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二人转的追根溯源——在吉林省社科讲堂的学术讲座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17]
二人转的追根溯源

——在吉林省社科讲堂的学术讲座

我研究二人转有很长时间,对二人转特别地痴迷,觉得二人转这种东西是我们东北文化,也是我们中国文化的瑰宝,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当中最宝贵的东西。这种东西在我们国内,或者说在我们东北、在我们吉林有些学者研究,比如说王肯老先生,对二人转研究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但我认为这种研究还应该向前发展。就二人转的文化价值来说,我们此前的研究还很不够。想我此前所理解的二人转这种东西就是庸俗的、粗鄙的、民间的东西,没有什么价值。不是这样的,把它放在人类文化学的大背景中去看它是非常宝贵的,非常有价值的,而且它是有根的艺术。二人转有三百多年的历史,那是说二人转,产生二人转这种形式已经有三百年了,但是它的文化之根、艺术之根要遥远得多。在我的初步看来,它的根可以追溯到5500年前我们东北的红山文化那里去。红山文化,就是内蒙古赤峰市那一带的文化,也有称之为辽西文化,他是我们中国文化的源头之一。
西汶艺术网
文化,它有一个传承关系,这种传承就是说后代的文化是前代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没有前代文化,后代无从产生。但是后代的文化现象解释起来,我们解释后代的文化现象常常是丢掉了前代文化的根。那么,2或者说叫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就是要给今天的文化现象,你所欣赏的、研究的文化现象找到远古的文化的根,用远古的文化的根,它的形式和意义解释今天文化现象的意义。好多文化现象留在今天,它是传统文化的一个延续,一个变形。但是文化现象留下来了,文化的现象的意义却被遮蔽了,被遗忘了,被淹没了,而原型的批评,文化人类研究就是要找到它的根,找到它的“根”来研究它的意义。只有找到文化现象的根,才能解释当下文化现象的谜底,它的意义。
西汶艺术网
二人转是一个有根的艺术,扎在5500年前的红山文化那里。发现于内蒙古的3000年以前岩画,表现了二人转的一个构型。我们东北先民把远古的,我们今天说二人转的概念的舞蹈、两个人的舞蹈、一男一女的舞蹈刻画在岩石上,使我们找到远古二人转原型的根,他是一个有力的证据。那么从二人转的丑旦构型来看,它是来自于东北大秧歌的上下装。东北大秧歌的上下装又是来自民间舞和我们东北的萨满舞的,而萨满舞和东北的民间野人舞蹈、民间舞蹈又是来自我刚才说到的红山文化的远古女神祭祀仪式,这个祭祀仪式我称之为圣婚仪式。这个圣婚仪式是两个祭司,一男一女扮演女神和她的配偶,来表现什么呢?用舞蹈的方式,也是戏剧的方式来表现女神神圣的结合,我们称之为圣婚仪式。圣婚仪式的基本构形我概括为二神传,两个神跳交媾舞,这是从二人转的丑旦构型来看的。从二人转的故事,女爱男的构型来看也是来源于东北民歌、东北民间的传说、东北神话的。东北民歌、东北民间传说、东北神话故事,有一个结构,有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就是女人爱上男人。有些故事可能是关内传过来的,有些故事可能是利用了我们中国古代的剧本,比如说《西厢》,但都经过我们东北二人转的改造,无论这个故事怎么发生的,其结局都是一个美丽的、有财富的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或是农民,或是砍柴的,即使是历史人物,被爱的时候,他也是地位低下的。这个女爱男的结构原型很有意义,他是东北农民没有实现的一个想象的故事,一种想象的满足。那么这些东西也来源于我们东北远古的神话,甚至来自于萨满仪式。这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我对二人转的理解的一个基本观点。这也是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二人转的形式和解放初、解放前后的二人转的形势没有太大变化的一种构型,旦角极力表现自己的美,丑角则表现对旦角的欣赏,这是我们通常看见的女的站在中心的位置,旦角站在中心的位置,丑角照着旦角转。现在这种形式更多是什么呢?更多是说口。丑角逗谑、戏弄、戏耍旦角,现在这种形式被高度膨胀,我也写过文章叫《说口二人转》,大多不怎么唱成套的《大西厢》。《大西厢》这个本子唱下来没有三个小时,即使是节选没有三个小时也唱不完。《大西厢》、《马寡妇开店》、《蓝桥》,成段的二人转已经不演了,都截取一段,更多的是什么?唱小帽儿,也就是我称的“说口二人转”。丑角戏弄、戏谑、戏耍这个旦角。用我们农村老百姓说的就是聊事,说那些比较粗鄙的语言,大多和性有关。

刚才我们说二人转丑旦的构型,丑角和旦角的构型是来自大秧歌。我说的大秧歌是东北大秧歌,东北大秧歌当中都是一对男的,一对女的,双双对对逗。但在整个排练的形式之外,常常有一对,一个上装,一个下装独立于队伍之外去扭。二人转的老艺人说,老艺人说二人转是从大秧歌当中劈出来的戏。意思是什么呢?大秧歌的上下装原来在整个队形之外有那么一对,扮演戏剧当中的人物,后来把他单独提出来作为一种种形式,这就是成为二人转最初的形式。

这种大秧歌的构型和我们上年纪的人能够看到二人转的那种构型,那种舞蹈的形式都很相近,男的向后倾斜,女的向前倾斜,我们没有找到这样的照片,就是女的向后倾斜,男的向前倾斜,旦角向后倾斜,丑角向前倾斜,肯定有这样的舞蹈姿势,我们没有拍下来。这个丑角干什么呢?这个旦角充分地显示自己的美,自己的浪、美、魅、媚态。表现女性美、魅和媚。这个丑角呢?欣赏。我们老百姓说看什么呢?看女性的那个美。我们文化人这样说,老百姓说他不是瞅人家的臀部呢?东北大秧歌这种东西就出现了,后来就转移到二人转当中。满族的大秧歌就更有意思了,它一定是在距今很远的时候就有这样的秧歌形式。这是丑角,穿白衣服的是旦角,几个人,四个人把旦角拉着胳膊和腿,丑角在旦角之上。这富有远古文化的生殖崇拜,男神和女神性结合的远古文化意义。这个大秧歌当中,我们今天看二人转,二人转有的时候表现男女之间的性,这个大秧歌之中,满族大秧歌很有例子的材料,就有这个东西。大秧歌也并不是说从关内带来的,这是我们对东北文化不了解,对东北大秧歌,对东北民间舞蹈,对东北的萨满舞不十分了解,如果了解了他不会这样说。你看满族的大秧歌,这不是从关内来的,关内来的没有这种构型,没有这种舞蹈姿势。这在文化上看来,它是粗俗的,但它有自己的文化内涵,这种文化内涵,这种所谓粗俗的形式是从远古的生殖崇拜、女神崇拜留下来的。

那么大秧歌和什么有关呢?它的基本构型,来源于东北的萨满教舞蹈和东北的民间舞蹈。不能把它看成纯粹是从关内传来的秧歌。有些学者认为秧歌,所谓秧歌就是春天插秧时唱的歌,或者说跳的舞蹈,那是望文生义,这种解读不是文化意义上的,没有历史的视野。秧歌的产生,舞蹈的产生要遥远得多,应是人类的第一种艺术。这不是我的观点,是文化人类学家的观点,人类的第一种艺术是什么呢?是舞蹈。而人类的第一种艺术——舞蹈不是表现其他内容的,一定是表现人类自身生产的,是对于自身生产、子孙绵延不绝的愿望表达的。我们说今天东北还有萨满的残留,但是今天的萨满有两类:一类变成了一个文化展览,给一些文化人,给一些萨满研究专家看的,像永吉县、伊通县都有萨满活动,但已失去了原来萨满的意义;还有另外一类萨满活动是农村叫“搬杆子”的跳大神给人治病的。那么,远古的萨满的大神和二神,是女的扮的女祭司、女萨满、女神,女祭司、女萨满、女神三位一体;二神是个男祭司,也是她的配偶。那么,我们东北的民间舞蹈,我认为民间舞蹈和萨满有关。那么,这种萨满,萨满的这种构型,今天我们很难看到他的身影了,但是萨满专家,她的研究为我们重构了这种原始意象。我们说二人转丑旦的角色来源于东北大秧歌的上下装,东北秧歌的上下装又来源于东北的民间舞蹈和东北的原始的萨满。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