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江苏省苏州昆剧院王芳副院长采访录音稿(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4]
苏州昆剧院王芳副院长采访录音稿(下)

采访时间:2013年8月7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地点:苏州市平江区校场桥路9号
西汶艺术网
采访人:带队老师赵厚均、队员唐佩璇、田藏藏

受访人:王芳(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副院长)

整理人:昆曲梦之队 田藏藏

以下录音稿中王为王芳院长,赵为赵厚均老师,昆曲梦之队队员简称为问。

赵:我们昨天和传习所的顾笃璜老先生聊了一上午,他是直接指导04版《长生殿》的老前辈, 他对唐明皇的表演不是很满意。

王:顾老要求比较高,他看得多,见识广,看东西眼睛很犀利。作为我们的老团长,对我们教导颇多。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不是帮唐明皇(的扮演者),再出这样一个角色也很难了。出人才的条件是多方面的,天赋、勤奋和机遇,缺一不可。还有很多辅助因素,包括背后默默培养的老师。顾老是当初招我们这一代人进入昆曲界的前辈,为我们排过很多戏,比如苏剧《五姑娘》,退休后还为我们指导过《长生殿》,包括我的《白兔记》《满床笏》。他排的戏和别人很不同,比较质朴和传统。当时他们说顾老师很传统,恰恰相反,顾老师非常创新。顾老觉得很多人不懂创新,不懂什么样的昆曲是好的,还不如原汁原味保留它。有足够的能力再去谈创新,比如我最有感受的是,我的《白兔记·养子》,在我之前都不是这样演的。台上推磨,有可看的磨台,有把杆。当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台湾的演出方来看我们彩排,顾老在一旁指导,看到磨台上的把杆在表演时观感不是很好而且对演员有所妨碍,顾老就建议去掉实物,虚拟动作,可以将磨台无限放大。从这以后,我们都按照顾老的建议去演这出戏。

赵:另外顾老谈到《长生殿》的服饰,人间的服饰一定要合传统,天上的就可任意创新,最后的效果是比传统还传统,反响非常好。

王:当时叶锦添设计的时候,顾老就和他强调过,人间的一定要走传统道路,鬼和仙就去创新。叶锦添也非常有才华,最后的扮相非常精美。我们6月20号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的演出,本来三晚上演完的戏只演了一晚,观众大呼不过瘾,后面很多精彩的部分都没看到。

赵:折子戏有折子戏的利弊,在展现精华部分的同时也导致了戏曲的不完整。

王:我们自己也在青春版《牡丹亭》后反思,原来的戏都是几十出。当时的观众对昆曲太了解了,他们深谙整个故事脉络。他们就看戏的精华,而且看每个演员演这个精华的不同,这就是折子戏得以流传的原因。现在的观众已经断层了,对昆曲十分陌生,再演折子,一般的观众就不爱看了。他们觉得故事没头没尾,却在台上表演半天。但戏曲就好在这,剖析人物的内心,一会想去一会不想去,最简单的一个上楼梯的动作,半个月似乎还没上。人物内心每个波动的细节都被剖析开来,这就是戏曲精华所在。但同时对现在快节奏的观众来说,觉得故事看着不完整没有意思。所以现在我们采取了不同的应对策略,倒过来,演一本戏,让观众对整个故事有个大概的了解,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展示昆曲的艺术。这样才能吸引很多新的观众进来。

赵:苏昆这里的商业演出最成功的可能就是青春版《牡丹亭》了,还有中日版的《牡丹亭》,这两版牡丹亭的国际影响力非常大。青春版《牡丹亭》名声大噪,激起来很多观众的热情,尤其是青年人。后来又有08年坂东的《牡丹亭》。今年春节的时候曾赴法国连演七天,场场爆满。
西汶艺术网
王:虽然两版《牡丹亭》我都没有完全进入,但去整体还是能看到在政府的支持下,昆曲正好处于兴起的状态。另外名人的加入带来的号召力,包括他们自己去学校办讲座进行宣传,引起很大的反响。我们《牡丹亭》主要走学校的路线。在北大和香港中文大学每年都有相关的讲座,白先勇老师去演讲,青年演员配合讲座的进行演出等等。

赵:这的确对培养青年的观众是很有效果的。像《长生殿》最近几年很少全本演出了。上昆他们在10年曾经全本演出四天,但之后就没有了。

王:三本的演出几乎已经没有了。他们当年是不同的演员每天表演一本,三代人演四本。后来他们是演上下本,有时候只演一本。连演四天,演员队伍很庞大,精力投入非常大。我们这苏昆版的《长生殿》三本只有一套班子,不作变动。虽然演员很辛苦,但对整个表演效果很有利,可以从人演到鬼再演到仙。所以我就和演唐明皇的赵老师说,真的很过瘾,你可以从谈恋爱演到老死到成仙。年龄跨度很大,演员的能量展示很丰满。

问:苏州作为昆曲的一个发源地,相比浙昆、省昆等地,这里的观众群体和文化土壤是否对昆曲的发展传承更加有利呢?

王:我觉得我们处在苏州,最有利的地方是这里的语言。我们现在的念白会有人说太苏了,我也不会辩白,其实我们不是苏州韵,不是苏白,而是中州韵。比如“原来姹紫嫣红开遍”的“原”字,苏州话和普通话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发音,但中州韵中和了两种发音。观众都以为昆曲念白是苏州话,其实不完全是,中州韵的运用让昆曲的表演韵味十足。北方没有入声字,尖团音、四声在昆曲里特别考究,清曲唱出来很好听。当然我们这里的氛围孕育出来的人和北方人很多不同之处,虽然苏州的观众不像北方观众对昆曲那样热情,苏州人看昆曲时始终很冷静,不会再表演中途做任何表示,看完才会鼓掌。新苏州人喜欢昆曲也只有精英阶层。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