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蒲剧冯派青衣演员朱秀英采访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21]
我是从网友稽古轩那里听说蒲剧青衣的冯派和演员朱秀英的。扪心自问,我也算从小爱听蒲剧,又在做电视戏曲栏目编辑,对蒲剧还算是熟悉的,但是陌生的冯派和陌生的朱秀英让我感觉到自己孤陋寡闻,感觉到惭愧。稽古轩把自己收藏的朱秀英录音唱段制作成MP3,并写了一篇介绍冯派的文章,用电子邮件给我发过来,才总算补上了这一课。

稽古轩发来的唱段是《三娘教子》和《四进士》,典型的蒲剧青衣唱工戏,大段的唱腔让我领略了冯派艺术,也领略了朱秀英。录音的效果不太好,有些杂音,另外朱秀英的嗓子也有点年老失润的意思,但是由于朱秀英吐字清晰,可以听得很清楚。她的唱,像是在说话,像是在倾诉,从她的声音形象中,仿佛看见了一位失意的、悲伤的、冤屈的古装妇人在夕阳西下的秋风古道上形影相吊,踟蹰不前。

稽古轩在文章中说,年逾花甲的朱秀英现在也处于失意和无奈中,退休之后居住在农村,一肚子的精彩唱腔欲授无人,行将失传,得不到有关部门的注意。在平常的邮件交流中,热心的稽古轩希望我们这几个在网上相识的戏迷朋友能够帮助朱老师完成她的夙愿,至少想办法录一次音,把那些珍贵的冯派资料留存于世。

录音的事,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牵扯到经费、组织、排练等问题,不是一时能办了的。但是,出于戏迷加记者的热情、敏感和良知,我们觉得至少应该先去看一看朱老师,采访一次朱老师。几经周折,终于在2001年9月15日成行,从运城到翼城,做了一次跨地区的采访。

一、蒲剧冯派简介

“冯派”一词,是比较典雅规范的叫法,在蒲剧界,人们口头称之为“安娃师傅的唱法”。它的创始人,小名安娃,艺名筱艳秋,大名冯安荣,是20世纪中叶活跃在山西、陕西以及西北各地蒲剧舞台的一位优秀男旦演员。
西汶艺术网
据行乐贤、李恩泽所著《蒲剧简史》记载,冯安荣出生于1915年,是山西省新绛县宋村人。他的父亲是皮影戏艺人,冯安荣从小耳濡目染,热爱艺术,加之生性聪明,很快就学会了皮影戏的各种唱腔、皮影技术操作和打击乐中的鼓板,为以后的学习蒲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家境较好,曾经入学读书,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关于冯安荣的文化水平,记载不一,《蒲剧简史》中说是上过高小,朱秀英说是中学毕业。在旧时农村,中学毕业已经是了不起的文化水平了。)

冯安荣在皮影戏班正规学习了一年,改投太平县(今属襄汾)“牛席娃娃班”学唱蒲剧。因为有皮影戏基础,又精通锣鼓经,冯安荣在蒲剧班进步很快,并且形成了板眼扎实的特点。不久,便以小旦青衣“两门抱”,在戏班中崭露头角,在晋南的戏迷观众中,获得了一定的声誉。

蒲剧的唱工,讲究大小嗓结合,小嗓一般称为“复音”。冯安荣的“复音”比较差,不太适应当时蒲剧高度跳跃的陡峭唱法。而流行于晋中地区的中路梆子(晋剧)相对好唱一些,冯安荣遂另谋生路,北上晋中,搭中路梆子戏班唱青衣。这一时期,他起了艺名“筱艳秋”,在晋中地区和太原市等地走红,名噪一时。

在演唱中路梆子时,冯安荣不忘蒲剧,一直在钻研揣摹适合自己的新唱法,钻研成功后,立即返回晋南,搭赵城县“黑厮班”,重新以蒲剧青衣的面目出现。

抗日战争时,冯安荣和大部分蒲剧艺人一起,西渡黄河,奔赴西安谋生。在西安,蒲剧艺人和秦腔、豫剧、京剧等剧种艺人广泛交流,互相学习,并激烈竞争,艺术得到普遍的提高。冯安荣也不例外,这一时期是他的艺术成熟期,他的唱腔特点是高唱浅吟、吐字清晰、声情并茂、入耳动心。最让同行和观众赞叹的,是他的唱腔有“交口”,这主要是指节奏感强烈、突出、变化丰富。在西安成名后,冯安荣又远赴兰州等地演出,所到之处,均大受欢迎,极负盛名。

他的代表剧目有《贺后骂殿》《三击掌》《祭江》《白玉楼》《三上轿》《明公断》《玉娥训子》《金水桥》等。除唱工外,他的表演也极有特点,与其声腔相统一,表演动作节奏分明,刻画人物抒发感情时有深刻细腻等特点。

1949年,正在兰州演出的冯安荣被故乡新绛县人民蒲剧团高薪聘回,担任主演,并参与导演,演出了新编剧目《巧团圆》《正气图》等,在家乡深受欢迎。

1951年,冯安荣因为戒断鸦片烟,操之过急,不幸患病逝世,他的唱腔也没有留下唱片资料。据朱秀英讲,冯安荣是瘦高个,身材很好,长脸,眉清目秀,扮相很漂亮。《蒲剧简史》上有一张不太清晰的半身照片,可以让人窥见冯安荣的风采。其妻冯银娥,是蒲剧早期的女演员,也享有盛名,1952年从西北回省,加入永济虹光蒲剧团,1986年去世。

二、在北寿城村初见朱秀英

9月15日一早,我和运城电台记者董斌从运城乘公共汽车到侯马,然后换车到翼城,已经是中午11点了。在一家清真饭馆匆匆吃了一碗翼城名吃“生炒面”,便乘市内小公共汽车去北寿城村。稽古轩曾经告诉我,到了北寿城村一问,都知道朱老师家,并说朱老师个头不高,长得较胖,从演员角度说,她的扮相不太好。

在车上,有位年轻姑娘听说我们是去北寿城采访朱老师的,便主动答应下了车给我们指路。北寿城村就在县城附近,很快就到了。那姑娘指了路后,我和董斌走进公路拐角处东边的那条小巷,转了一个弯,再向东走进一条小巷,巷尽头处的小河边和钻天杨树的绿荫下,就是朱老师的家。

从巷中看,朱老师的院子破旧简陋,围墙不高,下半截是土墙,上半截是用青砖随便码的。我们还没有进门,就听见院内有狗厉声地叫起来,真正是“柴门闻犬吠”啊。开门迎客的是朱秀英的老伴,后来我们知道他叫张天喜,长得很像相声大师侯宝林。走进院子,看见大半院种了蔬菜和月季花,纵横东西的长铁丝上晒满了杂乱的床单衣服。北边是一排主房,形制是20世纪80年代农村一般水平的样子,东墙下搭了一间小小的厨房。

走进北屋,朱秀英方才慌慌张张地迎了出来。初看上去,她精神还算健旺,五六十岁的样子,后来我们知道,她今年61岁。一米五几的个头,长得比较胖,短头发,大脸盘,颜色较白,小眼睛,眉毛耸起,好像是长期化妆的结果。说话是一口晋南方言,吐字特别清晰,嗓音宏亮。

朱秀英穿着短袖衫,我注意到,她的臂上满是小小的红色抓痕,好像得了什么皮肤病。她一边忙着给我们找香烟,倒茶水,一边埋怨我们没打招呼就来。其实一个星期前我们打过招呼的,她有点不欢迎,所以我们这次是不打招呼就来了,总不能关着门不让进吧!

我和董斌对她说,不要把我们当记者,我们主要还是戏迷啊。朱秀英的表达欲望其实很强烈,刚埋怨完就搬了个小凳坐下来,畅快地谈起了蒲剧。能看出来,她是那种心直口快的人。

三、河南女娃“热”上晋南蒲剧

朱秀英告诉我们,她出生在河南沁阳。幼年时家乡闹蝗虫,就跟着父母迁居到山西省新绛县。在新绛生活的那几年,正是筱兰香、冯安荣等一批蒲剧名演员从西北返回家乡,频繁演出,精彩迭现的时候,朱秀英经常观看名家的演出,由此“热”上了蒲剧,最爱听的就是冯安荣的唱腔。(河南人说话,把爱上说成热上。)小时候的朱秀英,长得就是又低又胖不起眼,但是天赋一条金嗓子,记性悟性都好,看戏看多了,自己就悄悄学会了几出。

1955年,新绛县工商联组织了一次群众性的业余演出,十几岁的朱秀英被安排上台演传统名剧《藏舟》。当时蒲剧旦角最红的是王秀兰,朱秀英就是用王派风格唱的,那条金嗓子震动了台下的所有观众,鼓掌声、叫好声接连不断。没有舞台经验的朱秀英吓得忘了词也忘了腔,嘴里绕来绕去,就是落不下腔。后来是一位李先生(现在运城市蒲剧团李泉水导演的父亲)上台把朱秀英拉了下去,说:“我娃回家吧,我娃不唱啦!”

当时蒲剧演出竞争激烈,各团都在注意挖掘培养新人。朱秀英演《藏舟》时,台下就坐一位翼城蒲剧团的领导,他觉得,朱秀英这个女娃虽然低一些胖一些,长得不好看,但嗓子很好,有培养价值,就决定录用。

朱秀英一心想唱戏,听到这个消息后,不待剧团领导找上门,自己就打了一个铺盖卷,直奔翼城。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