象,必须对所演人物的性格、感情深入发掘,并转化为舞台动作。发掘得越深,表演得越细腻,越趋近“传神”的境界。在这出戏中,七仙女敢于从天上私自下凡,并且向一个陌生男子提出婚姻大事,而且在这过程中她也运用了一些巧妙的方法让董永娶了她,后面又能沉着应对傅员外的刁难,所以她应该是一个大胆聪明,热情能干的姑娘。严凤英抓住了七仙女的性格特点,所以表演出来很有内涵。而王少舫饰演的董永表现出来的则是那种老实憨厚的形象。一开始卖身的那段,王少舫通过对人物心理的透视和剖析,细致入微地表达了董永哀伤、痛苦的感情,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受尽财主压榨的忠厚、善良的青年农民形象,听后不禁使人潸然落泪。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坦尼斯拉夫斯基说:“凡是没有感觉到和所扮演的角色相类似的活的情感,是说不上真正的艺术创造的。”而在《天仙配》中主演们都抓住了所表演角色的各个方面的特点,才使得它那么成功,受到人们的欢迎。 不过戏曲表演不仅需要深入体验角色的感情世界,还需要借助独特的表现手法--程式--将人物性格与感情再现出来。为了达到这点,严凤英除了向昆剧、京剧等积淀丰厚的戏曲学习借鉴,以丰富自己的表演手段外,还回到人物性格,以人物性格为依据,创造性地运用程式,让程式为表现人物服务,程式是手段,演活人物是目的。而王少舫则是一方面在充分挖掘人物性格的基础上,打破行当的限制,细致地刻画人物,例如演董永,在行当上属于小生,但王少舫并没按小生的套路去演,而是力求“传神”,将他善良、憨厚的贫苦农民的形象,刻画得极为真实;另一方面他以自己的外形条件(包括嗓音)改造人物,使所演的人物向自己的形象靠拢。  他们精彩的唱腔使得我们从中直接领悟到人物身份、性格和情感,足以“使观听者如在目前,谛听忘倦”,仅仅靠声音,就把人们带入了丰富多彩的艺术世界。再配上他们精湛的表演,更是使得这版《天仙配》成为经典。如果我们想要体会黄梅戏的博大精深,那么一定不能错过这个。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