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华雯:我和《挑山女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1]
毫无疑问,我们塑造的是一位中国底层社会堪称“伟大”的母亲。但这并不等于把日常生活中平凡的“伟大”变成一个符号化的“伟大”。我们千方百计地把艺术探寻的触角深入到王美英的内心世界,使最后凸显出来的“伟大”,始终带着能为观众所理解的最日常、最凡俗的动机。选择挑山,她并不是想去创造什么后来人们笔下齐云山唯一挑山女人的传奇,而是身处绝境中,能找到一个“既能一家数口活命,又能照顾家中幼小孩子”的最现实的选择。同样,大年三十夜挑担上山,也只是为了“一趟能赚三趟”挑夫钱,可以交了孩子新学期的书本费。世界上有比较纯粹的完全出自于信仰的伟大。但是,更多的“伟大”都是像王美英这样在看起来极其个人凡俗甚至有点卑微的内心世界中堆  积、升华出来的圣洁的“伟大”。让人物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行为,每一次波动,都有日常生活中切实可信的非艺术家强加给人物的心理依据,让人物的外部行动折射出清晰的心理逻辑,来作为王美英这个艺术人物内心世界的感人之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中国数以百计的戏曲剧种中,沪剧是一个年轻剧种,它同许多兄弟剧种一样出自农村,但时间很短就进入了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沪剧的历史短,传统弱,接受外来艺术因素快而且多。沪剧也演过古装戏,但因缺乏功底演不过京剧等剧种。在对剧种发展之路自觉或不自觉地的选择过程中,沪剧逐渐形成了以演现代戏为主的特色,成为全国众多剧种中最接近生活原态的戏曲剧种之一。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其他兄弟剧种极少演出的西装旗袍戏,也就是城市时装戏,沪剧却极为擅长。沪剧演员能够穿着西装旗袍登台演戏,而且在台上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因此,自然也就能更加自如地演绎工、农、兵等各类当代人物。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沪剧的现代戏创作在全国是走在前列的,沪剧的《红灯记》、《芦荡火种》、《罗汉钱》等优秀剧目都成了全国各剧种学习移植的剧目。

改革开放以后,戏曲的现代戏创作与飞速发展的生活产生了严重的脱节。很多剧团都视创作现代戏为“畏途”,他们宁愿演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戏,也不敢触碰现代戏这一“难啃的骨头”。我们不满足于只演沪剧擅长的“西装旗袍戏”,三十多年来,宝山沪剧团坚持以创排现代戏这一剧团特色,以现实生活为源泉,寻求当代题材为创作导向,以极大的热情颂扬今天最“美”人物。每次创作新的现代戏,我们都认真、深入地体验生活,努力捕捉当下社会中人们最鲜活的生活状态,为艺术创作提供丰厚的生活基础,深入挖掘所要表现人物的内心情感和精神境界。我认为戏之所以感人,很多时候并非是观剧者为戏中的人物而感动,而是引起观众对自身经历和情感的共鸣,这是戏剧的魅力所在。现代戏因为人物、题材的“接近性”,一旦突破就更能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这也正是我们创作的现代戏能一部接一部深受观众喜爱的重要原因。舞台上浓缩的是一个丰富又真切的世界,唤起的是观者对自己过往一段段苦辣酸甜时光的记忆。当自信现代戏能成功地完成了这种唤起,艺术家就有足够的底气,在塑造人物时,省略那些英雄人物式的造型与亮相,而是真正地演人、演情、走内心。《挑山女人》既无曲折离奇的情节,又无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更无华美夺目的服装造型,但却得到观众如此喜爱,就足以证明,只要戏剧足够“接地气”,能真实表现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就一定能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

我要感谢我的创作团队。李莉、虹江、金山,还有舞美设计吴惠国、灯光设计华强,是大家的智慧成就了《挑山女人》,成就了舞台上的王美英。

我还要感谢所有喜欢我们这出戏的观众。《挑》剧演出至今日已超百场,很多人看了五六遍,最多的人看了十几遍,谢幕时,我常常看到很多人还在座位上擦眼泪。我宁愿相信,与其说我们的戏感动了观众,还不如说观众的反应震撼了我们。

我更要感谢各级各界人士对《挑》剧的支持。首先是我们宝山区的各级领导,从区委书记到区长,从宣传部长到文广局领导。从经费到文本、从下生活到排练、从首演到演至今日,近两年的时间,《挑山女人》几乎成了宝山文化工作的头等大事。上演后,从上海市委宣传部到市文广局,从市文联到市剧协,各级领导始终陪伴着我们的演出。从策划到宣传,从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的支持到举办大型研讨会,直至最后登上《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挑山女人》每前进一步,无一不倾注着市、区各级领导的心血。

三、我和王美英

布莱希特说过“一个表演者,两个被表演者”,即指角色和演员自己。《挑山女人》上演至今已近一年,王美英陪伴了我一年,很多时候我觉得我的体力和情感几乎被王美英掏空了。在舞台上,王美英的遭遇牵动了观众的心,也牵动了我的心。观众们都说我的哭戏演得好,其实那真不是在演。每一次掉泪,每一次嘶喊,每一次嚎啕,都让我心跳加剧,脑子发涨,手脚发麻。尤其是最后一场戏,面对子强的遗物——那根自己送给他的扁担伤心欲绝,以及最后对婆婆唱的那段赋子板,开头的那句“娘啊——”,那种撕心裂肺和翻江倒海真不是演出来的,我每次唱到这里都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我有时真的会忘了那是在舞台上,那是在演戏,那种感觉简直像梦游一样。

我也是个女人,也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虽然我和王美英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但作为女人,我们都渴望有人爱、有人疼;作为母亲,我们都渴望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作为人,我们都渴望被人理解,被人接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常常觉得对家庭、对工作、对亲人更有一种依赖,这种依赖让我时而觉得自己很坚实,时而又觉得很脆弱,时而觉得很温暖,时而又觉得很孤独,也许这就叫成长。和王美英相比,我庆幸自己的幸运,脆弱时总会有人来搀扶,孤独时总能找到取暖的地方。而王美英,十七年的含辛茹苦,儿女们成人成才,她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先夫、对得起婆母、对得起儿女,而内心可以解脱之时却是与相爱之人的永别之时。如此深爱痴恋她的成子强,却成了她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她连报答、抱歉的机会都没有。儿女们走了,她老了、她累了,本想终于可以和心爱之人聚首共度余生,却不料天人两隔。在空荡荡的家里,她抱着扁担,孤独、压抑、愧疚、痛楚、自责、自怜……。作为女人,王美英是辛酸的,作为母亲,王美英是欣慰的,作为人,王美英是坦荡的。

这一年因为王美英我过得特别辛苦,甚至很压抑。每次谢幕时,我从后演区的山脚下往山上走,往台中央走,那条山道总觉得比演出的时候长,走的好累,恍惚间,我总是觉得演出还没结束,而当我站上舞台的最高处,放眼望去,所有的人都看着我,台上的和台下的,我听到了很响很响的掌声,似乎所有的人都在鼓掌,这掌声把我从恍惚间拉回了现实中。我是华雯,不是王美英。家里好吃的在等着我解馋;女儿的作业本在等着我签字;明天上午局里开会;下午陪妈妈看专家门诊……。我是华雯,也是王美英。在和王美英相依相伴的一年间,我似乎真正懂得了我平时常说的一句话“得意时坦然,失意时泰然,人生一世当然则然”,用王美英的话就是“有些事要牢牢记住,而有些事就不必多想,人,不管怎样,都不能忘记做人的一颗良心”。

最近我常常会梦见自己老了以后的样子,醒来后就常常这样告诫自己:人生短暂,千万珍爱!珍爱你每一场排练、珍爱你每一台演出、珍爱你每一位亲人、珍爱你每一份友谊、珍爱你每一刻幸福、甚至珍爱你每一次委曲和痛苦。因为属于自己的生命很快就会消亡,过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失去的永远不会再拥有。只要你珍爱了现在的一切,你就不怕面对老去,面对消亡。因为爱是生命的精气神,精气神是永生不死的!

一年间,我用我的身心塑造了王美英,而王美英用她的智慧点化了我,我和王美英一样,辛苦着,快乐着,艰难着,享受着……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