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昆丑的表演艺术-以《活捉》、《下山》为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11]
另外小和尚过去的扮相又是什么样的?污秽不堪。你们现在这个小和尚还蛮体面的,但是旧社会的小和尚什么样呢?络腮胡,流鼻涕,咧嘴,眼屎,服装外面是僧衣,所以华传浩老师下了很大的功夫把这个东西全删除掉了,所以传给我们的时候,没有了。尽管在旧社会说是“五毒”,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小尼姑就是天鹅肉,所以这种动作观众非常欢喜,都叫好,他上身不动,下身动,想想这是不对的,不能用,所以后来把服装改成天蓝色的僧衣,在化妆上通通改掉,画一个非常年轻的小后生,观众也接受,小和尚就应该是这样。但是行家就说话了,刘异龙扮得蛮漂亮的,但是不对啊,他的身段全是小花脸的身段,怎么跟这个脸结合起来呢?他们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火,华老师说:“阿龙啊,这样,你在这儿(鼻梁上)画一块方的,就完了。画了个方的就等于是小花脸了,跑不掉了。”但是作为我这个人比较爱思索,也爱想,到底怎么办?画个方的也不合适,凭什么要画个方的?为什么要画方的?晚上睡不着觉就开始想怎么办,他不是小和尚吗,小和尚天天干什么事呢,他除了打扫、挑水,他还要念经,念经要敲木鱼,茅塞顿开,第二天拿纸笔就坐在这画,因为木鱼是一个立体的,现在把它平面化,画一个木鱼的样子,在木鱼中画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画一个红嘴儿,在红嘴下面加一个黑的套起来就有立体感,后来我一琢磨,在纸上一画,有把握了。“华老师我想起来了,你说画豆腐干,我觉得还不太满足,现在我是这么画的。”他就说苏州话:“你这个小子挺会动脑筋的。”我说:“老师为什么要这样,要符合小和尚的人物需要,所以这儿(鼻梁上)画一个木鱼,人家一看会说这个是一个和尚,而且是一个小和尚,所以要画一个木鱼的形状。”

还有,我们演《下山》的时候要穿一双朝方,这双鞋已经改造过了,原来的朝方,外表是黑缎子的,里面是龙头细布的,你想这出戏累的是头昏脑涨啊,光脚穿靴子,演的过程中还要过河脱靴子,演到过河的时候,靴子里面早就湿透了,这个靴子脱不下来,我汗腺比较发达,腿这全湿了,比打一场篮球还累,怎么拔都拔不下来。结果我又动脑筋了,跑到上海市的戏剧服装店,找到老师傅商量,我说我这个靴子里面龙头细布外头是缎子的,怎么弄才好呢?脱又脱不出来,最后洗完脚又穿不进去,能不能不用龙头细布的?牛皮太厚,猪皮太硬,你跟我做羊皮的行不行?老师傅说:“做羊皮的可以,价钱厉害啊。”我说:“价钱你放心,我不会少你一分钱。”果然,他说做牛皮太厚,猪皮太硬,我说做羊皮好了,后来果然你看这个靴子很挺嘛,它是衬了羊皮的,羊皮永远不用绑带子,如果穿湿了,演完后吹吹干明天又可以穿了。

所以要排成一个戏,演好一个戏,那可是真下功夫。还有我演这出戏,那时候50年代、60年代初,我们中国封闭,那时候我们脑子里知道的表演体系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他什么意思?要让演员上台之后,就是我们老话说:“这个演员不得了,装龙像龙,装虎像虎。”就是他面貌是千面,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要下生活,深入到生活中去。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不是讲了嘛,我们文艺工作者要到群众中去,要到水深火热的斗争中去,能够体验生活,了解人们的语言,才能演好人民的人。我脑子也好使,我也不是木讷的脑袋瓜,碰到一个问题来了,当他光着脚要背小尼姑过河的时候,“果然有水在此”,只能光脚了,进去之后鞋一脱,一夹,一看水,“让我先来试试看”。到底冷还是不冷?那时候已然是深秋了,我就是演不出来那个冷,怎么办?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介绍说要进入到生活中去嘛,上海的冷天你们不知道,北京冷天有暖气,上海屋里比外面还冷,在家里也是很冷,鸭绒衫始终不能脱,那时候怎么办,那时候还没有塑料脸盆,我妈给我买了一个搪瓷脸盆,大冷天到屋外头扒雪,扒了一脸盆都是雪,我们六、七十个人一个宿舍,到我床铺这一放。“刘异龙你干吗?”我说:“体验生活。”“他有毛病啊,脑子进水了,这怎么叫体验生活?”我说:“你们不懂吧,《戏剧理论》上过没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说的要体验生活。”“你怎么体验生活?”我说:“你没事学着点。”“我演武生要杀人还真的要找个人杀吗?”我说:“你别起哄。”然后袜子一脱,鞋一脱,腿就冰了,这就是考验我的时候到了,到底下不下去?要演好戏没办法了,要走向生活,生活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看到没有,刚一放下去,嗤,(做冷的表情)一只脚(放了),第二只脚有心理准备了,嗤,两个脚都进去了。(哆嗦)为什么这样?先是冷,难受,后来为什么笑?他有一段唱:“男有心来女有心,哪怕山高水又深。约定在夕阳西下会,有心人对有心人。南无阿弥陀佛。”诶,“我的脚也不冷了”(唱),自从我体验了生活,用雪冰了脚之后,每次演的时候观众也觉得冷,他就给掌声,所以通过哪怕一个小戏,你要不断地下功夫,去演好它,那就会有时效。

我从1954年干到现在,五十九年,有很多东西受益匪浅。所以《下山》无论在表演也罢,动作也罢,程式动作也罢,它的唱腔也罢,都要仔细琢磨。华传浩老师他到底文化还不是特别高,他没有小学毕业,他大概念过小学两三年级,我小学毕业啊,比老师高。有的老师不懂,他什么不懂呢?里面有一段,那边来了一个小尼姑,小和尚说我把她带到山洼之中,管取一番。这够黄的了,那边一个小尼姑,我把她带到山洼之中,搂着她,问题就在这两个字,“管取”一番,大家可以充分发挥想象。那怎么行,这个很纯、很真的一个小和尚,就是“管取”两个字,把他全毁了,思想够脏的啊,小尼姑认都不认识,把她带到山洼中,怎么能够“管取”呢?所以改掉了。“那边有个小尼姑来了,待我迎上前去,与她闲话闲话便了。”就开始耍佛珠,越耍越快,这就让《下山》快乐、健康了,这个戏出来了,使人们在欢笑中又受到启迪。所以这出戏演了五十几年吧,也不容易,现在我的学生都传授好了,他们都能够演了,可是他没有我这个想法那么多,大家可能也没有我想法多,为什么?那时候哪有电视机,哪有录音机,我就算聪明,我有一个矿石机,没有人懂吧,(矿石机)它不能调频道,也不能调音响,从煤矿堆里挑出矿石,有根针,插进去,然后就一点点的拨弄,到了一个频道就不动了,就靠这样听。那时候手表也没有,我们那时候练私功,我练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不练,我练,我不能让他赶上我,怎么办?看什么?看月亮,我这个窗外头有一个屋顶斜的,大概是这个月亮跑到哪来了,差不多我该起来了,去练功了,把灯打开,三面是哈哈镜,有一面是正常的可以看见身段的就照,又不能喊,别人都在睡觉啊,结果练得汗流浃背,练完了一看,那时候地球牌的电钟是很准的,一看,12点20,怎么12点20就爬起来了?别睡了,衣服已经湿了,怎么办?就继续练吧。等大家起来了,我在那我真想睡觉,不行,又要练毯子功,翻跟头了。所以练好一出戏真的不容易。

19岁的刘异龙老师

大家看这个小伙子还可以吧。19岁,西装领带格子围巾,都是演出公司借的,这小子穿西服形象可以啊,现在我看,我年轻时候怎么那么漂亮,现在老了不灵了。所以《下山》这个戏我跟大家就聊到这儿,下来要聊《活捉》。

但是《活捉》这出戏是《水浒传》的大家都知道,我演了一个张三郎,大名叫张文远。大家肯定要想,张文远肯定是坏人呢,但是通过我的艺术实践,通过我的了解,张文远算什么坏人,他不就是按照北京话说的,这小子他爱串女行,跟男孩没什么话,跟漂亮小姑娘话多。有的女孩子觉得怎么这么二,可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有的觉得他人挺好玩的。所以他不是一个坏人,你说他是一个白领,他也算不上一个很大的白领,他就是在衙门里帮人写写打官司的文章,写写家信。这个小伙子非常漂亮,但是那时候的造型,要勾一个二花脸,所以我今天说的两个戏,小和尚是丑行,他属于丑,张三郎他属于副,所以演丑人都是好人,善良的居多,演副的都是肚子里要有点玩意儿的,有点文化的,算计算计人呢,坏人多一点,但是也有好人。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