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记豫剧板胡演奏家刘纯朴先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18]
板胡,在中国民族乐器中,以它音色明亮、共鸣宽宏、穿透力强、极富情感色彩而成为我国中原、华北和西北一带梆子腔剧种的主要拉弦乐器。在这些剧种的乐队中,拉板胡的琴师往往被观众俗称为“头把弦”。今天我要说的就是邯郸豫剧界的“头把弦”——刘纯朴先生,一位为豫剧北派艺术默默奉献了一生的板胡演奏家。

有缘结识刘纯朴先生,是在史无前例的“文革”时期的1970年。当时我在一家工厂担任“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队长。在组织排演“革命样板戏”中,常常为缺少文艺人才而急得团团转。一天,驻厂军代表找到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从天津豫剧团下放到邯郸一批演员,我费了好大劲给咱厂要来了几位,咱去把他们接来。于是,我们用厂里唯一的吉普车把五位来自天津的老演员从宾馆接了回来。厂宣传队的队员们守候在小礼堂里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一阵寒暄和自我介绍过后,是请他们当场表演,各自展示自己的才艺。当然,一个个唱做念打身手自是不凡,其中豫剧琴师刘纯朴先生给大家演奏了一首板胡独奏曲《子弟兵和老百姓》,只见刘先生神态自若,操琴上阵,骤然间一阵欢快的旋律,如御春风翩翩而起,长弓如高山流水,细弦似促膝谈心,那悠扬的曲调,美妙的音色,把人民军队与老百姓的鱼水和谐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一下子把我们倾倒了。一个个只听得目瞪口呆,如痴如醉,一曲终了,赢得在场观众一片喝彩。从大都市来的艺术家们果然名不虚传,我深为我们这样一个弹丸小厂的业余宣传队,能请来这样的专业艺术大师加盟,真是备感庆幸。

有道是”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刘纯朴这样闻名遐迩的演奏名家,在我们厂还落脚未稳,一纸调令,就被邯郸大名鼎鼎的东风豫剧团要走了。所幸,刘先生的夫人,隨同下放来邯的豫剧青衣演员谢春云留了下来,而且后来我们两家又住邻居,在和刘纯朴先生与日俱深的交往中,对这位艺术家逐渐有了更多的了解。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纯朴先生,1939年出生于大名县,幼年隨父亲来到邯郸谋生。他从小就有音乐的天赋,那时听“戏匣子”(广播电台的播音)是平民大众最便捷的娱乐方式,喇叭里播放的歌曲、戏剧、曲艺节目,对小小年纪的刘纯朴来说具有无限的吸引力,“戏匣子”里唱什么他就跟着学什么,常常蹲在电线杆下不听完不走,京剧、豫剧、民歌、快板无师自通,学什么像什么。有一个卖京胡的小商贩在街上边拉边唱,他很好奇、很羡慕地跟着听了五里地,直到小贩说:“小孩,别跟了,我到家了。”才止住脚步。从此,他非要学拉胡琴不可,老父亲看他这样痴迷,就狠狠心花五毛钱给他买了一把二胡,于是,他就和胡琴结下了不解之缘。那年,他才十二岁。

一把胡琴给童年的刘纯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每天除了吃饭上学外,没事他就坐在家门口拉琴。起初拉不成调儿,就到处投师求教,不论是戏班的琴师还是教学的先生,也不论是拉戏曲的还是拉歌曲的,他都尊为师长不耻下问,很快他就有了不小的长进,京剧会拉上几个过门,豫剧能拉几个曲牌,歌曲也会拉几段旋律,就连评剧《小二黑结婚》他也曾去市文化馆录音对外播放过。邯郸有俗话说是“三冬三夏,学会给木头说话”,小小年纪,刘纯朴就把两根弦拉得有板有眼,搏得了大人们的赞扬,从此,立志走音乐之路的信心在他的心中生了根。

他在邯郸市火磨街小学上学时,就成了街道和学校里的文艺骨干,街道有个文艺宣传队,排了个现代小戏《三只鸡》,正好有河北省豫剧团(天津豫剧团的前身)主演赵桂英和音乐创作惠景林老师前去辅导,惠老师慧眼识才,一眼就相中了这个会拉胡琴的小少年,对他说:“你参加剧团吧,我推荐你。”当时他们剧团正在邯郸剧院演出,他经常去看“蹭”戏,对参加剧团早有神往,他的父母也热衷戏曲,一拍即合,1954年6月,刘纯朴正式参加了河北省豫剧团,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对刘纯朴来说,剧团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初到剧团如入山阴道上,目不睱接,感觉什么都很新鲜,团里的乐器有板胡、二胡、三弦、低胡等等,每样乐器他都想掌握掌握。由于年轻好学,又有高手指点,刘纯朴如鱼得水,进步很快,各种弦乐他都能上场伴奏,成了一名多才多艺的小能手。1956年2月,剧团接到赴朝鲜慰问志愿军的任务,在出国人员名额有限的情况下,他因会拉多种胡琴又会弹三弦的多面手有幸入选,成了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的一名团员,跨过了鸭绿江,冒着战火硝烟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英雄战士们演出,这段历史为他的从艺生涯留下了一抹靓丽的色彩。



从朝鲜回国后,非常器重人才的剧团领导确定让刘纯朴主攻板胡。板胡是豫剧乃至河北梆子、评剧、老调、丝弦、秦腔等多种戏曲的主奏乐器。同时,它也是中国民族乐器中具有特色的独奏乐器。刘纯朴所在的天津豫剧团是全国知名的大牌剧团,在这个豫剧团当一名拉板胡的琴师当然既光荣而又责任重大。板胡用来独奏,要的是旋律美,加上演奏者的高超技巧,运用多种手法和花彩处理,就能赢得观众的唱彩。而戏曲伴奏却不同,“头把弦”虽然在整个剧团乐队中处于主导地位,但在整场戏中却是为演员伴奏的配角,譬如演员若是红花,伴奏就是陪衬红花的绿叶,是润腔保调、烘托气氛、增强演员唱腔表现力和感染力的重要佐助。既然从事了板胡演奏艺术,就要尽快提高自己的演奏技巧。于是,他到处投师拜友,遍访名家,虔诚领教名家的教诲与指点,求教豫剧三大流派的渊源、风格、特点,挖掘整理传统曲牌,不断充实自己,提高自己的艺术涵养。通过刻苦钻研和勤奋努力,他逐步掌握了大量河南戏剧的曲牌,熟识了豫剧音乐的知识和各流派的唱腔。他还先后到天津歌舞剧院请教板胡演奏家程今老师,和天津音乐学院的张增亮、王域芳两位板胡教授,在板胡独奏的技巧上颇得其真传。剧团在西安演出时,他还特地拜访了陕西省歌舞舞剧院板胡演奏家孙尔敏老师,拿着独奏曲《秦腔牌子曲》前去请教,得到老师的热情指教,并作示范演奏。这些都使得刘纯朴在板胡演奏技巧上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1956年秋,河北省豫剧团在邯郸剧院演出,全团同志到火车站接来了从河南省调来的著名表演艺术家陈素真。陈素真是深受观众喜爱的豫剧名家,素有“豫剧梅兰芳”和“豫剧皇后”的美誉,谁来担任她的琴师就成了全团瞩目的焦点。经过团领导再三研究,决定让刘纯朴挑起这个重担。为了这个重要的担当,刘纯朴既兴奋又有压力,他对着录音认真分析和研究陈老师唱腔的要点,加紧熟悉老师的生活经历和艺术特色,针对陈派唱腔的不同板式和风格,强化在“托、保、伴、领、裹、补等演奏技艺上的训练,融会贯通运用到实践中来,很快就得到了陈老师的认可。在演唱与伴奏的互相磨合中,一老一少,师生之间逐渐产生了像母子一样的深情。陈素真虽然艺高名重,但处事为人却谦虚热情,平易近人,刘纯朴夫妇非常尊重她,在生活上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陈老师对刘纯朴夫妇也是深为厚爱,视为知心。在业务上陈老师严肃认真,不管是唱腔、表演、化妆等都有着极严格的要求。她认为 “戏砸了就等于陈素真砸了”。所以,她对艺术总是精雕细刻,千锤百炼,一招一式、一板一眼无不“斤斤计较”,一丝不苟。在和琴师的合作上陈老师有她独到的见解,她对刘纯朴说:“小朴啊,我的嗓音条件不好,根据感情有时我会出现灵性的演唱,你要注意傾听,唱到高亢激昂处,要着力烘托保腔。”陈老师还反复教他如何在伴奏时与唱腔“跟得紧、托得严”,教他把自身与音乐、音乐与剧情融会在一起,为剧情表现人物注入自己的思想情感,增强音乐伴奏的艺术感染力。在实际演出中,陈老师有时为了表现特殊的感情色彩,往往脱开原谱,纵情挥洒,游刃有余地展现出不可逾越的超凡气魄与大师风范。作为她的琴师刘纯朴也不负重望,做到了心随手到,顺情给力,天衣无缝地配合,深得老师的赞许。有一次,陈老师到北京会客访友,住在了田汉家,还有习仲勋等几位高级领导人接见了她,并有意扩大一下她在河北的影响。北京市给陈老师安排在文联小礼堂演出一场折子戏,陈老师把刘纯朴叫到她的住处给他讲:“今天演出的不是会场大戏,唱腔某些地方有所改动,你要千万注意。”刘纯朴给陈老师伴奏已经养成了眼盯演员,耳听唱腔的习惯,心有灵犀,所以演出非常成功,达到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良好伴奏效果。1957年在北京政协礼堂演出,周恩来总理、刘少奇主席、彭真市长和艺术大师程砚秋等上台接见了陈素真。陈老师说:“总理我演的不好,请多指教。”总理说:“大家演的都很不错啊。”说完和全团演职员一一握手并合影留念。这次演出成了刘纯朴一生最大的荣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俗话说“艺无止境”,刘纯朴是个在艺术上永不满足的人。他从入道起就志在高远,自我加压,要求自己不但能伴奏,而且能独奏。不但能独奏,而且还能搞音乐设计。平时,他很注意学习音乐基础理论与和声学、作曲法,没事就编个小曲,写两句小调。早在1958年大跃进年代,他就曾试写了一首歌曲《推土车》(贾峰作词),寄到河北群众艺术馆,没想到这个作品在《迎接国庆十周年创作新歌》的第二期给予发表,这让他异常兴奋,从此他就在工作之余,迷上了乐曲的创作和豫剧的唱腔设计。

1963年天津文艺汇演,刘纯朴设计的豫剧现代戏《送山芋》被评为优秀剧目,在天津电台录音并播放。1975年他设计的现代戏《山庄红医》音乐唱腔,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1989年和1991年他的《吹鼓手轶事》和《女帝行》两部音乐设计作品,参加邯郸地区新剧目展演观摩评比中,连获音乐唱腔设计奖,1991年他创作演奏的高音板胡独奏曲《喜迎新喜》,由邯郸广播电台和河南省广播电台录音播放,1992年他的作品还在第三届河北省戏剧节上获得多个音乐唱腔设计的优秀奖项。1993年邯郸电视台又专门为刘纯朴的板胡演奏录制了影视专辑。他从事戏曲工作五十多年,设计的大小剧目音乐唱腔50余部在剧团上演,如豫剧历史大剧《孔明与阿丑》《女帝行》《麟骨床》《状元与乞丐》《嫦娥奔月》等许多成功之作,均由河北电视台进行录像并播放。1999年全国性刊物《乐器》第三期,在《名家教琴》专栏,发表了刘纯朴创作的论文《戏曲板胡演奏要点》,同年10月这篇文章又被河南省戏曲学会评为优秀论文,并颁发了荣誉证书,可谓声名远播,名噪一时。鉴于在音乐创作和理论研究上的成就,刘纯朴先后被吸收为河北省音乐家协会、戏剧家协会会员。

1990年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来邯郸演出,没带乐队,尤其她演唱的白毛女和陕北民歌,大都是高音板胡为主奏乐器,当时负责接待演出工作的是邯郸市总工会文艺部的赵梦鹤同志,他正发愁找不到一个能拉高音板胡的琴师,正好他的同学郭书文在场,他把收藏的刘纯朴板胡独奏的录音放给他听,梦鹤听后说:“就用他!” 一个星期的演出任务顺利完成后,郭兰英与其老伴万兆元老师非常满意,专为刘纯朴这位素昧平生的艺术知己绘制了一幅水墨兰草的国画相赠,款书“纯朴同志雅正之,兰香为人民,友谊万年长。郭兰英 万兆元合作于辛未夏”。从此,刘纯朴与郭兰英夫妇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如今,年过古稀的刘纯朴先生已退休賦闲在家, 但他在艺术的道路上却不肯停下追求的脚步。他身虽退了下来,但一颗心从来没有离开过艺术,没离开过豫剧和音乐。他先是在邯郸电视台的大型综艺栏目《艺苑春》担任唱腔设计和乐队指挥,后又时常到邯郸的老年艺术团和豫剧票房、茶楼作艺术指导,辅导新一代年轻票友提高技艺水平。每有喜爱板胡艺术的后生来登门求教,他总是来者不拒,还常常赔茶管饭,不吝赐教。他每天除了读书学习,邀几个朋友品茶谈艺外,兴致来了,还会操起相伴一生的板胡,独奏一曲《闲居吟》,陶醉在音乐的情境中自得其乐,徜徉在艺术的天地间放飞梦想……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