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谈话剧《徽商传奇》的三奇三不足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4]
谈话剧《徽商传奇》的三奇三不足(《漫谈<徽商传奇>修改版》)

“……传奇之名,至明凡四变矣。”——唐以“小说”为传奇、宋以“诸宫调”为传奇、至元以“北曲杂剧”为传奇、而明人则以“戏曲之长者”为传奇。然传奇者,不独文体之谓也,实“非奇不传、无奇不传”之谓也。故古今戏曲戏剧,多从情节之奇着眼,“演奇事,畅奇情”(明代如阙名《鹦鹉洲序》云),传之后世。安徽省话剧院成立60周年庆演话剧作品以《徽商传奇》为名,敷演徽州书生程梦溪弃学从商的一段传奇故事,以程梦溪初次行盐经历为主线,以与账房先生之女詹秀秀的爱情为副线,双线并行再辅以灵活扮演各式角色的歌队穿插叙述和简约灵活的舞美装置,传递徽商“仁义礼智信”和“行商如水利万物而不争”的人生和行商信条。此剧既以“传奇”为名,笔者观之,确有“三奇”:人奇、事奇、舞台处理奇。而伴随“三奇”而生,此剧亦有三不足:节奏之不足、细节之不足、部分人物形象之不足。

三奇之一者,人奇。写戏先写人,有了人,才有了戏。当今中国戏剧形式与样式渐趋多元,肢体剧、先锋实验剧等诸多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的戏剧层出不穷,大大丰富了中国戏剧。此类戏剧虽不事“关目情节”,甚至行“反情节”的叛逆之道,但仍然也绕不开写人。而作为一部风格较为传统的话剧,《徽商传奇》在写人方面丝毫不吝笔墨,写出了人物的许多“奇”处。在此一一简略评点:写詹秀秀天真可爱、泼辣机智、能言善辩、既有小女儿之娇羞媚态,又有助程梦溪于商海运筹帷幄的军师之范,不可谓非“奇”女子是也;写账房先生詹仁和洞明世事人情练达、爱女如命、颇有市井人物之“奇”趣;写汪鹤亭沉稳风雅、知恩图报、守得徽商传统、赏得关公大戏,独具慧眼勤助初下海的程梦溪,有有别于其他商人之“奇”志,颇得大儒商之风;写官员“书猪”则陈腐不堪,活生生一个读书机器,乃自古官场早已见奇不奇的“奇”吏;写程梦溪则既有书生酸腐之气,却也不缺“纯净如水”(剧中汪鹤亭评价)般的大智若愚。满口“之乎者也”、执拗固守孔孟之道是其酸腐,亦是其异于常人,从而奉行“以义取利”(为解救一方百姓而行“以盐换茶”之策)和“诚信立人”(直言乃洞庭之茶以致滞销)之行商之道的道德与性格基础。优点即缺点,优缺点合一让人物生动可信、独树“奇”处。

三奇之二者,事奇。人之“奇”离不开其所为之事之“奇”,而迥然不同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生活,事之“奇”对于戏更具裨益,是更能吸引观众的最外层之“糖衣”。观“奇”事、看“奇”人、畅“奇”情、悟“奇”理,乃多数传统戏剧颠破不变之套路。《徽商传奇》中事之“奇”比比皆是:首先,书生弃学从商,在一个“官本位”并且“抑商”的封建社会,本就是“奇”事一件;其次,书生在毫无行商经验的情况下,临危受命至偏僻之处贩盐,亦颇具“奇”处,充分调动起观众的审美期待;再次,行商途中所遇之人之事,亦有许多奇处:如盐御使装扮“刻字人”微服私访行盐船;如行船半路兵丁之无理盘剥;如詹秀秀为赎盐船忍痛送亡母之遗物;如程梦溪为让一方百姓吃上盐而执拗执行“以盐换茶”之策;此类种种,皆不可谓之不“奇”。

三奇之末者,乃舞台处理之奇:一以歌队和戏曲元素的别出心裁运用为“奇”;二以舞美破具古典戏曲意境为“奇”。歌队是个古老的东西,古希腊戏剧中的歌队常有转换戏剧场景、叙述难以表演的剧情等作用。而在戏剧发展历史中,歌队渐渐消失于表演样式的调整和变化中。《徽商传奇》一剧大胆运用歌队,时而锣鼓琴瑟为戏开场,时而化为戏中各式角色,时而又借戏曲中“生旦”之口代剧中人物唱几段戏文、为剧情做引子叙述、抒人物之情感,十分自由灵活。广东有一戏名《与妻书》,其中亦有歌队之设计,与此戏中的歌队形式作用大同小异。然两者相比,高下顿见:《与妻书》之歌队,随意打断剧情,破坏戏剧节奏,频频让人出戏且常发“大词”之论,令人厌烦;《徽商传奇》之歌队,常于剧情段落与段落之间出现,节点较为自然,且妆扮以黄梅戏班模样,虽有刻意融入地方文化特色之嫌但也是较为贴切的。而灵活扮演剧中各式群演(如兵丁、水手等)则避免了剧组的过度臃肿,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再观舞台处理之“奇”二——舞美。类中国传统戏曲中的一桌二椅,此戏舞美偏简约风格:两块可移动“船帆板”,几级阶梯平台,台前两扇徽式门墙,舞台深处变幻之投影,吊杆下的“徽州”、“码头”等字样标明了场景。一景多用,充分承认了舞台的假定性和虚拟性,变幻十分自由灵活,有古典戏曲意境之“奇”。然而为了照顾各种场景都能使用,布景有些过度简约了,单调的几块平板失却特色,且与前台布景风格不一,其实不妨真正做成帆状且有纹饰点缀,营造整体和谐统一的布景,或许更佳。

反观此戏之“三不足”,实乃与“三奇”阴阳相生,因“奇”而生“不足”。

三不足之一者,乃戏剧节奏是也。此戏以程梦溪角度出发,大略总结有以下片段:辞亲赴商、临危受命、一见钟情、仗义收容、兵丁盘剥、书生言退、巧计换茶、秀秀远去、巧言劝官、汉口会汪等等。全剧150分钟,真正的剧情峰峦实却止有“兵丁盘剥”、“秀秀远去”、“巧言劝官”、“汉口会汪”四个——正是程梦溪在初次行商路上遇到的四个困难。然而最终这四个困难的解决都相对过于轻易了:兵丁盘剥被伪装成“刻字人”的盐御使化解、秀秀远去最终又自行归来、巧言治服了官员“书猪”、洞庭松萝直接由贵人汪鹤亭出手相助互惠互利。在这些过程中,虽然也有程梦溪作为书生和商人双重身份的智慧闪烁其间,也在问题的出现和解决中看出徽商的“仁义礼智信”,但是四个剧情作为反动作的张力不足,危机感、紧迫感都有所欠缺。解决矛盾的方法虽多数依靠人物的成长和智慧,但也有不少斧凿之处从而令矛盾解决相对失色,此一也。而四个矛盾之峰篇幅详略也可再斟酌再斟酌,不然四峰一般海拔,就失却了高低起伏天险之美且使得剧情冗长而平淡,此二也。故此戏实则未能以剧情为核心抓人,而更多以人物个性留住了观众。

三不足之二者,乃部分细节是也。开场“辞亲赴商”固然有动人之处,但放于开场却略显沉重,演员表演也有过度用力而使得感情在前面无所铺垫的情况下而失焦的嫌疑,细节一处;“临危受命”一出略显匆忙,至交好友刚见面,急匆匆就托付重任,前面书生从商的铺垫过短而后面从商的经历却又过于冗长。虽然入戏要快,但是还是给人过于匆忙之感。试想如果先演鲍禹城之着急情状,然后程梦溪再应时出现,是否会更加自然一些?细节二处;“巧言劝官”一段颇有《西厢记》“拷红”一折红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风范,虽不及“拷红”精彩,但是亦能从中窥见程梦溪之成长与智慧。然而此段有一不得不注意之处,即最终放过了一个迂腐的官员,还要为其美言升官。虽不能拿道德绑架戏剧,但是此段如此安排恐怕还是不十分妥当。细节三处。

三不足之末者,乃程梦溪、书猪与富人们形象或有可商榷调整之处。一、程梦溪前面有所论述,在此补充:戏剧矛盾的出现和解决实则都因程梦溪而生而灭,故程梦溪之成长褪变并由此带出的徽商精神尤为重要,如果人物前后变化对比再明显一点,自是再好不过。二、书猪形象之商榷:香港话剧团有一谢君豪主演的话剧戏名曰《梨花梦》,改编自《老残游记》,其中有一官员名曰刚弼(与“刚愎”同音,有所隐喻),刚弼此人不贪财不贪色,凛然清官模样,却为博“清明”名声错判无辜;“书猪”亦俨然一幅清官模样,却陈腐不堪,认为背下《十三经》就能无官不为,两人相较倒是有相似之处。然刚弼形象丰满而书猪较之则扁平许多,结合前面所言对书猪安排之不妥,或许更多表现书猪在程梦溪巧言之下的“窘态”和在盐御使官威之下的“惶恐”,会让此人物更精彩。三、说说买得起盐的富人们,无它,一言以蔽之:虽有逗笑之功,却有刻意丑化之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总而言之,《徽商传奇》虽仍未能全然脱离“宣传”之色彩,且枝蔓稍嫌繁杂(各种语汇、元素大杂烩既是其优亦是其劣),此戏之三奇三不足亦均由此而生。然而此戏总体自然得当,妙趣横生,以写人之成长褪变为本,寄徽商文化情怀,未见“厚重宏大”,弃功成名就的豪商巨贾而取初次行商的书生为主角,为情节关目的展开提供了无尽的悬念与妙趣之处,可赞可叹。演出落幕,传奇仍未落幕,热切盼望能多加打磨,越演越好!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