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负重容易,忍辱难——乱谈《周仁回府》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22]
我爱看秦腔,更爱看秦腔传统剧目《周仁回府》。每次看《周仁回府》的时候都要掉泪,但即使这样,仍是爱看这出戏,自觉得陪着周仁掉几滴眼泪,心里舒畅。

其实,每每看《周仁回府》的时候,台下掉泪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尤其是台下那些善心的大娘大婶们,早就用袖口拭泪了。

《周仁回府》又叫《忠义侠》。故事讲的是明朝,严嵩陷害朝臣杜鸾。杜鸾之子杜文学避祸远逃,将妻子托与义弟周仁。严嵩管家严年欲霸占杜妻,将周仁骗至严府强授官职,逼其献杜妻。周仁捧冠回府……周妻李兰英毅然乔装“下嫁”严府,行刺严年未成,自刎。后,严嵩被参倒,杜鸾复职,其子升官归乡,闻妻死讯,斩严年,责周仁。杜妻赶到,真相大白。(来自网络)

看上面的剧情,这出戏似乎没有什么感人之处。但是,真正到了台下,看到《哭墓》一折,又有几个人不动容呢?周仁受得委屈实在是太大了。

台上的周仁做工细腻,演得活灵活现。比如说,《哭墓》一折中,周仁刚上场的时候,演员先是在台上表演了秦腔绝活“甩稍子”,即在台上将假发在头顶甩得团团转,用以表现周仁被杜文学屈打后内心的悲愤。然后,在悲愤中周仁倒地。演员先是右边的屁股着地,但是似乎还没有着地的时候,忽然又转向左边,紧接着在痛苦中,又从左边转到右边,又突然趴在地上,痛苦不已。原来,周仁遭受哥哥杜文学屈打后,屁股两边已经是鲜血淋漓了,倒向那一边,都受不了。右边,换到左边,左边又换到右边,最后只好趴在地上了。正是在这样细腻的做工中,演员将周仁的苦痛表现得是入木三分。尤其令人动容的是,在《哭墓》一折的最后,当杜文学和其妻赶到后扶起周仁,真相大白,三人要离开周仁之妻的坟墓时,演员忽然又扑向坟墓,大喊“妻呀”,撕心裂肺……台下,早已是掌声一片,啜泣声一片了。

演周仁的演员名叫石荣荣,是县上有名的“活周仁”。虽说,业余演员比不上省市的名家,但是石荣荣的周仁演得也是别具一格。这关键在于她演戏投入,动真情,唱着唱着常常是情不自已,真哭起来。台上的是周仁,真正的周仁;台下看得也是真正的周仁在演绎着自己的故事。台上台下已经没有了隔膜,演员与观众已经融为一片了。可以看得出石荣荣走得是秦腔名家李爱琴老师的路子,唱腔激越,感人肺腑。每次演完戏,观众们到要到后台去看看这位演周仁的演员——石荣荣,嘘寒问暖,拉拉家常。
西汶艺术网
能看这样的好演员演戏,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看《周仁回府》掉泪,可是大家为什么都喜欢看这出戏呢?一方面,我们的身旁像周仁这样的值得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于他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我们渴望有像周仁这样的朋友,这样的兄弟,可以托付性命,永远信任。身边多的是尔虞我诈,蝇营狗苟,一生交到这样一个可以托付一切的朋友,此生足矣,夫复何求?另一方面,我也常常感慨周仁的忍辱负重。周仁身负重任,要保嫂嫂(杜文学之妻)性命周全,其责不可以说不重。但是,比这更重的是他的“忍辱”——明明是将自己的妻子献于了严贼,但是还不敢声张,对外还要背着献嫂求荣,狼心狗肺的恶名。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了。在我们生活中,“负重”容易,“忍辱”难。三国时候的诸葛亮得遇刘皇爷的厚待,为抱知遇之恩,可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已成为千古佳话。但是,我常常觉得诸葛亮在一定程度上比不上周仁。诸葛一生确实辛苦,身负重任,但是诸葛却似乎少了“忍辱”的痛苦。那种明明是榜样,是值得人赞扬的行为,但却不为人知,反而受人诟辱,得不到鲜花、掌声,还要受到臭鸡蛋,烂菜叶的待遇,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得了的。

《八义图》中的公孙杵臼说得好,我一死不过是献出老命一条。死看起来,很伟大,但也很简单。我一了百了,还要得到后人的赞扬。而你程婴,却要身负骂名,苟活于命,含辛茹苦抚养赵家孤儿成人。你,程婴兄是比我要痛苦得多的人呀!是的,确实是这样,有时,死是很容易的事。可是要活着,而且是忍辱的活着,却是比死更困难的事。在周仁身上彰显的就是这种精神。

当周仁含冤受屈,遭受哥哥毒打的时候,观众们流得是不平的泪,是委屈的泪。其实,这却是生活的常态。许多时候,我们为我们心爱的人活着,忍辱负重。但是,到后来做出伤害我们之事的却也常常是我们心爱的人。这不比周仁与严年的斗争,那是正邪之间。周仁与杜文学之间的这场屈打,却是好人与好人的误会与不理解。许多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与坏人我们可以拼死一搏,献出生命,落得个千古美名。可是如果与自己的亲人呢,误会与不理解我们只能自己受,忍辱,然后继续负重。

“我为他除**舍妻死去,反不如小人们图占便宜。”这是生活的常态。看秦腔看得多了,自然明白,朝朝代代吃亏一死的往往是那些忠臣,反倒是那些白脸奸贼混得如鱼得水。也正因为这样,做忠臣才不容易,做忠臣才被后人敬仰。

有时常在想,在这个社会上混得如鱼得水的,恐怕也是奸贼多,忠臣少。真正辛苦的那些忠臣们却常是默默无闻,但这却正是中国的脊梁。世上的,写在戏上;戏上的,演着世上。

你有勇气做忠良吗?

再看《周仁回府》,想到的就是这样。生活常常需要忍辱,忍辱着负重。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