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徽州往事》60场巡演,一个戏剧事件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3]
《徽州往事》,再芬黄梅艺术剧院继《徽州女人》之后又一部以黄梅戏来表现徽文化的舞台剧目,该剧自2012年底在安庆、合肥试映后即引起广泛关注,作曲家时白林老人观后大赞:非常好的原创剧!非常难得!

《徽州往事》主创大受鼓舞并及时听取各方意见,再历数月精修精排,于5月1日至4日安庆复演,并在5月3日请来各界人士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徽州往事》之夜”。

5月15日,《徽州往事》将开拔深圳,开启全国60场大型巡演的序幕。

王延松,《徽州往事》的导演,“中国十大话剧导演”之一,他是中国第一届话剧金狮奖获得者,曾给北京人艺、天津人艺等著名艺术团队导过各类话剧、音乐剧三十多部,《原野》、《雷雨》、《日出》的新解读版本、《搭错车》等都是他的经典剧作。最近,他在安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从导演角度聊聊关于《徽州往事》一些事。

韩再芬,汉子一样的女艺术家

我认识韩再芬已有十几年了,当初,我是想把她改造成中国最优秀的音乐剧演员,结果她却把我改造成黄梅戏导演。我请她演过一部话剧《白门柳》,她很聪明,自己亲自涉水,去寻找话剧和戏剧的不同在哪里,好在哪里,互相结合的话会怎么样,她有了深切的个人的认知。也因此,对我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一天,突然好大的一个纸箱子寄到我北京的家里,里面包括各种黄梅戏音像资料、曲谱复印件、大量的早期磁带、她演的剧目碟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韩再芬是个太好的舞台剧演员,这个女人象个男人、哥们一样,话不多,可是有抱负,是一名真正内心有追求的艺术家,我愿意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再芬黄梅这几年做了大量的夯实基础工作,戏剧就是角儿的戏剧,就是要把金字塔的底座尽量做实。再芬很务实,做了不一定说,一层一层往上搭建,让团队里所有人的潜力都有自己的发展空间。作为一个艺术表演团队,要靠什么?靠好的剧目,好的剧本、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再芬这几年不余遗力,反复寻找,找好的剧本,我们希望下一步还有合作,其实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设想。再芬黄梅,她们已有一个这样越来越完整越完美的剧院,会被同行业越来越看重。这个团队,跟别人已不一样。他们更开放更包容,对自己的使命感更清晰,对他们的方向抱有更豁达更乐观的态度,因此,当他们投入到每天的工作中,就非常认真和积极,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精气神与一般的团队是不一样的。

话剧导演VS原创黄梅戏《徽州往事》

每个剧种都有很特殊的形式。我很清醒我是来导黄梅戏的,这部戏,故事很曲折,它比普通的黄梅戏故事的情节容量大,可能这部戏,过去能演两到三部黄梅戏。在情节上很有挑战性,悬念很足,情节设置很好。编剧谢熹有极强的编剧创作能力,他用一种非常自觉的写法,节奏快,有丰富的故事性,让人看得过瘾。黄梅戏用歌舞演故事,演这么多,比较挑战,但编剧想了很多办法,提供了大量的、可供二度创作的选材。
西汶艺术网
戏曲是综合性很强的艺术,黄梅戏和音乐剧一样。《徽州往事》的内容比传统的剧目丰富,本身的故事很多,我们强调要把故事演得很动人,用了大量的时间,用音乐树立起人物,让演员寻找真情实感,不仅要有招式,更重要的是丰富的内心活动。把人物在故事里面应有的情感演绎出来。韩再芬无疑非常优秀,自己的演绎经验很丰富,在舞台上有感情,有丰富的内心活动,一目了然,不是程式化的招式。这出戏,韩再芬被要求哭多少,她马上就有。还有马自俊、刘国平两个男演员,从初排到修排,他们在对角色的塑造上都有全面的提高,有很大的改变,令人欣喜。

《徽州往事》,一戏一格

这次《徽州往事》用一个老调讲一个新的故事,新旧是可以友好相处的。在研究了黄梅戏叙事特点以后,我发现唱词很上口,真情实感扑面而来。严凤英的表现风格,就是真切,非常生活、饱满,跟观众没有距离,息息相同,这些东西也是我们做话剧的人每天都在研究的东西。戏剧演员,有音乐有节奏,有程式化的非常美感的东西。我是搭着戏曲的规律,寻找一种两极嫁接。

一戏一格,是个别的,才是完美的,这一直是我的方法。我从音乐写作提出要求,给出很大的空间,很明确的方向。陈儒林,作为老作曲家,有宝贵的传统,也有可贵的创新,音乐这次非常美。他在黄梅戏音乐传承基础上,有自己的创意,用老的办法表达新的剧本,他也找到了一戏一格的路径。所以,大家在一起做出来一部剧,不是天上掉馅饼,每个人都走过一个探索的磕磕绊绊的路,都有一个过程。这个特别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

《徽州往事》60场巡演,一个戏剧事件

《徽州往事》在初演之后,郑重地征集了各方意见然后加以修排,文本越来越坚实。以前争议颇大的第三幕,经过修排后,有很大的变化,更加好看,更加饱满,到了第四幕,就具有合理性的爆发力,会让观众非常满足。

作为舞台剧的创作者们,对自己不断提出要求,以至不断地修复完善直至完美,这也正是舞台剧的魅力所在。

《徽州往事》将开始全国60场的巡演,这本身就是一个戏剧事件。令人非常激动和期待!

《徽州往事》导演手记

《徽州往事》的叙事尽管以敦厚的怀念开场,但故事的迅速展开却充满诡异与不安。一个平凡女子的故事,折射出一个曾经动乱的时代缩影。这不仅是舞美样式的整体意象,也是建立戏剧演出艺术完整性的文学根基。

动荡年代种种令人不安的往事,尽管残酷、荒诞,也比不上人的内心更加荒芜可怕。正如一个女人一生不得不隐姓埋名,因为她始终都不能够找到真正的自己。尽管这个女人本来美丽、聪慧、情感充沛,也只能为今天的我们留下这样令人唏嘘、伤感的故事。这是我对《徽州往事》黄梅音乐的叙事张力以及女主人公情感幅度的总体要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不希望背离那些约定俗成的黄梅调,而要强调一种叫做“音乐与戏剧的关系”,就是说,我们要追求这部黄梅戏独有的,尽可能为《徽州往事》创作出音乐与戏剧完美平衡的好方案。创作就是寻找,在寻找好的内容的同时建立起好的形式。立即投入到一场又一场音乐与戏剧种种可能发生的情景交融的状态中,答案就在眼前。

她能选择的是自己内心里一直以来的一个念想。她心存的光亮只是那个徽州时代给女人留下的、在今天看来也许有着明显历史局限性的情感状态——她要活出原来自己的日子。至于男人并不重要,因为这个女人已经没有爱情可言。“问自己”就是要唱出这样的心声。“向內观,走向光明”是我们所能采取的积极的人文主义立场。

“舒香出走”,是《徽州往事》演出艺术完整性的最终诉求。这样一个心存光亮的女人承载了浓重的、带有徽州旧时代种种文化印记的、抑或是一种穿越时代的心理仪式,这层层铺排开来的仪式只属于她生命里的一种美的盼望,一种近乎死亡图腾的生命景象。我想,这时候人们将不再关心她到底去了哪里。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