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浅谈豫剧崔派传人、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张宝英的表演艺术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24]
在豫剧艺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涌现出许多技艺超群的旦角名伶,在20世纪40年代,形成了以演员个人表演风格为标志的常(香玉)、陈(素真)、崔(兰田)、马(金凤)、阎(立品)等诸多豫剧旦角流派。这些流派不乏众多的传人和追随者,他们为各流派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谈及崔派艺术的继承发展,不能不提及崔兰田大师的名徒张宝英老师,她深得不同流派名家的指教,广泛吸取其它艺术的营养,在继承崔派特点的同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表演方面,张宝英老师同样追求在继承中求发展,以稳重大方、细腻真切著称。笔者在看其表演时觉得有以下两个特点尤为突出。

一 准确把握人物,突出不同人物的鲜明个性。
西汶艺术网
戏剧的特点之一就是通过演员的舞台表演来塑造人物形象。演员要想把一个人物演活,除了声腔,还必须全面把握这个人物的性格特征,并认真研究其心理状态,然后从外现的动作中去帮助其表现。梅兰芳曾在《中国的京剧表演艺术》一文中说:“中国观众除去要看剧中的故事内容之外,更看重表演。”;“群众的爱好程度,往往取决于演员的技术。”优秀的表演艺术家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们都从“临摹”的传统程式中通过对角色的性格进行体验,进而用体验来融化“范本”中的程式,成为这一个角色此时此地的行为动作,使塑造的人物形象生动。张宝英老师正是这样,无论演哪个人物她总是仔细琢磨,深刻体会人物的个性、心理以及在不同环境下的不同心态,从而突出不同人物的鲜明个性,使自己的表演准确、细腻。

在演出崔派四大悲剧时尽管在剧中她演的都是悲剧女性形象,但她非常注意突出她们不同的性格特征。如她在《包青天》中饰演的悲剧人物秦香莲,不仅善良、淳朴而且还富有斗争精神。在见皇姑一幕中,她的动作幅度不求夸张,但却注重举手抬足的力度。在演唱“不言不语一旁站,问我一声答一言”的唱词时,她水袖轻抛,侧身而立,头部微扬,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凛然正气,给人以威严不可欺凌的感觉。作为贫民布衣的受害女子在被宫女和太监簇拥着的公主面前,以她沉稳凝重的表演,在气度上大大压倒了皇姑。

在《桃花庵》中她饰演的是聪慧干练而又多情的悲剧人物——窦氏。在《盘姑》一场中妙善诉说16年前与一相公私会桃花庵之事时,窦氏听着刚开始背身,后来又转身,由刚开始的不理睬到慢慢上前将她扶起,急切地追问:“如今那相公还在庵内吗?”妙善道:“那相公在庵中住了数日,他、他就死了啊!”窦氏又惊又怕,几乎哭泣着连连追问那相公居住在哪里,姓甚名谁,当妙善道出:“他的名叫张才——他是个黉门后生。”窦氏“呵”的一声叫,眼神一怔昏坐在椅子上。弦乐奏起,几秒钟后,在众人的呼唤中她慢慢睁开眼,心中又气又悲身体却虚软不能动,手扶桌案颤抖地揉搓桌布,并挣扎着向前探身怒指妙善:“你、你……”忽然双腿一软又跌坐在椅子上,再度抬眼时怔怔地盯着前方,扫视一周后又转向妙善,充满怒气地盯着妙善,用劲朝前探身,颤抖,继而被丫环搀住。此一段表演,张宝英老师把人物的情绪刻画得细致入微,将窦氏16年眼望穿,泪流干,欲哭无泪,欲哭无声的情状表现得真切生动。

在《卖苗郎》中她饰演的是一位善良、贤孝,面对生活苦难坚韧不屈的悲剧人物——柳迎春。在第六场戏中,当温丞相府施毒计派叶豹在骗他们进京的路上杀害他们(此举是为了逼迫已考上状元的柳氏的丈夫周文选同温小姐结婚),他们在船家的搭救下夺路逃跑,决心进京告状的时刻,年过七旬、病饿交加的周云太步履蹒跚、左摇右晃、屡起屡仆,再也无力前进了。作为公爹的周云太让她抛下自己,独自逃命,但身体瘦弱的柳迎春,拒不听从,依然背起自己的公爹踏着坎坷不平的道路,深一脚浅一脚,不顾一切的向前奔去。看到这里,不禁令人回肠荡气,感慨万分,张宝英老师用细腻真实的表演让柳氏身上的传统美德即刻放出耀眼的光辉。在我们脑海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在演传统剧目中她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中汲取营养,同时又通过自身体会把人物塑造得更加丰满,时刻追求表演真实细腻。

在戏剧《包青天》中秦香莲的性格特点是勤劳善良、刚强不屈。到了《秦香莲后传》,秦香莲经过十八年的坎坷道路,在严峻现实生活的教育下,变得更加老练、更加深沉、更加成熟。张宝英老师紧紧掌握这一条主线,下大功夫去挖掘秦香莲的内心世界。在演《秦香莲后传》这出戏时,张宝英在准确把握秦香莲刚强不屈的个性特征上,又着重表现她通情达理、温婉善良的一面,使秦香莲这个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在第三场“哭庙”里,秦香莲得知英哥受皇封、拜皇亲的消息时,步履蹒跚,神思恍惚,来到当年为救他们母子而被害的韩琪庙中。所唱唱段,一字一顿,低沉缓慢,娓娓道出香莲旧家被毁、新家破损的心情。她原本是送子保卫边戎,功成后接儿子回家乡:“守清贫、安本分、勤耕织,落一个骨肉团圆。”却不料与皇家结亲,她恨自己教子不力、愧对贤义士。唱到这里,张宝英脸上充满凄婉哀怨的神情,泪水盈满眼眶,然后将水袖向前轻轻一抛,煞时洁白的绢绸在恩人韩琪的灵牌缓缓落下,之后又一次次甩出水袖、抖回手里,一次次仆拜韩琪的遗像。贴切地表达出秦香莲对恩公韩琪的无限怀念和愧疚。每当此时观众席中唏嘘声起,都被她细腻真切的表演所感动。还有在本剧《认婆》一场中,当深夜留宿韩妻处的香莲见到逃婚而来的儿子和随后追来的皇姑之女紫云,得知真情不愿认亲,她先是坐在椅子上,脸背向紫云,态度很坚决,但紫云郡主哭诉道:“婆母苦就是儿媳苦,婆母冤就是儿媳冤。皇家可断婚难断,我情愿随英哥,离宫院,伴婆母,回家园,去到均州种庄田,我的婆母啊!你可容俺?”此时她慢慢转过脸,脸上露出又疑又喜的神色,秦香莲深深地被郡主和英哥在疆场上建立的纯真爱情所感动。她强忍心中蓄积了18年的怨恨,举起右手,使水袖在空中萦绕数圈,俯转身将长长的水袖飘搭在跪在身边的儿子身上,又伸出左手扶起跪哭的紫云,然后悲喜交加慈爱地轻拍着他们的肩膀……在这里张宝英老师动作把握得很有分寸,把香莲感情的扭转处理得很好,真实地表现了秦香莲不愿把老一辈的宿愿加在下一代身上的这种复杂感情变化,更重要的是将秦香莲刚强不屈而又通情达理的性格特征栩栩如生地刻画了出来。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