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从文化传承和美育的视角看昆曲进大学校园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4]
艺术影响人的内心世界。我们办事不光是技术问题,还有人的品格的问题,我们有很多事情办得不好,办糟了,多数并不是没有技术,而是个人人品有问题,精神有问题。没有技术还可以学,问题是很多人不好好干,没有那种奉献精神,没有吃苦精神。贪污腐败也不是技术问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技术至上。我们现在是物质的、功利的、技术的东西占据压倒一切的地位,而人文的、价值的、精神的东西都排挤到一边,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倾向。

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提倡美的东西。我为《牡丹亭》《玉簪记》叫好,因为它们把中国文化里美的东西发掘出来,展示出来,使我们的大学生知道中国文化是那么美的。过去很多人认为,昆曲这些东西都是过去的了,现在谁还喜欢这个,现在节奏这么快,这个东西节奏那么慢,但实际上《牡丹亭》在北大一演出,大家很喜欢。在节奏快的时代,大学生依旧很喜欢这些节奏比较慢的艺术,而且有人说正因为节奏快,反而需要一些节奏慢的东西。我觉得这非常值得研究。第一就是刚才讲的,我们需要宣传美的东西,因为美的东西能够引导我们青少年去热爱人生,激发他们崇高的责任感,一种感恩的心理,要对人生、对人类、对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要奉献。不是我说的,历史上很多名人都是这么说的。

记 者:叶教授,在白先勇来北大演出《牡丹亭》和《玉簪记》之前,听说您也在全国政协和各种场合呼吁,要抢救、复兴昆曲艺术。在您看来,昆曲存在什么样的危机?

叶  朗:2003年11月,全国政协组织了一个昆曲的调研,我参加了。全国现在七个昆曲院团,我们去了五个,有两个没有去,一个是北京,一个是上海,其他我们都去了,湖南郴州昆剧院,浙江昆剧院,温州永嘉昆曲传习所,苏州昆剧院,江苏昆剧院。调查之后我们给中央领导写了一个报告,讲昆曲当前的情况,剧目大量的流失,人才大量的流失,昆曲演员要经过长期的艰苦训练,可是收入很低,唱流行歌曲不需要严格训练的,但收入很高,所以,很多人就去当流行歌星了,老的艺人没有接班人。我们当时有些统计,比如历史上昆曲剧目可考的有三千多个,到“传”字辈演员还能演六百多个,从那之后每一

代大约减少1/3,流失十分严重。人才流失也很严重。如北方昆曲剧院1982年招收的学员班总计六十人,现在只剩下十多人。昆曲列入联合国文化遗产,其实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意义是这个东西很重要,第二个是这个东西有危机。所以,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方面值得我们高兴,另一方面要引起我们的危机感。我们的报告提出要动用国家的力量来抢救昆曲。抢救昆曲不能完全靠市场。昆曲是属于我们民族的,也是人类的文化经典,艺术经典。对于这样的艺术经典,要抢救保护必须要保持它纯正的经典品位。如果完全由市场来做的话,有可能就不能保持它的经典的品位。我们现在是市场经济,当然要考虑市场,但也不能什么东西都由市场来解决,不能说市场要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东西,也不能说票房好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东西。特别是在现在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我们动用国家的力量保持昆曲的经典品位,这就是维护民族文化的传统和维护民族文化经典的尊严,具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和象征意义。

记 者:你们还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吗?

叶  朗:我们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比如说我们建议国家拨出一大笔钱来抢救。怎么抢救我们也有具体的建议,比如整理剧目,建立昆曲艺术音像资料库,把一些老艺人的东西记录下来,培养新一代的演员,整理资料等等。我们还提出希望这七个昆曲院团所在的省市为他们建立专门供昆曲演出的剧院。因为昆曲演出音响要求比较高,面积也不宜太大。现在没有演出的地方。而且像北京、上海这样一些地方,昆曲的剧院最好能够达到接待外国国家元首的水平,这样他们来了白天请他们游览故宫长城,晚上请他们看昆曲。另外,我们也提到加强昆曲院团和大学的合作和联系。我们建议昆曲院团跟大学合作,办昆曲的大专班、本科班、研究生班、研修班等来培养昆曲新一代的演员、作曲、编剧、导演,因为昆曲的演员要求有文化的底子,跟流行歌星不一样,昆曲必须要有文化。另外,昆曲院团要定期到大学演出,举办各种讲座。大学生文化基础比较好,其中有一部分有比较高的文学修养,昆曲是比较雅的,对昆曲的理解需要有文化。所以,我认为昆曲进大学演出不是权宜之计,它是个战略的举措。为什么?因为大学生是昆曲的最基本的观众,或者叫“第一观众”。“第一观众”不等于排斥别的观众,昆曲当然还要争取有更多的观众,但是最基本的观众、“第一观众”是大学生,所以,要进大学演出。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要培养新一代的观众。

同时,前面说到,大学还有留学生,我们可以把昆曲传出去,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昆曲并不是不能传到世界去,青春版《牡丹亭》在全世界演出二百场,到处受到热烈欢迎。
西汶艺术网
我们还提出要加强对昆曲的宣传。我觉得现在很多人说昆曲青年人不喜欢,是因为宣传不够,大家不知道。北大过去不来演,大学生也不知道昆曲,现在一来演,大学生都知道昆曲,现在一票难求,整个校园出现一阵昆曲热,一种节日的气氛。

这个报告送上去以后,中央领导十分重视,他们做了重要的批示。文化部、财政部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拟订了昆曲振兴计划,由中央财政连续五年拨专款抢救昆曲。

记 者:这是国家的支持。而白先勇先生是具体地做一个剧到大学演出,做得很成功。

叶  朗:是很成功。几个方面,第一,昆曲本来是一个传统的东西,现在变成现代的。《牡丹亭》在汤显祖的时候,当时的观众觉得很好,很美,21世纪,演给当代的大学生看,他们看了又觉得非常美,美得令人窒息,怎么做到这一点?这不是轻而易举的。当然,现在演肯定不是把汤显祖当时的东西照原样搬出来。现在有一个提法叫“原汁原味”,我觉得不能笼统地这么提。“原汁原味”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是保持它经典的品位,这个没有问题。如果是说老的东西一点不能动,这个我不赞同,而且也不可能。汤显祖那个时候演员穿什么衣服?是白先勇版的现在的这个衣服吗?现在人重新设计的苏绣非常漂亮。化妆是这样吗?头饰是这样吗?当然不是这样子。唱的词是一样的,其他的都不一样,怎么能原封不动?黑格尔说,美是显现给人看的,所以,显现出来要让看的人感到很亲切,很喜欢。如果演出来是现代人看不懂的,隔的很远,那就不行。黑格尔说莎士比亚的戏演出也必须要改编,因为莎士比亚戏里有很多东西今天的人是不熟悉的。这是对的,所以不能笼统地提“原汁原味”。毛主席讲过普及和提高的关系,我们要普及,我们还要提高。不能天天演《小放牛》。所以,我们的群众艺术也不能老是停留在踩高跷、划旱船那些形式。传统和现代怎么结合好,这个问题是很难解决的,但是我认为白先勇他们的《牡丹亭》和《玉簪记》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演出完了大学生涌到台前,那么狂热,如果不感到美他会那样吗?但是这个绝对不是所谓“原汁原味”可以做到的。它必须和当代青年的审美趣味、审美需求沟通。所以,既保持它经典的品位,同时又使当代的大学生感到美,感到可以接受,这是一种创造。

记 者:白先勇先生的这个创造运用了很多现代的手段,包括舞美的设计,包括服装的设计,这个听起来也不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为什么之前的昆曲院团没有做到这一点?
西汶艺术网
叶  朗:为什么没有做到呢?这有几个方面,一个因素是眼光。审美是需要眼光的。每个人都在打扮,但是不是每个人打扮都是美的。有时候你会感到这个人怎么穿得那么难看,但是这个穿的人不认为自己难看,他认为自己这么打扮很美,这是眼光问题。戏是一样的,有人把舞台布景弄得很难看,但他自己觉得很好。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因素是白先勇本人的地位和他的号召力、影响力,他能够找到很多一流的艺术家来帮他的忙,舞美设计、服装设计、唱腔的设计等等。服装我刚才讲了,手工绣出来的,很淡雅,同时显得非常华贵,这是一种审美趣味。他能够协调这么多的人,有的剧团找这些人是找不到的,所以,这里面确实有他个人的因素,没有白先勇的个人因素,《牡丹亭》不可能做到这么好。当然,还有一些其他方面,比如说经济的因素,因为搞一台演出需要钱,白先勇想办法弄了很多赞助。但是也并不是有钱就能做好,现在我们看到有些大制作,它也投入不少,但它未必就是好的。

白先勇他们的《牡丹亭》把汤显祖那个时候最美的东西放到现在演出,使当代的大学生依然觉得是最美,这是一个创造,这是一个成功,而且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创造,非常了不起的成功。我觉得值得好好研究,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审美的眼光是最重要的,当然,还有人际的因素,经济的因素。一个艺术作品的成功有很多方面的因素。我曾经举了一个例子,美国的自由女神像是法国一个雕塑家创作的,是当时法国送给美国的一个礼物,它的成功有很多因素。比如,它是立在海上的,怎么抗风,技术问题解决不了不行。还有经费的问题,很多很多问题,一个问题解决不了它就成功不了,当然决定性的因素是雕塑家的创作,意象的生成。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