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淑琴视皮影如生命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9]
王淑琴与丈夫崔永平是一对北京西派皮影艺术家夫妇,从事皮影戏50年,也爱了皮影50年,并于近花甲之年,办起了中国第一家皮影艺术博物馆,有藏品13万余件。今年是该博物馆开馆的第9个年头,而令人惋惜的是,崔老已于今年5月9日逝世。如今,该博物馆的现状如何?王淑琴一人将如何挑起守护皮影的大任?其博物馆未来之路如何走?……带着这一连串的疑问,记者探访了北京崔永平皮影艺术博物馆。

8月下旬,虽然已经过了立秋,但是北京依旧炎热,记者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后终于来到通州区马驹桥金桥花园,小区里没什么人行走,环境很差,每走几步就有垃圾堆放。当记者来到16号楼4单元时,看到单元门口立着4块牌子:北京崔永平皮影艺术博物馆、中国皮影博物苑,以及中英文对照的简单介绍。走进去,楼道口有一个简易小木屋,玻璃窗上写着“售票处”,门票价格一栏的10元经笔涂抹变成了30元。

北京崔永平皮影艺术博物馆就藏在这幢橙红色住宅楼的一层,敲开其中一扇门,王淑琴热情地把记者迎进屋内,她用地道的北京腔向记者介绍到,一层原有三套居室,不过250平米,一套是自己的家,另两套便是博物馆,自丈夫崔永平逝世,她即为馆主。“虽然崔老师走了,但是我感觉他还在我身边。”她哽咽着说,“现在,皮影艺术博物馆有很多问题急需解决,比如,场地尚小;很多藏品都压在箱底,需要尽快梳理、展出;每一件藏品都有一个背后故事,需要进一步整理;需要有更多人来关注皮影艺术,传承、保护这门艺术……但是,我个人的能力很有限,还需要政府和相关部门,以及大众的共同努力。”

小卢浮宫

王淑琴一边介绍着家里的情况,一边拉起记者去旁边的博物馆参观,一进门,打开灯,她拉开一个抽屉,看向记者说:“你买张门票吧。”也许是因为经济压力大,所有参观博物馆的人都被要求买票,她觉得要让博物馆生存下去,每一张门票都很重要。

然后,她带领记者参观博物馆,并一一讲解。当记者举起相机拍照时,她指着“禁止拍照”的牌子说:“还是别照相了,如果需要(我)提供照片,50元一张。”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放下相机,记者环顾这个中国第一家皮影艺术博物馆,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却细致地布置了8个展厅。第一展厅介绍了2000多年前,祖先发明制作皮影戏的整个过程。展柜里摆放着各种用于制作皮影的动物皮:牛皮、驴皮、羊皮、马皮……“因为各地饲养的家畜不一样,所以各地的皮影材质都不相同。一般北方多采用驴皮,所以叫‘驴皮影儿’;南方多水牛,称作‘牛娃子’。制作皮影,首先要练就绘画的本事,在纸上先白描出皮影的形象。然后挑选出好的皮子,再把白描的图案刻在皮子上。每个皮影都要经过好几千刀的雕琢,才能成型。最后,用颜料在皮子的正反两面上颜色。”王淑琴一边讲一边给记者看3000刀皮影和5000刀皮影的对比,以体会制作皮影的辛苦。

第二展厅展示的是皮影戏汇演说明书、照片和表演皮影戏的小舞台。“这些说明书和照片都是崔老师亲自设计布置的。在小舞台旁边摆放着各个时期的照明设备——煤油灯、蜡烛、汽油灯、电灯……照明设备的变更陪伴着皮影艺术不断地向前发展。”王淑琴说。

走到第二展厅的尽头,便是狭长的第三展厅。这里有一面“皮影人头墙”。墙上排列了500多个皮影人物头像,个个盔发别致、忠恶分明。王淑琴介绍道,这面墙上聚集了中国戏曲的生、旦、净、末、丑各个行当,不同性别、年龄的戏曲人物,堪称世界“独此一家”。其中,生、旦角色都用阳刻手法,以表现其文雅秀丽;花脸和丑角,则多采用阴刻手法,以利于勾勒出面部形态。
西汶艺术网
第四展厅设置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细心的人会发现水池和水龙头藏在展品之间——这里原来是厨房,这个小小的空间陈列着中国皮影戏演出伴奏的乐器和录音设备。第五展厅里展出的是青海、宁夏、甘肃、湖北等地的皮影,各地的风土人情,通过一组组的生活化的皮影场景活脱脱地展现在世人的眼前。

来到第六展厅,王淑琴面带微笑地说,这里收藏了一些珍品,比如明清时期的皮影人、头、身和布景,此外,还集中显示了一些另类的皮影品种:“白茬”是皮影的半成品,指的是刻制之后上色之前的本色皮影;“熏皮影”是一种特殊的加工工艺,传说古人在刻制皮影的过程中,屋内生着火,此时来了访客,主人连忙招待,却没有发现屋内的烟囱堵塞了,待到送走客人,制作室内已经被烟熏了;“灰皮影”专指明清时期,供达官贵人收藏观赏,却从不用于表演的皮影,这些皮影在皮子的本色上,略施粉黛,摆脱了皮影以往浓妆重彩的视觉形象,它适应了当时有钱的皮影“票友”们的欣赏品位,在中国皮影史上形成一道另类风景。

第七展厅被王淑琴形容为“开会”,这里云集了陕北、陕南、山东、四川、河北、湖北、东北等地的地方皮影。而第八展厅则是一个表演皮影戏和木偶剧的小剧场,可容纳观众四五十人。

听王淑琴详尽的介绍,记者想起,《纽约时报》曾这样描述该博物馆:“其展品之丰富齐全,堪比卢浮宫的绘画藏品。”而能够建起这样一座内容翔实、馆藏丰富的私人艺术博物馆,创始人付出了多么大的心血。

传承皮影

崔永平和王淑琴都是老北京人,早在1960年代初就考入北京皮影剧团。这个剧团是在私家剧社基础上改造的,骨干是陆氏五兄弟:景魁、景通、景达、景平和景安。一批招进来的十几个学员中,崔永平最下功夫,跟着五位师父学得最好。

少年的他们在皮影的幕前幕后成长起来,成为皮影戏的新一代接班人。那时的皮影剧团有句口头语——“七紧八忙九消停”,意思就是演一台皮影戏时,七个人紧张、八个人忙活,要是九个人就消停了。可见,能够练得用一只手舞动人物的头、身子、手和脚,绝对是非常不简单的功夫。

不久,崔永平就成了团里的台柱子。他自编自导的《孟姜女》、《封神演义》、《宝莲灯》等众多皮影剧目,至今仍为人们记忆。还有当时深受观众们喜爱的《三打白骨精》、《野猪林》,以及让孩子们着迷的《鹤与龟》、《小猫钓鱼》、《金色海螺》等,都是他们久演不衰的剧目。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