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国宝级昆曲《牡丹亭》足本《吟香堂曲谱》静躺二百年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24]
国宝级昆曲《牡丹亭》足本《吟香堂曲谱》静躺二百年

三个版本的《牡丹亭》全本曲谱简述

目前存在接近或全本的《牡丹亭》的昆曲谱有三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是最早且最完全收录汤显祖原著五十五出的足本的全本,而于乾隆四十四年,于冯起鳯这位清工依昆曲声腔格律而订成的《吟香堂曲谱》;

第二种是叶堂于后三年,于乾隆五十七年,依当日的所谓俗工,即戏场由曲师伶人扮演的曲谱,并又参考了冯起鳯《吟香堂曲谱》里的所订曲谱,于是以此二本为其发挥其唱工的想法,于是自改随自己所以为的如何改原有曲牌,成为叶堂自创曲,走的是改成非纯为昆曲曲牌的昆歌形式的非昆曲正声的演唱曲本的《纳书楹牡丹亭全谱》,而且为了服从当日乾隆修改辞曲,把《牡丹亭》删掉《虏谍》一出,及修改了《围释》出的曲牌,于是依删改的《牡丹亭》来编排,于是其《牡丹亭全谱》,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全谱,而且还是一个不合昆曲格律之处,而处处改腔的一个曲谱,说来,其曲谱己非正统的昆曲曲谱了,等同是明末沈宠绥于《度曲须知‧弦律存亡》里所指斥的那些末流清工把昆曲原有曲牌唱法:『一牌名,止一唱法,初无别样腔情』的昆曲正声,都依己意以作曲家的手段改成不成体统,虽叶堂的恣意改曲牌的唱腔,不过,己没有明朝末年那些清工做到令沈宠绥骂到绝顶的那种程度了,虽有改,但改处还是有限的多,而不是处处不合格律,至于其不合声腔格律之处,今世的《天禄阁曲谱》(《集粹曲谱》)里都有指出不合律及订正之,故其唱腔的不合律之处也一一都在今世而昭然于世,人人可晓了.

冯起鳯的订谱,依于声腔格律谱的九宫大成为前提,但也有文人随心之处,故也有不合声腔格律之处,但比起叶堂的《纳书楹牡丹亭》来说,较守律良多,于今世的《天禄阁曲谱》(《集粹曲谱》)里亦有举范例指出了(可以参见《长生殿‧酒楼》出校注文).故其价值,实高于叶堂的所谓的《牡丹亭全谱》.

第三种则是近日以公共版权形式出版的《天禄阁曲谱》(《集粹曲谱》)收录有五十九出,以出数来看,数量比汤颢祖原本还多,但因该曲谱是依戏工之本为底本为取择精神,如清末民初曲师殷溎深的《牡丹亭曲谱》为主要底本,当参《霓裳文艺全谱》等俗本,曲师本或俗本不收,则始依汤显祖原本,而不收清工以意自由改的如王季烈改本的《集成曲谱》《与众曲谱》的剧本,故戏场演出本于分出上,有不同于汤显祖原本,悉依之,且加入了一出各本都不见,而只见于殷溎深《牡丹亭曲谱》的《道场》一出,为后世戏场自加的一场戏,不见各本,而《天禄阁曲谱》(《集粹曲谱》)所收的各出,其曲谱皆依声腔格律予以订正,是为正确合律的昆曲正声之谱.

国宝级昆曲《牡丹亭》足本为《吟香堂曲谱》

由吾人对于今存的三种《牡丹亭》全本或接近全本的曲谱介绍如上,即知,最早足称国宝级昆曲《牡丹亭》足本为《吟香堂曲谱》,其问世尚比叶堂的不全的《牡丹亭全谱》尚早三年,故冯起鳯的《吟香堂曲谱》始为国宝级的昆曲《牡丹亭》曲谱,今人有不明《牡丹亭》曲谱的缘流,而以为叶堂的《牡丹亭全谱》里的缺《虏谍》及删节了《围释》,而造成《牡丹亭》无全谱,是『昆曲《牡丹亭》的缺失』,就与史实完全不合.

一是时代最早的国宝级昆曲《牡丹亭》曲谱是冯呛鳯的《吟香堂曲谱》.

二是《牡丹全谱》的真正曲谱是冯起鳯的《吟香堂曲谱》,其中《虏谍》及删节了《围释》的曲谱,完整的存在的好好的,哪里会因叶堂要看清廷眼色而把《牡丹亭》自宫,让其中二出没有谱或无完谱,使《牡丹亭曲谱》没有全谱是叶堂自已依附巴结而自宫,像是前三年由冯起鳯订谱的《牡丹亭》不就五十五出,完全一字不改,都打谱出来,并出版问世了吗.所以今有学者,未查明有关《牡丹亭》曲谱的源流而以为最早而且还不完整的叶堂版本,是惟一的一册《牡丹亭全谱》,就与史实大不合了.

衢州市博物馆所藏夹于叶堂本内的《虏谍》《围释》非叶堂所著

今日于衢州市博物馆所藏夹于叶堂本内,有《虏谍》《围释》两折,此藏本,是旧日的程礼门的藏书,他喜收藏曲谱,也会唱曲吹笛,其学生胡若夫曾亲耳听老师程礼门说过:“我这里不少曲谱是海内孤本‧”他所蔵的清乾隆壬子年(1792)春镌的《纳书楹曲谱》中,有两处与刻本不同的手抄卷,蝇头小楷细书的两处抄在宣纸上的曲谱正好是《牡丹亭》第十五出《虏谍》和第四十七出《围释》的曲谱,于是就有学者大胆结论,认为此为叶堂所写,而自由猜臆为『其抄本的原件一定在乾隆四十年代前』,而且还认为『《虏谍》和《围释》两出曲谱在衢州的发现,不但使《牡丹亭》增加了历史文化的背景,也使汤显祖原著一字不遗』.这些言论,只要比对一下《牡丹亭》各版本曲谱的源起,即知,汤显祖的《牡丹亭》全本的『一字不遗』被谱出来而且出版出来的,足为国宝的,是冯起鳯的《吟香堂曲谱》,叶堂的《牡丹亭全谱》空有『全谱』之名,而非全谱,不是清廷抽删,而是叶堂为了巴结朝廷而自宫的结果,冯起鳯不就三年前就原封不动,一字不遗的把《牡丹亭》订出了全谱了吗。

至于衢州市博物馆所藏夹于叶堂本内的《虏谍》《围释》,其来源,或即程礼门抄自《吟香堂曲谱》补入于刻本的叶堂版内,或是他所购买时,即是买到了原收藏者自己订谱或找来的订谱附入的,与叶堂根本无关.故不做考证功夫,只凭自由幻想,恐亦非学箸之本等了.
西汶艺术网
所以国宝级昆曲《牡丹亭》足本的曲谱的《吟香堂曲谱》静躺二百年,至今学术界和曲界尚且因欠用功而大部都不晓,而任由捧叶堂的文人或所谓传人的吹嘘,如果论学以道听涂说当成学问在做,而以指鹿为马为尚,学界成了谣言的散布的帮手,那么,学术的尊贵又何在。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