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冠亚兄葬礼追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8]
4月16日清晨7时不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我从晨梦中惊醒。贴耳一听,是小凤打来的,心中当即涌过一阵不祥,这么早来电话,莫非王冠亚兄……。

果然!

———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冠亚兄走完了八十四年人生旅程,在医院溘然长逝。

据小凤说,13日中午,王老还吃了碗饭,谁知下午突感呼吸困难,紧接被送进医院,经通宵抢救,终于回天乏术,于凌晨5点30分心脏停止跳动。

“他走的平静,安详,按您以往的吩咐,我尽快把这消息通知您。”小凤的话低沉平缓,显然是怕噩耗让我感到突然、震惊,从而引起身体不适。但从她的语调中,我仍听出了尽力掩饰的哀伤,包括对熟悉的长者难抑的凄楚。

我一时哽咽难言,只是简单问了下后事的料理。她告诉我,按王老生前嘱咐,身后一切从简,不设灵堂,不摆花圈,不按俗规搞悼念活动。小亚小英兄弟决定尊重老人遗愿。此外,考虑到各方因素,打算举办一个小规模遗体告别式,具体情况另告。通话临尾小凤特别叮嘱我:“您老年龄大了,心脏又不好,千万别从南京赶来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就在此前不久的3月29日,我和济霖等三位年轻朋友去合肥时,特地到王老家看望过他,当时他已卧床不起多日,言语困难,只是思维倒还正常,见我们去,显得相当高兴,特别是北京“嘟嘟妈妈”女士的小儿子现场演唱京剧《搜孤救孤》时,王老满面笑容,几次从被子中探出手来作击掌称赞状,年轻朋友春耕曲展示专为王老精心制做的剪纸作品时,王老亦欣喜不已,一时间在场众人均被其欢乐情绪所感染。陪同在旁的小凤再三惊叹:老人家好多日子没这样高兴过了。

这次见面也留下点后憾——以往我每次去探望时,都会为他拍照留影,唯独这次见其仰面卧榻,举止不便,我几次想开包取相机,终因怕影响病者形象而罢。谁知仅隔半月,斯人遽然作古,此次一别,竟成永诀,是日未能替王老拍下生前最后一组照片,诚莫大之憾事。

其实,这次探访所见,当时在我心头上已蒙上一层不祥阴影,预感王老恐已来日无多。予我印象最深的是告辞的那一刻,当我在他耳畔再三祝他早日康复、并称尽快会再来看望他时,全然没见往日那种微笑,却在其眼神中读到了某些异样信号——那是一种听命于天的无奈,万事皆空的释然,以及久卧病榻之后期待解脱的祈求……。出门之后,我黯然良久。

虽此,我还是没想到冠亚兄竟然走得如此之快。

4月16日午间得悉,将于18日在合肥殡仪馆举行“王冠亚先生遗体告别式”。我当即委请邢济霖先生在网上代订去合肥动车车票,后因虑及抵达时间恐赶不上葬礼,不得不再请济霖退掉车票,最终决定由我女婿驾车送我去合肥。我夫人和冠亚兄很熟,执意偕我同去送冠亚兄最后一程。

作为冠亚兄生前友好,奉上何物作为丧仪颇费了我一番踌躇,几经考虑,决定送一张冠亚兄生前放大照片供小亚兄妹等留念为宜。遂在2010年4月28日合肥大蜀山陵园严凤英碑石安放纪念仪式上为冠亚兄所拍的照片中选出一幅,然后去相馆洗印放大为16吋。照片上冠亚兄身著兰色西服,胸佩松柏紫花,面迎阳光,满脸灿笑,形象儒雅开朗,予人印象特深。

18日凌晨5时许,驱车从南京出发,抵合肥正值交通早高峰,混于密集车流中一时难辨去向,数次向路人打听殡馆所在,所答均语焉不详,幸赖车载GPS准确导航,于8时正抵达合肥殡仪馆。经问讯得知冠亚兄遗体告别式在1号大厅举行。

1号厅建筑规模颇大,由于距规定时间还有一小时,厅前广场空无一人,老远即望见厅门上方黑底黄边横幅上的一行白色大字“永远怀念王冠亚先生”,一见此景,不由令人悲从中来。

近前发现,门厅正中立有长方形精緻标牌一幅,上列“中国剧协”、“安徽省文联”、“安徽省剧协”、“安徽省黄梅剧院”、“安庆市文联”、“安庆市文化局”、“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安庆市黄梅戏会馆”、“安庆市戏迷联谊会”、“安徽严凤英黄梅戏剧社”等十追思单位名称。显然,上述十家单位为尊重逝者后事从简遗愿,未派专人前来吊唁 ,特以共同列名追思形式表示悼念。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