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生代演员精彩演绎《南柯梦》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8]
“梦了为觉,情了为佛”。四百年前,在写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昆曲《牡丹亭》后,晚明戏剧家汤显祖又写下了另一部昆曲――《南柯梦》,而这部立意高远的戏未像《牡丹亭》一样演出频频,它如匣中之玉一般,带着几分清高的自许,目下无尘,甚至近百年来,从未进行过全本舞台呈现。难怪国宝级昆曲大师蔡正仁说:“这回算是补了百年空缺。”

他说的“这回”,是指此次由江苏省昆剧院联袂台湾金牌制作团队,费时四年磨成,即将于8月9日、10日在天津大剧院上演的传奇昆曲大戏《南柯梦》。

“在汤氏作品中最为高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明代著名剧作家汤显祖,因《牡丹亭》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一生创作了五部剧作:《紫箫记》、《紫钗记》、《牡丹亭》、《邯郸记》以及这本《南柯梦》,后面四部,即是著名的“临川四梦”。

史料记载,写毕《牡丹亭》后,汤显祖痛丧爱子,不得而知这是不是他的悟道契机,但两年后完稿的《南柯梦》,主旨发生了转变,自此,“情至”开始转向“情了”。故事中,男主人公淳于棼,酒醉后梦入大槐安国,在历经了与瑶芳公主奉旨成婚,官场得意后,宦海沉浮、妻死子散,最终大梦初醒,立地禅悟,出家成佛。

这篇改编自《南柯太守传》的昆曲文本,已将原先对于官场政治的讽刺转变成对于“情”的讨论,在汤显祖看来,唯有“情至”才能“情了”,即所谓“梦了为觉,情了为佛”。汤显祖用戏剧让人们看清了“情”的痴妄无明,以至于民国著名戏曲学者吴梅做出了如此评价:《南柯梦》在汤氏作品中“最为高贵”,“乃为度世之作”。

顶级制作打造昆剧精品

“它就像一根难啃的骨头,演员陌生,戏迷也陌生,排起来特别费劲。如果没有一定的胆略,下定决心,是做不成的。”《南柯梦》的艺术总监蔡正仁如是感慨道。

事实上,这部戏策划于2008年,四年的艰苦磨砺,让《南柯梦》在文化产业化、快餐化盛行的今天,显得有些另类。

翻开制作团队名单,可以看到这样一些名字:“巾生大师”蔡正仁出任艺术总监,并与“旦角祭酒”张继青共同担任演员指导,台湾当代著名导演王嘉明担任导演,国际大奖获得者黄怡儒出任舞美设计,亚洲顶级服装师赖宣吾承担服装设计,张继青御用司笛孙建安负责音乐设计。强强联合的阵容,显示出制作团队当初的立誓――“要打造出一台昆曲精品”。

以创意、灵感著称的导演王嘉明,被称为“剧场顽童”,此次,面对有六百年历史的昆曲,他却显得毕恭毕敬,“不论文本还是表演,昆曲都有着太严谨讲究,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致敬和尊重。”

而在视觉处理上,王嘉明加入了更多当代人的理解。舞台上,依旧是一桌二椅,不同的是,二十根间隔有序的巨型木桩取代了二道幕,每根单独升降,对此,导演王嘉明解释,“因为场景很多,木桩的流动就好像每个空间都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水。”舞台后方,是一张弧形透光背板,中间有道裂缝,被导演戏称为“时光裂缝”,“仿佛所有抽象的意念都从那里渗出来,塑造隐约的意象。”在这块背板上,王嘉明将以光影氛围制造剪接感,呼应人生无常的浮光掠影。交错的斑驳动态和不同的人生景色,是王嘉明导演《南柯梦》的表达,他说,“要先看到‘诸色’,之后才能了解‘皆空’”。

新生代演员精彩演绎

在金牌班底的保驾护航下,此次《南柯梦》的男女主演是花样年纪便一崭头角的苏昆新生代演员施夏明、单雯。2006年,年未弱冠的他们,曾一起出演了田沁鑫执导的昆曲《1699桃花扇》。而这次,蔡正仁、张继青的亲自指导,对他们而言,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历练。

英俊帅气的施夏明,演惯了文质彬彬、完美无瑕的痴情小生,面对贪杯、风流的《南柯梦》主人公淳于棼,施夏明直言:“我一开始真是挺讨厌这个角色的。”在蔡正仁的不断调教,众人的不断鞭策下,施夏明努力寻找着淳于棼的人物质感,“他也是情痴,但这个人物更加真实。”施夏明的破茧成蝶是在一次正式彩排之中。那晚,全剧进行到最后一幕,施夏明静静站在舞台最前方,缓缓露出一抹大彻大悟后的微笑。“那一刻我知道我真正在角色里了,我能感觉到淳于棼的存在。”施夏明说,淳于棼就是个再真实不过的平凡人,只是他遇到了一般人不会遇上的特殊待遇,淳于棼的表现也是一般人对于情感、欲望以及对权力的需要,他只是顺服地接受了命运所安排下的际遇。

相对于《南柯梦》中凡人淳于棼的真实、有瑕疵,梦境中的蚁国仙女瑶芳公主即是神话式的存在,婀娜动人,善良美好。饰演瑶芳公主的单雯,相仿于剧中人物,今年刚满24岁的她,青春靓丽,清纯可人。生于昆曲世家,嗓子扮相各方面条件都让人惊艳的她早早就拜入张继青门下,成为最后一个入室弟子。

谈及此次《南柯梦》,单雯用瑶芳公主病逝前一段名为“集贤宾”的曲牌做了例子,“《牡丹亭》中杜丽娘离世前唱的也是‘集贤宾’,如何区分呢?”单雯解释道,杜丽娘离开人间前并非绝望,那段梦使她有了盼望,所以咬字要轻软缠绵。而瑶芳公主,在世时已完成了嫁夫生子等大事,临走时也必有更多不舍,更多焦急,“要展现出不舍的情绪,唱法上是音先出字后出。”一个唱段,一句一字,让人看出指导教师张继青的严谨,以及单雯一丝不苟的临摹。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