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从文化传承和美育的视角看昆曲进大学校园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4]
记 者:刚才提到经济方面的因素,白先生从海外募集了一些资金来帮助运作这个事情,这种手段跟您之前提倡的由国家经费拨款去复兴昆曲是有所区别的,筹钱来贴补昆曲跟政府补贴昆曲,这两种途径您觉得哪个更容易复兴昆曲?

叶  朗:我想国家投入可能是个基础的条件。所谓基础的条件就是第一位的。但是仅仅有基础好像还不够,还要有社会的捐助,还要有市场的运作。现在我们昆曲演员的收入还是不高的,跟流行歌星没有办法比,我们要有政府投入,解决一些最基础的东西,使他们能够支撑下去。但是政府投入大概也有限,还需要社会的资助。白先勇从社会上找来很多赞助,比如“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第一个五年计划和第二个五年计划都是有公司赞助的,他们每年资助一百万,五年五百万。将来也许能设一个基金,把一些最杰出的昆曲表演艺术家的收入提上去。大学里叫讲座教授,比如我是一个企业家,我在北大设三个讲座教授的席位,一个出一千万,三个就是三千万,这个三千万我捐给北大以后,不是把三千万花掉,北大用这个经费运作赚的钱供给三个讲座教授,本金是不动的,这样我这个企业永远在北大有这么一个项目,不是一次用完了。讲座教授的待遇是非常高的,在国外也是这样,比一般的教授高得多。一个系可能只有一两个讲座教授,最高的,荣誉性的一种教席。也许我们将来搞一个基金,不叫讲座教授,想一个名字,过去前苏联有“功勋演员”。一千万设一个荣誉演员的席位,有一个亿就可以设十个荣誉演员的席位。这样保证我们后继有人,这个是一个思路。另外一个,我没有想好,看一看能不能也把昆曲的演出形成一个产业链,就像美国的电影《哈利·波特》,形成一个产业链。

记 者:开发一系列产品,书,纪念品之类的附加产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叶  朗:对,这个是可以的,当然这个东西要动脑子的,要有创意。《哈利·波特》赚钱不光靠票房,还有各种产品,儿童玩具,服装,甚至创建像迪斯尼乐园那样的主题公园。其实我们也可以做,我们过去做得不够,也不善于做。京剧只限于卖几个唱片。

记 者:传统艺术不习惯做市场开发。
西汶艺术网
叶  朗:我觉得完全可以在保持昆曲的经典品位的同时搞市场开发。但是不能损害它经典的品位。总之一个是国家的投入,我认为这是一个基础的东西。但是限于这个好像不够,所以,还要社会的赞助,同时,还要有市场的开发。市场的开发我们要有一个把握,要有一个度,还是要保持它经典的品位,而不能把它搞坏了。

记 者:有人说,像白先勇先生这样热心昆曲振兴和传播的人终究是很少的,所以很担心昆曲复兴的前景,一旦白先勇的作用消失了之后,昆曲会怎么样呢?您是怎么看待昆曲复兴的前景的?

叶  朗:我觉得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确实有这个危险,因为从整个社会来讲,像白先勇这样投入的人终究不多。但是另一方面我们还是要乐观。我们不要说白先勇离开了昆曲界怎么办,我们换一个说法,白先勇他是开了一个头,这种说法可能更好,我希望今后有更多像白先勇这样的人来加入这个队伍。艺术界的人,教育界的人,文化界的人,企业界的人,还有政界的,都来关心昆曲,都来投入,就可以保持这个势头,不要让它停下来,而是变得越来越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即使不燎原,也让星星之火能够蔓延扩大,我觉得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所以,我们要看到它的困难和危机,同时还要保持一种乐观。乐观的前提是我们要做,如果不做肯定是不乐观的,我们要做,而且我们要动员更多的人来做,大家都来参与,靠一两个人不行。如果只有白先勇一个人在做,当然值得忧虑,我们想办法让更多的人来做,前景可能就很好了。这是一个乐观的前提。

记 者:您和白先勇先生有很多接触,您觉得白先勇先生在您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叶  朗:我很敬佩他。他的《牡丹亭》《玉簪记》把中国文化里这么美的东西展示出来,变成21世纪大学生都能接受的东西,21世纪的大学生认为美得让人窒息,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看到大学生那么狂热地给《牡丹亭》《玉簪记》鼓掌,我十分激动。白先生完全可以不做这个,他自己过一种很安逸的生活不好吗?现在他不仅自己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还要到处去拉钱,我觉得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贡献,一种奉献。我在这里引冯友兰先生的一段话。冯先生90岁的时候学生去拜访他,那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耳朵也不太灵了,但是他还在用口述的方法继续写他的《中国哲学史新编》。学生说,冯先生,您眼睛也不好了,耳朵也不好了,为什么还不休息?冯先生说:“我虽然不能看书了,但是我可以把我过去看过的东西,产生新的理解。这就像一头牛躺在那个地方,把过去吃下的东西吐出来细嚼慢咽,就是反刍,也很有味道,古人所谓‘乐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乐道”就是一种精神享受。冯先生接着说,人类的文明就好像一笼真火,几千年不灭地在燃烧。它为什么不灭呢?就因为古往今来对人类有贡献的那些思想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不断地呕出心肝,把自己的脑汁添到里面作为燃料,所以它才不灭。为什么他要呕出心肝呢?冯先生说,他是“欲罢不能”。这就像一条蚕,它既生而为蚕,它就只有吐丝,“春蚕到死丝方尽”,它也是“欲罢不能”。我对北大的学生说,“欲罢不能”四个字非常好,这是我们北大的精神,北大的人文精神、人文传统。这“欲罢不能”就是对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和人类文明的一种奉献精神,一种创造精神。也就是对一种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人生的不懈追求,是人生境界的不断提升。我想白先勇身上就体现了这种“欲罢不能”的精神,他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他是欲罢不能。这种精神是非常宝贵的,是我非常敬佩的一种精神。我看到学生那么热情,那么鼓掌,那么激动,我对白先生说,“你这八九年的努力没有白费,非常值得。”

记 者:谢谢叶教授谈了这么多,最后请您用几句话把今天谈的内容概括一下好吗?

叶  朗:我想可以概括为两点:第一,我们应该从文化传承和美育的高度看待昆曲进大学校园。在大学中大力推进文化的传承创新,加强美育,引导大学生自觉地继承、发展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和维护民族文化经典的尊严,这是21世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要求。

第二,中外教育史都证明,一所大学如果十分重视美育、文化经典和艺术经典教育,那么它所培育出来的学生总是更富有活力,更富有创造力,更富有进取精神,具有更开阔的胸襟和眼界,具有更深刻的人生体验,具有更健康的人格和更高远的精神境界。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在大学校园推广像昆曲这样的传统艺术经典,对于我们培育杰出人才,对于我们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有着重要的意义。

叶 朗  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

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曾同时兼任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艺术学系三个系的系主任,现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兼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哲学会会长、北京市社科联副主席。

主要著作有《美在意象》(《美学原理》)、《胸中之竹》、《欲罢不能》、《中国美学史大纲》、《中国小说美学》、《中国文化读本》(与朱良志合著),以及《现代美学体系》(主编)、《中国历代美学文库》(总主编)等。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