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的昆曲缘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29]
昆曲缘——我的昆曲缘

想不到,一年前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戏盲”的人,一年后竟然成为一个戏曲的痴迷者。从黄梅戏,到京剧,再从京剧到评剧、豫剧、越剧、河北梆子,最后又到昆曲——如今的我简直可以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戏迷。先是韩再芬,后有严凤英,接着就是张火丁、梅兰芳程砚秋张君秋等数不清的京剧明星,他们(她们)一个个如天上的仙女下凡,不到半年的时间,都“下嫁”给一个比董永还憨、比牛郎还傻、比梁山伯还呆、比张君瑞还痴、比贾宝玉还浊、比柳梦梅还宭、比唐玄宗还酸的一个草木之人、凡夫俗子。我就像一个本来连干草都咀嚼不上的老牛,一下子闯进了一个大菜园里,又似一个从未见过春天的北极企鹅,偶然间进入了一个四季如春的大花园里,尽情地欣赏中国也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这些“国粹”“世萃”“人间宝贝”。我拼命地吃,拼命地狼吞虎咽,拼命地吮,调动了神经的、灵魂的唇舌,拼命地咀嚼,像鲁迅笔下的那个海边的猹,嚼得不剩下一块骨渣——真的是陶醉其中,流连忘返,真的是一见钟情,生死相许,真的是三月不知肉味,真的是朝闻戏夕死可矣!美死人了呀,中国的戏曲艺术,动人魂魄呀,中国的戏曲之美!

但最令我魂魄摇动的还是昆曲!她可真是中国的百戏之母!你看她的妆扮,你看她的身段,你看她的情思,你看她的声腔,你看她的音乐,你看她的韵味,你看她的台词,你看她的动作,你看她的内涵,你看她的变化,你看她的场景——总之,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高雅,那么的精致,那么的活泼,那么的细腻,那么的古典,那么的情景交融,那么的意境浑成!看到她,我就看到了中国的诗词曲赋,看到她,我就看到了中国的诗书画印,看到她,我就看到了中国的儒释道法,看到她,我就看到了中国的歌舞武术——她真是中华文化的最佳载体,中华艺术的真正代表,她真是中华文明的惊世创造——虽然说,她几经风霜,几度沉浮,几经坎坷,几经磨难,剩下的东西少得可怜,好多东西几乎失传——但仅仅现在幸存下来的这些遗产,就足以让中华儿女荣耀万世,就足以让世界人民企足翘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与昆曲有缘,这缘分不是一般的缘分。或许前生前世就结下了,或许千秋万世的阿赖耶识里就种下的种子——我是从来不打诳语的人,如果你知道了我怎么迷上昆曲的这一段因缘(姻缘),你一定也会大吃一惊的。

那是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因患膝疾不得不到省城的医院做手术。术后不能上班,就在家疗养赋闲。我的同事们、亲友们听到消息,纷纷上门来看我。其中有一位我的忘年之交的朋友,听说后也来了。可以说,他的这一来,为我结识昆曲打了一个前站,奠了一个基础。他是一个中国古代文化的崇拜者,一位写了多年小说、散文,却未能得志的文学爱好者,一位退休不久的老语文教师。我们平时交往很好,相知相惜,有什么知心的话都互不隐瞒。他知道我上不了班,在家一定很无聊的。这次来看我时,便顺便给我为我带来几本他觉得我喜欢的看旧书:几本诗词,其中一本是《纳兰词》,几本明清人的随笔,三本戏曲书:一是宋朝王实甫的《西厢记》,一本董《西厢》,一本明代大剧作家汤显祖的《牡丹亭》。因为在电话里我们曾交流过,我说我迷上戏曲了,正在看严凤英的《天仙配》《女驸马》,马兰主演的《西厢记》等黄梅戏,也没有别的,就是反反复复的看这些。每次都看得很投入。天天流眼泪,不知道戏曲这么让人动情。看到他给我带来的书,我真得很感动。因为是老朋友,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他走后,我就天天翻这几本书。最后终于看起了《牡丹亭》。说实话,在我看《西厢记》的时候,我就每天陶醉着。像喝了什么药似地,为剧中的人所吸引、所痴迷。但当我一看《牡丹亭》,我就立即有些喜新厌旧。未想到,这《牡丹亭》果然如人们所说的,“让西厢顿然失色!”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真是传奇呀!“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太动人心魄了,太美了,太值得反复拜读,太让人崇拜得五体投地了!就这样,我一口气就把它读完了。

读完《牡丹亭》后,我常常被书中的杜丽娘和柳梦梅所动情,闹得神魂颠倒的。有时候不得不,强迫自己,警告自己,告诉自己:那是传奇,那是故事,那是戏——千万不要当真!但所有这些又怎么能抑制住自己呢?因为那段时间我已经开始迷京剧,特别是迷上一位被称为“程腔张韵”的程派青衣张火丁。我几乎每天要听她的演唱,也是听得入迷。忽而有一天突发奇想,既然有《西厢记》的光盘,有张火丁和其他京剧的盘,那会不会有唱《牡丹亭》的戏盘呢?我想一定会有的。

就是带着这种信念,终于有一天我走进城里一家光盘店。说实话,我还是带着试试看的心情来找《牡丹亭》光盘的。我从东街转到西街,从桥西的万里福商场又转回桥东的中山广场,走了不知道有多少家光盘店,店主都几乎一个口气的说:“没有这个戏!——你到别处再转转——咱们这里的人谁都不会进那种盘的!”就在我几近绝望的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溜达到北街口的一家光盘店。在我说明自己要找的光盘名字时,这位中年的店主眉头一皱,打了个愣怔。他说:“你稍微等等,我好像是进过一盘,时间长了,也不知道能否找到?——”工夫不大,只见店主从里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光盘,招呼我说:“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我接过光盘,一看,正是《牡丹亭》。我说:“真是谢天谢地!谢谢您呀——”我当然是喜出望外了,但直到这时,我还不知道昆曲是一种什么戏。我一看介绍,原来既不是黄梅戏,也不只是京剧,而是昆曲。虽然不知道昆曲是什么样的一个剧种,但毕竟我买到了我想买的。我仍然是十分的高兴。当他看到我的那个高兴的样子的时候,又对我说:“这是我几年前进的唯一的一张昆曲盘,一直没有人问过,后来也再也没有进过——你是我见到的唯一的找这张盘的人!”是啊,什么叫缘分?这就是缘分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我最后八元钱买到了这张盘。

回到家里,我就很快在我的DVD上播放这个盘。我全神贯注地听着、看着、欣赏着,原来这就是昆曲啊!简直太出人意料了,比京剧、黄梅戏、河北梆子、评剧、越剧、豫剧等都高雅十倍,更适合我这样的人看呀!就这样,我终于与昆曲结下了一份不解之缘——我不禁感慨万分,脑子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此文标题中所表现得那种境界,那种感触——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