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张充和与沈传芷及沈尹默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3]
和充和老人聊天,常常都是从茶几上的书本引出即兴话题。

那天去看她,小几上摆着一摞跟昆曲有关的书。有青春版《牡丹亭》的演出报道结集,还有一本由俞振飞题名,名为《姹紫嫣红:昆事图录》。翻到其中“张家四杰”一节,正收录了他们张家四姐妹―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与昆曲结缘的故事,还有姐妹们各自在昆曲舞台上的演出剧照(据张先生说:三姐兆和其实没有唱过昆曲,戏倒是懂得很多,只是各种谈昆曲的书里都爱这么写―“张家四杰”)。看着那些蛾眉淡妆、婀娜多姿的身段姿容,陈年的黑白图片上似袅起一缕缕兰菊的馨香,我便和张先生谈起了她生命中另一个重要东西―昆曲。

张先生喝一口淡茶,慢慢说道:“我学曲学得很晚。小时候读的是家里的私学,十六岁才正式进学堂―进的就是我父亲在苏州办的‘乐益女中’,那时候我的几个姐姐都上大学去了,家中女孩子就剩下我,我就开始跟着学校的昆曲课听昆曲、学昆曲―那时候我父亲的学校是开昆曲课的,一个星期上几次课,有专门的老师教,几个学生一起学。慢慢就觉得不够了,父亲便单独给我请老师。我的昆曲老师姓沈,名叫沈传芷,我唤他沈先生、沈老师,是昆曲界‘传’字辈的名角儿……”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笑了:“又是一个‘沈’―张先生你注意过么?你生命中有好几位‘沈先生’,都跟你最重要的经历有关。”

张先生眼睛一亮:“哎哟,真的哟,他们都是姓沈哟!”

“哎哟,又有鬼哟!”我几乎忍不住就要学着她的口气,可是我把话咽住了。

她微笑着又沉入了回忆之中:“这位沈老师什么都会,小生、冠生、正旦、花旦、小旦的戏,他都会唱,就是不唱老生。他教我的时候,其实还不到三十岁。”

我问:“那时候昆曲的演出,很兴盛么?”
西汶艺术网
“其实也不。那年月,上海舞台上唱昆曲的,只有传字辈的一个班,在‘大世界’演出。战前那几年,就开始不太有戏唱了。苏州离上海近,我父亲就请他们过来教曲。沈老师先在苏州教,后来又到青岛去教。我有两个暑假就专门跑到青岛去,跟沈老师学戏。先学唱,再学表演。一个戏要学好几个礼拜呢。那时青岛唱昆曲的人很多,第一年我跟我弟弟张宗和一起去,他也学戏,住在太平路海边一座别墅里。第二年跟青岛的曲友熟了,就住在一个孙姓朋友家里。那时候,家里请了笛师,听曲唱曲,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

我说:“我记得从哪一篇文章里读过―有一段时间,你夜夜坐在苏州拙政园的兰舟上唱昆曲。”

她笑笑:“是孙康宜的文章吧?有意思的是,战前那几年,我常在拙政园那条船上唱戏,战后呢,我又回到拙政园,却是在那里教书―那时候的‘社会教育学院’设在那里,我是代我弟弟宗和的课,在那里教书。”

话说到这里,被一个电话打断了。这是另一位“沈先生”―沈尹默先生的儿子,越洋打来的电话,请张充和帮助读校刻在古棺上的一段沈尹默墨迹的拓片。张先生帮着辨识出了好几个漫漶不清的字眼,其中两个字眼,却实在无以确认。 “这是至少经了三次手的拓上再拓,走样了。”放下电话,张充和轻轻叹了一口气,“沈先生的这个小儿子姓褚,没跟沈先生姓,跟生父的姓,却跟沈先生最为亲近。”

她随后道出了另一段沈尹默的辛酸故事:“沈先生的第二个太太褚保权没生孩子,这个儿子是她的侄子,抱过来的时候已经十几岁了,后来他亲眼目击了‘文革’红卫兵的残忍冷酷。那时候,沈先生天天在挨批,戴着一千七百度的近视镜爬上爬下地应付批斗。怕自己的书法文字惹祸,就叮嘱年少的儿子,让他把家里藏的自己的所有书法纸张全部放到澡盆里,淹糜淹烂了,再让他趁着天黑蹬自行车出门,偷偷把这些烂纸张甩到苏州河里去。沈先生这个儿子现在想起来,就心痛得要出血―沈先生多少宝贵的书法作品,都是这样亲自经过他的手,毁在那个年月里了!所以,他现在要编沈先生的书法全集,见到父亲的任何一点遗墨遗迹都不放过,拼了命似的四出搜求……”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