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韩再芬:跨界的当家花旦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21]
演出结束已近子夜,韩再芬招呼朋友们吃饭。卸了妆的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衬衣,头发一丝不乱地梳在脑后,黑油油的马尾垂荡在腰间。席间,崇拜她的戏迷来了一拨又一拨,朋友提出买单都被她一一回绝:“我在这里演出赚了钱,所以我来请,这是老戏班子的传统。”
西汶艺术网
5月底6月初,“再芬黄梅”剧院原创黄梅戏在广州大剧院连续5天上演了5场,场场爆满,最高票价也飙到了1280元,这在任何地方戏曲的演出中都是少见的。

5月28日,韩再芬心血来潮加演了一场《徽州往事》,专门面向大学生售出10元的爱心票,希望将羊城的大学生们请到剧院来观赏黄梅戏。

年少成名,成为黄梅戏当家花旦的她并未陷入功名漩涡。戏曲衰落,她依旧坚守着家乡和黄梅戏。但故土并非她所守候的世外桃源,她不过是以此为据点,将自己抛向了时代的洪流,游走于政界、商界和公益界,在大社会里摸爬滚打数十年,她倾力于戏曲改革,寻找着黄梅戏与时代对话的种种可能。

徽州三部曲

戏如人生。

1968年,韩再芬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韩再芬在家里的五个孩子中排行老四,前面有三个姐姐:老大韩芬、老二韩芳、老三韩芬芳,韩再芬这个名字,足以见得父母对于又生了一个丫头的无奈。好在第五个孩子终于是个男孩,于是父母起名:韩安定。
西汶艺术网
徽州文化中男尊女卑的传统成为了她创作徽州三部曲的素材。第一部《徽州女人》描述的是封建社会传统的徽州女性,15岁嫁入夫家,丈夫割了辫子去革命,女人守着那条辫子35年,任劳任怨照顾公婆,直到丈夫带着妻室归来。

第二部《徽州往事》发生在清末太平天国时期的徽州。官场腐败,匪患四起,韩再芬扮演的徽州女人舒香结婚两个月,丈夫便外出经商。十年后,回家团聚的丈夫在途中“被杀”,流离失所的舒香最终嫁给一名富商做填房。多年后,前夫忽然归来,两个男人互相“让妻”使舒香最终愤然出走。
西汶艺术网
被命运愚弄的舒香开始有了娜拉出走的觉悟。在正在酝酿的第三部《走出徽州》中,韩再芬决定塑造一位走出去的大知识女性形象。

“徽州三部曲”从传统,到觉醒后的出走,再到走出徽州,就像在叙述一个女人寻找解放和自由的故事。“传统女性身上有很多现代女性没有的美好的东西,她们曾经遭受的礼教现在已经没有了,现代女性更占主导地位,但失去的东西也很多,不可爱的东西也很多。”韩再芬说。

在她眼里,现代女性的不可爱和整个社会有关,“社会对女性的要求太苛刻了,非要把女性变得跟男性一样,没有真正地从骨子里尊重女性,以前的女性没有自由和地位,现在也还没有真正得到平等,反而男人做的很多事情要女人做,女人原本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其实还是男权社会。”

剧中的舒香在两个男人之间选择了出走,而现实中的韩再芬则把自己当成了男人,她自嘲自己嫁给了黄梅戏,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事业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韩再芬10岁便进了安庆黄梅戏剧团,一开始,同为黄梅戏演员的母亲并不赞成,她深知做个黄梅戏演员,“一生只能睡半生的觉,一生却要洗两生的脸”。

自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单纯剧团时光是她一直怀念的,那时候每个人都一心想着如何唱好戏,演好角色。改革开放后的一沐春风,让每个人都憧憬着理想的生活,相信劳动光荣,相信知识改变命运。

然而这一切在上世纪90年代都改变了。流行文化开始泛滥,物欲开始膨胀,传统戏曲日趋衰落,经费不足,人才断档,许多传统剧种生存环境恶化。戏曲界有的人随着市场的萎靡而沉寂,在这种风气的影响下,不少人开始离开剧团创业或改行。这曾让成长于熟人社会和理想主义时代的韩再芬感到不适。

不过,时隔十多年后,那种强烈的不适与失落已渐渐淡化,在艺术与商业,甚至与政治之间,韩再芬看似找到了某些平衡的方式。
西汶艺术网
黄梅不死
西汶艺术网
一个明媚的早晨,韩再芬约了记者在广州四季酒店70层的咖啡厅喝早茶。仍旧是一袭白衣,乌黑的马尾系在脑后,她略施粉黛坐在窗边,窗外,整个广州城车水马龙一览无余,宛若她曾经历的喧嚣。她叫了一壶姜茶,将黄梅戏的故事娓娓道来,温软如玉。她掠着长长的马尾说,自己从小便喜欢把头发梳得光溜溜的,不烫不染,一束马尾,几十年如一。

任凭窗外世事变化,戏里戏外依旧岁月静好。

她有着双鱼座的温和、真挚和体贴。她的微博介绍里只写了一句话:做事认真、待人诚恳的普通演员。教育那一栏里面填着“安庆市潜山县水贵乡栗园小学”,她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但从不避讳学历问题。

在安庆大本营,每次用完工作餐,她都会感谢做饭的阿姨,阿姨总是拘谨地笑着,她便邀请阿姨跟她一起去巡演,免得老呆在家闷坏了。

一次,有人问她的杯子是不是固定的?以前老戏班子勾心斗角,别人嫉妒便会在杯子里做点手脚。韩再芬当时想到就毛骨悚然,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觉得周围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

“在我生活的空间里,人们都是自己用心跟人家交流的,而你自己对人是善意的,别人不可能要这样对待你,我们团队都是善良的人,不善良的早就离开我了,因为他呆不住,这个氛围不允许他存在。”

《徽州往事》的编剧谢熹跟她一样有着朴素的徽州情怀。他第一次看黄梅戏就是受朋友之托,给前来苏州演《徽州女人》的韩再芬献花。演出开始,他坐在最后一排,跟边上的朋友说,“我睡觉了,等结束了叫我。”边上的朋友说,“我也睡觉。”结果开演几分钟,朋友戳了戳他:“你看,蛮好看的呢”。他一看,居然就一口气看完了。
西汶艺术网
“很多演艺界的人都很装逼,但韩再芬从来不装,她内心里面那种透明,待人的真诚,不说演艺界,在一般人中都是少有的。”谢熹认为。

韩再芬有记日记的习惯,喜欢在小日历上画圈记录。但凡问她过去的事情,她都能够查有所据,这种计划性和知书达理的教养让谢熹对她刮目相看,创作《徽州往事》时,韩再芬请他帮忙看剧本,谢熹当即便决定亲自操刀。

谢熹为这部片子融入了好莱坞大片的叙事手法,蒙太奇的运用,加之徽州浓郁地方色彩的算盘舞、罗盘舞,话剧、歌舞剧等不同艺术形式的融入,让这部戏超越了传统黄梅戏的局限,成为符合时代审美和年轻人口味的黄梅戏“大片”。

这样的朋友多了,韩再芬的黄梅戏路子也越走越广,“我没有把自己定位在什么形象,我一边生活一边感受,一边感受一边创作,我与黄梅戏也是在一同成长。”

艺术与商业

7月,韩再芬从南京巡演10场归来,回到安庆休整。虽然是回到安庆休整,但韩再芬并未给自己放假。她将自己的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吃饭时、出差中,都不忘谈论工作。

黄梅戏艺术中心是再芬剧团在安庆的大本营,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安徽省安庆市菱湖风景区的皖江公园内,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除了剧场、办公场所,还有全国唯一一家黄梅戏艺术专题博物馆。

由于上下午都要开会,她只有在午后接受记者的采访。她脱了鞋,慵懒地蜷缩在沙发的一角,午后困意袭来,她不停地揉着眼睛,强撑着保持清醒状态。她承认自己有些完美主义的毛病,对自己要求很高,也正是因为这种付出她通常都会给别人留下好印象。
西汶艺术网
院长办公室十分宽敞,落地玻璃窗外就是幽静的公园。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从台湾运来的木雕,还有陶瓷、字画等等装饰,沙发背后的一张桌子铺着毛毡,挂着一排毛笔,看得出主人兴趣十分广泛。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