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昆曲小生胡维露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7]
胡维露,是毕业上海戏校的一名小女生,现在在上海昆剧团里,最近演出了有《玉簪记》。

意外女小生台上倒下从上海昆剧团处了解到,主演全本《玉簪记》的两个小演员胡维露和袁佳都是上海戏校大专班的毕业生,分到剧团才一年多的时间。年前由于身体原因两人错过了年终考核,这次得以在舞台上演出,一方面是应观众要求,展示昆剧艺术的青春活力,另一方面也作为两个孩子年度考核的成绩。虽然只是两位小演员的毕业汇报,当天的兰馨舞台还是吸引了不少戏迷前来捧场,其中还有不少是特地从苏州和南京赶过来助阵的大学生。

对于当天演出发生的意外,胡维露的老师———昆曲表演艺术家岳美缇表示:“昨天胡维露的表现真不错,第一折和第二折完成得非常好,就是在第三折开头的时候,胡维露突然在台上晃晃悠悠起来,声音也越唱越轻,感觉就好像留声机电力不足。眼看就要倒下来了,我们赶紧把她叫下来。当时她已完全神志不清了,也就稀里糊涂地下来了。她后来跟我说,当时已经两眼模糊了,根本不知道面前站着谁。”

面对演出的意外停止,台下的观众却丝毫没有抱怨,在剧组人员向观众解释了原因后,台下响起了鼓励的掌声,更有戏迷前往后台要求剧组停止演出,让演员好好休息,甚至宁愿放弃欣赏后面两折戏。在戏迷们的鼓励和安慰下,胡维露在经过30分钟左右的调整休息后,毅然走上舞台,完成了全本的演出。据了解,其实剧组已经安排了另一位演员化好了妆,等待随时替补上场,但胡维露却以自己的意志力坚持到了最后,赢得了全场的掌声。

昆曲《玉簪记》介绍

《玉簪记》,高濂著。写道姑陈妙常与书生潘必正爱情婚姻故事。事见《古今女史》和明人杂剧《张于湖误宿女贞观记》。剧中写少女陈娇莲在金兵南下时与家人离散,入金陵女贞观为道士,

舞台上的胡维露(18张)法名妙常。观主之侄潘必正会试落第,路经女贞观,陈、潘二人经过茶叙、琴挑、偷诗等一番波折后,私自结合,终成连理。作者把陈妙常对爱情既热烈追求又害羞畏怯的复杂心理,描写得玲珑剔透。《秋江哭别》一出,情景交融,富有诗意。《琴挑》、《秋江》等零出,被各种地方戏作为保留剧目,盛演不衰。

故事情节
西汶艺术网
明代戏曲作家、著名藏书家高濂的《玉簪记》,被誉为传统的十大喜剧之一。主要是脱胎于元代大戏剧家关汉卿的《萱草堂玉簪记》,并在明无名氏杂剧《张于湖误宿女贞观》和明《燕居笔记》中的《张于湖宿女贞观》的基础上改编而成的。高濂的《玉簪记》是写女尼陈妙常与书生潘必正的爱情故事:南宋初年,开封府丞陈家闺秀陈娇莲为避靖康之乱,随母逃难流落入金陵城外女贞观皈依法门为尼,法名妙常。青年书生潘必正因其姑母法成是女贞观主,应试落第,不愿回乡,也寄寓观内。潘必正见陈妙常,惊其艳丽而生情,经茶叙、琴挑、偷诗等一番进攻,终于私合。而陈妙常也不顾礼教和佛法的束缚与潘必正相爱并结为连理。

外因一戏曲行头惹的祸意外发生后,岳美缇和刘异龙两位老师轮流给胡维露推拿,又是按人中又是疏经络,才得以让她很快恢复了清醒。经验丰富的刘异龙告诉记者:“其实戏曲演员这个行当真是非常辛苦,观众就看着台上的演员光鲜亮丽,不知道他们幕后的辛苦。单说勒头一项,就不是那么容易挺过来的,由于人的头上有很多的神经和穴道,有的人不怕勒头,再紧也无所谓,但有的人一勒就疼,有的甚至会透不过气,尤其是勒得不当,正好压在某根神经或卡住了穴道,昏厥或呕吐的情况都会发生,严重的甚至休克。”外因二天气闷热诱病发对于到意外发生的原因,岳美缇分析,一方面可能是胡维露的心肌炎没有完全好,另一方面勒头勒得过紧也是小维露顿感不适的原因。“胡维露这孩子身体一直比较弱,年前突然患上心肌炎,错过了年度考核,心里特别着急,在接到全本《玉簪记》演出任务后就特别卖力。演出那天气压低,她体质又弱,加上那天可能勒头勒紧了,这孩子容易缺氧,头一勒紧就晕晕乎乎起来。”带教整整七年的岳美缇说,“她以前在戏校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但都没有这次严重,以后一定要提醒她注意休息。”

尽管当日演出不尽如人意,但观众的认可还是给予年轻的胡维露很大的鼓励。小维露动容地说:“观众真的都太好啦。”接受记者采访时,她一再表示“主要是气候比较闷热的原因,以后一定会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尽量避免这样的意外。”

内因一珍惜台上每一秒说起对胡维露的印象,学生众多的岳美缇只用了四个字“天道酬勤”:“坦率地说胡维露的先天条件在我的学生中并不算特别出色的,作为女小生,她长得过于秀气娟丽,声音又偏清亮不够宽厚,就她们同一批的学生中,也不算出挑。但这个孩子胜在刻苦,特别好强,她跟了我七年,开始选行当的时候,我们就都劝她唱旦角,因为体态声线各方面都不太适合小生,但她就是不认输,一个人闷头苦练,她进团这一年来,进步可说是突飞猛进。”她的“用功”不但岳美缇看到了,就是剧团看门的大爷、扫地的阿姨也都看到了,岳美缇说:“就连住在我们剧团隔壁的一个年轻编辑,那次碰到我还说,‘你是不是有个学生长得白白净净很清瘦的,她可卖力了,每天大清早就过来吊嗓子……’她的用功在剧团是有口皆碑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对于师长们的称赞,胡维露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太重视这次的演出了,因为像我们这样小字辈的演员平时演出的机会非常少,我们这批演员到团里一年多,真正上台的机会屈指可数,平时就算是‘昆曲走向青年’的活动,每个人轮到露脸的机会也不过5分钟,这次老师们这么信任我们,让我们演全本的大戏,我真的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西汶艺术网
内因二痴情小生勤练功因为年前患上心肌炎而错过了年度考核的胡维露,在接到全本《玉簪记》的任务后,过年也过得不踏实,岳美缇说:“胡维露是温州人,春节大家都回去过年,她走得最晚,回来得最早,初四就回到团里了,我笑她说‘剧场排练厅的门都没开呢!’她正儿八经地回答说,我和阿姨商量商量,让她暂时把钥匙借给我。”虽然没有太多演出的机会,但胡维露并不在意,一有机会就去看师哥师姐们的演出,“这孩子钻劲十足,对昆曲也特别痴迷。”岳美缇说,“她们这些年龄小的,平时几乎没什么上台的机会,胡维露就爱跟着去看戏,哪里演就往哪里钻,所以虽然演得很少,看得却很多,看着看着就融入到自己的表演里,相比同龄的演员,她的进步也就很大。”

“这些年一直有人劝胡维露改行当,她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胡维露的这股执着是最让老师岳美缇看重的地方,“昆曲小生那么多,像她这一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唱得出来,她的嗓音清丽、体格又纤弱,扮起小生给人的感觉力道不够,但她似乎从来不为这些外在的条件所动摇,哪怕再多人在旁边说,她也只当耳旁风,就是一心苦练、拼命钻研。其实艺术这个东西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她的执着将是她艺术道路上的点金石。”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