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军旅话剧的主流价值取向与展望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1]
军旅话剧对于先进文化的引领、对部队建设的发展功不可没。优秀的军旅话剧除拥有公认的“戏剧之美”之外,更承担着国家文化、军事文化与战略上的使命担当。因此,我们还可以说:在浩如烟海的军旅话剧作品中积淀着几代军旅话剧人对生活、对生命、对信仰、对艺术的迷恋、尊重、坚守与膜拜。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早在红军初创时期,军队就有官兵们自编自导自演的戏剧活动,聂荣臻、陈光、罗瑞卿等很多将领都曾粉墨登场在剧中饰演角色,毛泽东、朱德也多次到场观看演出,与官兵百姓同乐,周恩来还曾亲自修改剧本,指导排练。1934年的秋天,红军长征离开江西苏区前的一个晚上,瞿秋白带领留守处文艺演出队整整演了一个晚上,红军艺术家们将在井冈山地区开展革命工作时期创作的5个最经典的话剧逐一演给老区人民。在我军的文艺史上,这是一次最为悲壮的演出,万千观众冒雨观看,谁也不肯离去。演出结束不久,根据地便被敌人占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抗日战争的爆发促使左翼戏剧家投身根据地,军队戏剧加入了左翼戏剧的元素,加入了以知名文艺家为代表的专业人士的创作,加入了根据地的泥土芳香,随之产生了许多优秀的戏剧作品,如丁玲的《重逢》、姚仲明、陈波儿的《同志,你走错了路》以及《粮食》《十六条枪》《李国瑞》等。

“战争年代的军旅话剧主要是配合部队政治宣传,发动民众,不仅是文化活动,更是一场场战斗,我们带着手榴弹上台,随时准备着牺牲,这是在今天无法想象的……”(胡可)抗战时期的延安文化界戏剧演出不断,各地八路军、新四军中也活跃着多支剧团、演出队,《放下你的鞭子》等剧目极受欢迎。

新中国成立后,军队话剧发展很快,大批优秀戏剧人才云集军队院团,创作出了《万水千山》《霓虹灯下的哨兵》《东进东进》等一大批优秀剧目。新时期以来,军旅话剧更是优秀剧目迭出,从内容到形式都取得了突破,涌现出一大批优秀剧作家、优秀导演和优秀演员,代表剧目如《WM我们》《凯旋在子夜》《李大钊》《天边有一簇圣火》《洗礼》《厄尔尼诺现象》《虎踞钟山》《桃花谣》《黄土谣》《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生命档案》《生命高度》《红帆》《天籁》《马蹄声碎》《我在天堂等你》等,一大批优秀剧目以其选材清新、意蕴深远、结构独特、手法新颖而广受好评,不断获得国家级大奖,军旅话剧成为新时期戏剧方阵中的一支重要方面军,实际上撑起了当今中国话剧的“半壁江山”,引起了全国戏剧界的关注和热议。

军旅话剧秉承了中国话剧的现实主义创作传统,大气雄浑,厚重阳刚,具有独特的审美追求和艺术品格。在社会生活多元化、艺术多元化的今天,军旅话剧以强烈的使命感坚守阵地,以充沛的生命激情高唱时代主旋律,坚守和弘扬我们时代的主流价值观,艺术上勇于创新,显示出良好的发展态势,进一步发展的空间仍然很大。当今,人们对部队建设的关注度大大提高,对充满革命英雄主义、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军事题材作品,尤其是直面反映新军事变革及武器装备变化的作品十分关注,因而军旅话剧的每一场演出几乎全都吸引着观众的视线。

去年,总政话剧团以三台主旋律话剧登陆上海,一票难求的盛况恐不是单一个案。今年北京海淀区的青年戏剧节早在半年前就向总政话剧团发出了邀请,有偿参演三台大戏和一台小品精品晚会,如能成行,这将又是军旅话剧进入市场运作的一次新的实践。由此不难看出,关于主旋律话剧走不了市场的预言不攻自破。当然,军旅话剧也不像有的人想象的那样,只是展现英雄的壮举,只是喊出响亮的口号。《生命档案》讲述的是一个有关信仰与生命的现代寓言;《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则引申出我们党对自身及民族命运的思考……在当前军旅戏剧的人物长廊里,一个个有血有肉、呼之欲出的人物及其他们的人生命运、生命价值已为大众广泛接受,这里面有伟人也有普通士兵,他们通过舞台走进了观众的心灵,并最终站立在一个国家的荣誉体系之中。创作的繁荣与发展也带来了批评体系的建构,数十年的行进与磨炼让军旅话剧在观念上、艺术上不断地破袭与重塑,泪水与汗水换来的是好戏连台、佳作迭出。

如此看来,军旅话剧的生态似乎风调雨顺,但作为话剧人的我们却丝毫不能见好就收,不能总是在盘点我们历史上有些什么,更应该思考我们现在还有些什么?将来还会有什么?当下军旅话剧如何进一步发展,我个人认为有几个重要问题值得思考:

一是正面反映当下新军事变革、积极进行军事斗争准备、正面塑造一线作战部队官兵形象的军旅话剧较少,亟待取得突破。由于种种复杂的主客观原因,这一领域的创作一直较为薄弱,一些创作人员知难而退,选择绕道而行,或“厚古薄今”转向历史,搞革命历史题材;或采用侧面写、迂回写的方法避重就轻。以艺术的方式表现当今中国最具前沿性的军队建设与军队发展,是时代对军旅话剧的召唤,也是军队戏剧工作者责无旁贷的责任,这条路绕不开,也不能绕开。今后我们还需要在这个领域下大力气,大胆出击,寻求历史性突破。

二是艺术上的全方位创新探索还须进一步强化与深化。艺术永远需要探索创新,不仅形式手段等技术层面上要创新,要让戏剧跟上时代,跟上观众的审美需求,内容上如思想深度、人物形象的深度塑造方面也要探索创新。面对新军事变革的大潮,我们不能再满足于写写基层官兵如何“养猪种菜”,那些为这个变革付出心血的高端军事家、科研人才能否进入我们的视野,变成我们军旅戏剧人物长廊里崭新的形象呢?我军高层将领、军中精英如何面对未来战争的种种尖端性课题?这些应对挑战的新型军人形象能否进入我们的作品?同时,艺术上的探索创新也包括对各种体裁、各种样式、各种类型的话剧探索,如反映军队生活的喜剧一直缺少大作力作,表现军事题材的小剧场话剧一直数量较少,质量不高。这些都需要寻求新的突破。

三是创作人才方面急需补充新鲜血液。目前,全军文艺团体在一线担任话剧编剧、导演、舞美设计的主创人员普遍在50岁以上,50岁以下的优秀中青年编导、舞美人才不多,长此下去军旅话剧会出现人才断档、青黄不接的情况,需要下大力气发现和培养,解决这一问题。

总之,于部队、于社会、于时代、于使命,军旅话剧人任重道远,军旅话剧还需要一次凤凰涅槃式的浴火再生,期待我们以新的姿态,创造出新的辉煌。

(作者为总政话剧团团长)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