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匠心独运的轻松悲剧——观潮剧《井边会》有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6]
匠心独运的轻松悲剧——观潮剧《井边会》有感

悲剧,是富有深度和内涵的,常常使人为剧中人的命运而哭泣。

潮剧折子戏《井边会》描写的是战乱时,李三娘到井边浮水,陌路偶遇亲生儿子。但碍于贫富悬殊,贵贱不别,不敢相认。三娘只得咬指写血书,马前赠水,托咬脐送往太原寻夫问子。此剧既是正剧,也是一出悲剧。这悲剧有别于其它悲剧之处就是剧中出现了两个小人物老王、九成。这两个小人物虽是剧中的配角,却是亮点。当观众随着剧中主要人物李三娘的命运而悲痛时候,他们会穿插进去,搞几个谐趣横生的表演动作,把观众从悲痛中释放出来。当观众掉眼泪的时候,他们会说上几句幽默诙谐的道白,化悲为喜,使观众破涕为笑。这是编导者的妙笔。

看过《井边会》的观众一定记得里边的这些情节:李三娘与刘咬脐陌路偶遇,李三娘哀哀泣诉牵动人们的心,也使刘咬脐从惊疑中苦苦思索,渐渐断写眼前的妇人就是自己的生身之母,刚想上前相认的时候,老王、九成意味深长地“嘎”了一声,这一声像一锤重音,敲击在戏中人和观众的心扉上,顿使人惊觉起来,猛省到这位衣衫褴褛的妇人和这位金盔银铠的小将军原来存在着一条不容逾越的鸿沟。在这里,编导者不是平庸地让人物站在两厢一掬同情之泪,或作扼腕叹息之状,而是采用喜剧手段,用这个丑角幽默诙谐的夸张处理,把人物从情拉回到理(剧中朝代的封建等级关系)上来,突出了主要人物李三娘咫尺天涯欲认不能的悲惨境地。这一重笔,不是游离于矛盾之外的卖俏取宠,而是在一个总的艺术处理中,从背面着色,去衬托、突出戏剧氛围,因此,它犹如一把盐撒落在火上,在人物和观众的炽热情感中,立即哗啦噼哩地燃烧起来。

在传统剧目中,不少次要角色常常被冷落在一边,成为没有实感的活道具,《井边会》却不落窠臼地在人物性格特征和思想感情的刻划上下功夫,并且给予不同的表现色彩。所以,这两个小人物成为矛盾冲突展开的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如像李三娘咬指写下血书,借凭着哀怨凄楚的戏文曲调,运用哀鸣似的声腔,如泣如诉般唱彻悲情,正与台下观众产生共鸣、潸然泪下时,老王上前劝她回去,以免惹小将军伤心。九成则说:“是啊,我家小将军是个有心人,代你传书,也无与你讨个利市。”貌似无谓的打诨,实则是抓住人物所处的社会地位,极其洗炼地在这个军中行伍的身上,添加生动有趣的一笔。而这“利市”(酒钱)二字,竟勾起了三娘以“清泉当酒赠马前”的舞台行动,以及刘咬脐跪地接饮,迂回婉转地暗示了自己饮水思源不忘娘亲之意。令人在听了九成的话乒,笑声未出,热泪已经盈眶,对剧情的发展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悲剧的基础定悲,但随着剧情发展,有时悲中蕴含着喜,悲与喜两种元素并存在互济,以喜克悲,以乐克哀,观众看后悲而不伤,更加适合人们的审美意趣。编导者精妙运用了解对立统一规律,使主要人物与次要人物的表演创作恰到好处。戏中虽然反覆出现悲剧与喜剧的东西,并没有损害剧中应有感情气氛和舞台节奏,相反,倒是加强和突出了矛盾的主要方面,使这个戏更加真切自然,有血有肉,富有感染力、震撼力。这不能不说是编导者的匠心独运。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