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华雯:我和《挑山女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1]
我第一次知道汪美红是在一篇报道里,题目叫“能挑起山的是母亲的肩”。我们几个,我,导演孙虹江,宝山文广局的党委书记曹正兴,都看了,都很感动,于是就开始聊……。

2009年,我们的《红叶魂》获得了很好的口碑,我还借此获得了第二十届上海白玉兰艺术表演奖主角奖,接下来的《红梅颂》反响也很好。作为演员能把这两个不同时代下的优秀共产党员、真人真事用我自己的理解,用艺术的形式展现在舞台上,那种感觉很过瘾,作为女人对王瑛和江姐这样美丽而又伟大的女性在心底里泛起的那种崇敬深深地感染了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最起码这两个戏让我们这个创作团队玩得很开心,让我们这个奄奄一息的剧团获得了一丝重生的生命源泉。那么接下来搞什么,成了我们几个谈论最多的话题。

那篇题为“能挑起山的是母亲的肩”的报道给我们几个一个很大的惊喜,或者说是震撼。那位丹崖赤上的母亲身负重物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艰难攀缓的身影,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在丈夫过世后的17年里独自担负起抚养3个孩子的重担,每天挑着一两百斤的货物,无论风雨、不计寒暑,3700多级台阶,每天往返数次。17年来,她爬了20多万里的陡峭山路,只为了培养儿女成才。“抛弃孩子,天堂我也不去”成了母亲17年艰难生活的座右铭。

一、初见汪美红

在网上看到过汪美红的照片,一个历尽沧桑的女人,加上她的不幸遭遇,不免让人对图片中的女人增加了很多辛酸的、柔弱的、压抑的感觉。而当我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第一感觉就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想象。她很壮实,也很健康,我指的是心理上。可能是刚从山上挑担下来,脸色通红,额头上汗津津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微黑的肤色显得很亮堂,眼睛不大,但很秀气很明亮,脸架子窄窄的,很难用鹅蛋脸或瓜子脸来形容,总之她长着一个农村里不多见的洋气的脸型,能想象出年轻时漂亮的小模样。再往下看,她的肩像男人一样宽,背像男人一样厚,腰身已完全没有女人的窈窕,腿也很粗,尤其是小腿,就看这一截根本看不到女人的踪影,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牵住了,说不清是酸还是痛……。

我跟她同年,在上海的一个小镇上长大,从小受尽父母宠爱,长大后不顾全体长辈的反对投身于让我痴迷至今的表演事业。从艺三十多年来虽也经坎坷曲折,历艰难辛酸,但终究不失都市女性对生活的追求,对时尚的热衷,对情趣的渴望。丈夫体贴,女儿孝顺,一个和睦友爱幸福的小家庭冲淡了很多工作上的不顺心。烦躁时约几个小姐妹老同学喝喝咖啡逛逛商场;一段疲劳工作过后带着女儿跟着老公外出旅游休假;甚至在无聊时找一本书,泡一杯香茶,如果在冬天,就燃起壁炉,随着摇椅的晃动,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眼前这个至今还是一贫如洗的家,我的感觉很压抑。她的被褥没有被套,就是一条棉絮;晾衣架上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好的,都是破的,但都洗得很干净,还有一排破破的解放鞋。打开锅盖,那个粥基本上看不到米粒,一缸咸菜是她的永远,桌上有一台永远也放不出图像的12寸电视机,是他丈夫生前留下的,我真没见过如此贫穷的家。她告诉我,她丈夫刚去世的那几年,那才叫真的苦啊!公公婆婆认定她是个扫帚星,时时追着打她,孩子们都那么小,一会儿这个咳嗽,一会儿那个发烧,可她身上经常连一毛钱都没有;她告诉我,她挑着一对龙凤胎去地里干活时,看着框里两个孩子望着她的眼神,她就下定决心要把他们养大,那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眼神;她告诉我,她寂寞痛苦时就去她丈夫的坟上大哭一场,或者到山上去放声大叫,回来就好多了;她告诉我她和她小姑子的故事;还有她和他的故事……最后她告诉我,她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她不怨天、不怨地、不怨命、不怨任何人。如今她觉得自己不苦了,因为孩子们都长大了,都能自食其力了,她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命、对得起任何人。以后她的日子肯定会更好,因为她有三个好孩子,还有很多关心她的人,所以她要谢天、谢地、谢命运、谢所有的好人……。一位活鲜鲜的中国母亲,她饱含着中国农村底层劳动妇女的全部信息,积淀着贫贱之中贫而不贱,卑微之中微而不卑的母亲意象。她不懂政治,但懂得善良;不懂革命,但懂得真诚;不懂阶级斗争,但懂得宽容。她对我说过“饿得了一张嘴,饿不了一把骨头,只要骨头不断,骨气就在”。那又是一种何等的力量啊!在当今一切都成为商品和交易的消费时代,在矫情、伪情、假情泛滥充斥的时代,汪美红是那样地孤独和寂寞。但她却用自己的大爱真情,用青春、生命捍卫了“母亲”的尊严,捍卫了生命的本真,捍卫了行将逝去的一些最有价值的精神。走访中我们见到的是一个简陋、贫寒的家,但却充满了温馨和希望;一个孤独、柔弱的女人,但却是无比的平静和坚毅;一座坚实、苍凉的大山,但却又是那样的温柔和慈爱…

我们不禁又想起了当时震惊全国的“小悦悦被碾身亡”、“医院将活婴当死婴丢弃厕所”等一件件道德沦陷、良知泯灭、精神颓废的恶性事件,令人瞠目结舌。从而更加觉得“齐云山挑夫妈妈”的那种可贵的精神担当,那种浓缩了中华民族善良、勤奋、坚韧、无私的一心向美的优良品质,值得我们去宣传,去提倡,去发扬,这是我们重建道德价值体系的希望种子。在世俗生活中,重拾那些崇高的普遍价值,以“良知”的铜境来反射身心的丑陋。让我们的精神家园凝聚起散落的道德火花,让人们得以抖落蒙在心灵上的尘埃,让追求财富增长过程中伴随着人性价值失落的可能得以止跌,让每个人在细微的行动中表现出道德感,让每个人都能培育心中的善念和责任意识。那么我们就为道德重生尽了一个文化工作者应尽的一份责任。我们越谈越兴奋,越想越沉重。于是,塑造一个平凡的村妇,真正的公民,伟大的母亲,成了我及我的创作团队的一个最迫切的愿望。

二、塑造王美英

然而,愿望归愿望,要将汪美红的真人真事,艺术加工成为一部感人至深的好戏,在舞台上塑造一个真实可信的艺术形象,这过程很难。其间,我们走过了一条漫长而又充满荆棘的道路。确定排练稿,我们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其中的艰难和煎熬真不是一时间能说得完的。2012年9月14日进入排练,一共40天,我似乎把汪美红17年的苦尝了个遍。首先,活到今天的我别说是挑担,就是连扁担也是平生第一次碰。和汪美红不一样的是她挑着担子爬山,而我挑着担子载歌载舞,当然担子的份量相差很远,但我的肩膀也已经磨破了几层皮。然而最累最苦的不是这些,而是怎样塑造王美英这个艺术人物,为此,我常常坐卧不安,夜不成寐。汪美红的遭遇非常的凄惨,但倘若一不小心,《挑山女人》里的王美英就会变成一个倒霉蛋可怜虫;汪美红的性格非常的坚毅,可一旦处理不好,戏里的王美英就会唱高调,令人不可信。我想我们这出戏追求的是一种悲而不惨,凄而不苦,苦而向上的情感境界。挑山女人悲的是丈夫的不幸离世,一个没有任何收入的弱女人要养活养大养好三个小儿,这在常人眼里无疑是悲惨和凄苦的。但我们的戏要挖掘的就是她如何从悲惨中站起来,如何去包容和体谅曾经伤害她的人,如何坦然的面对不如意,甚至是不幸,如何从凄苦中体会温暖和甜美,哪怕只有一点点,一丝丝,这出戏的味道或者说是意义也许就是这些。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