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编黄梅戏《雷雨》将周萍作为一号人物来结构全篇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25]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创作演出的《雷雨》亮相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剧作经过精心的改编创作,以黄梅戏的形式对这一经典作品进行了再度演绎。 《雷雨》由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奖获得者蒋建国领衔主演,以周萍为一号人物大胆进行创作,突破了黄梅戏以女性人物形象为中心的模式。整个演出,黄梅戏的风格特色明显、徽味浓烈,精美的舞美设计为演出增添了别样光彩。

当前戏曲创作,尤其是现代戏的创作,有个较突出问题就是戏曲化的缺失,也有人称之为“话剧加唱” 。其实质就是未能深入把握戏曲创作规律,造成了艺术风格的不和谐。黄梅戏《雷雨》的创作追求是明确的,首先是戏曲的,其次还要是黄梅戏的。按照这样的艺术创作理念,这出戏首先从剧本上就进行了大量的改编,剧作家隆学义用戏曲的创作思维对剧本进行了结构上的调整,让这部戏从大架子上就凸显了戏曲的叙述特征。在剧本的具体写作中,剧作者也严格按照黄梅戏的演唱特点进行了唱段写作,既符合人物塑造的需要,也体现了黄梅戏美妙的歌唱特征。“妹绣荷包送哥哥,五彩丝线闪光辉。上绣龙凤配,龙凤紧相偎。中绣鸳鸯会,鸳鸯水为媒。下绣一双蝴蝶美,双双蝴蝶剪剪飞。龙凤配,鸳鸯会,蝴蝶鸳鸯成双对,成双对。小小荷包是小妹,挂在郎腰暗暗随。哥哥妹妹永相配,妹妹哥哥,妹妹哥哥死同归,妹妹哥哥死同归。 ”这是周萍和四凤在客厅里互相倾诉爱慕之情的一个精彩唱段,委婉清新的黄梅调充分表现了他们相爱的情意绵绵,同时也带给广大观众无限的视听快乐。剧种的独特风格为广大观众所叹服,在人物塑造方面也同样让人有所回味。

和以往的舞台剧《雷雨》不同,黄梅戏《雷雨》将周萍作为一号人物来结构全篇,整个戏的戏剧冲突也围绕他逐渐展开。同时, 《雷雨》也极富挑战性地将周萍形象擢升为剧中的一号人物,打破了黄梅戏素来以女性人物为第一主角的局面。这部戏里,鲁大海没有出现,周萍为戏剧的主要叙述对象和中心人物,整个戏剧冲突也围绕着他的内心苦闷与灵魂挣扎展开,凸现并放大了他忏悔原罪、向往光明的一面。曾经他与自己的继母繁漪私通,犯下了乱伦之罪,这种莫大的荒唐与罪恶使这位周家大少爷痛苦不已。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和长期压抑的生活,他极力地想要冲出这个令他深感沉闷与窒息的家庭,一个可恶至极的鬼地方。

仆人四凤的出现,对周萍来说宛如天边一抹美丽的彩虹,她的出现让他动了心,使他重新看到了光明与希望。然而,繁漪不肯放弃她和周萍的这段恋情,也不能容忍他和四凤在一起,她甚至要求他们三个在一起生活。这是剧作对人物形象的一些改编,体现的也许只是一个女人对爱的渴望与无望。周萍渴望能够早日走出羁绊,去追寻他向往的那一片自由与洁净。然而,自己的心上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妹,而且已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过世多年”的亲生母亲,依然活在世上、活在自己的眼前;和继母的不正常关系也败露在了大家面前。在这雷雨之夜,一声惊雷,一声惨叫,一声枪响,毁灭了自己,摧毁了森严的秩序,但是这重重的爱怨与深深的罪孽似乎是无法摧毁的。蒋建国深入把握了这一人物形象,在剧中成功地塑造了这个懦弱、颓废,但又向往自由、真爱的悲剧人物。他生在一种束缚当中,沉浸在了渴求自由的无奈与绝望里。

舞台美术的精巧设计和灯光的运用,也是黄梅戏《雷雨》的突出特点。在这出戏里,故事发生的地点完全来到了安徽的徽州。舞台上房屋的门窗的造型,展现的是清末民初的徽派建筑,这种处理似乎与黄梅戏的戏剧形式进行了相应的统一。在现场的演出中,这样的处理没有妨碍剧情的发展与人物的情感表达,不失为一种新的试验创作。舞台上,房屋的造型是一个从台口向台后倾斜、立体的梯形结构,正面是一个可以打开、闭合的门,采用的材料均为仿木质材料。周围门窗既可以根据剧情的需要成为演员上下场的通道,也会以开合的方式辅助演员进行表演。在灯光的运用上,也力求辅助剧情发展和人物的塑造,在舞台上形成了人物之间的对比和突显,有力地外化了人物的内心情感。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