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昆丑的表演艺术-以《活捉》、《下山》为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11]
《水浒记·活捉》阎惜娇/梁谷音张文远/刘异龙

我们华老师是演丑,王传淞老师是演副,这出戏谁教的呢?先是华传浩老师教了我们一段【渔灯儿】,这个曲牌把所有丑行的褶子功统统在这个曲子里面一览无遗,全都包括进去了,比如说抖袖,坐盘,再下来左翻袖、右翻袖,恐惧步……它什么东西都有了,包括夹褶子。看这个剧照,这是他变成鬼以后了,但他还是恐惧,看到阎惜娇还是有点怕,为什么呢?女人呢,现场很多女的小朋友啊,女人终究是女人,有时候经不起男人的几句好话,其实要提高警惕,要碰见张三郎这样的人,谁敢说现在就没有张三郎,类似张三郎这样的人还是有的。所以这样的人,她在那时候已经做了宋江的外室,养在外面,关系不公开,宋江到底年纪大了,皮肤又黑,哪比得上张三郎,细皮嫩肉,眼睛又会说话,你欢喜听的话尽量说给你听,阎惜娇哪受得了,她整天都在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小伙子很漂亮的,她就被诱惑了。(唱)“哟,你看那边有位小娘子,我看她半遮半掩,那般风韵,好不动人哟”。这几句词就把张三郎给刻画出来了,你看那边有一个小妞,你看她有点害臊,半遮半掩,那般风韵,你想啊16、17岁的小姑娘会难看吗?人家常说16、17岁无丑妇,她有一种朝气,朝气就是美。

所以说张三郎跟她的关系其实属于正常的,但是她已然做了宋江的外室,你就不能再染指。在昆曲中宋江跟张三郎等于同事,在京剧里宋江是师傅,他是徒弟,等于徒弟跟师娘要好,但是昆曲不是。所以这出戏他们大大咧咧地聊,张文远说:“你放心,惜娇,我们活着不能做夫妻,就算是死了我死乞白赖也要跟你在一块。”这样的话,阎惜娇她爱听吧,你说张三郎这样的人,阎惜娇怎么会不欢喜,又年轻,又漂亮,所以阎惜娇为什么要来找他?就是听信了这句话,张三郎说的我们活着不能做夫妻,我们死了到阴间去做夫妻,其实张三郎说完这句话自己就忘了,他知道她被宋江一刀捅了,他又找别的去了。所以你说张三郎是坏人也说不上,但是演好张三郎这个角色,文气,要有儒气,他不是一般的副角,他在《借茶》的时候,有点书生文人的儒气,所以在这样的戏里面,我说了《下山》有高腔,《活捉》也要有高腔,它的高腔在什么地方,想李代桃僵,他也要唱D调的高音re到mi。戏演到那个节骨眼的时候,(演员)肚子只能拉风箱了,但是那个时候恰巧就是要你唱高腔的时候怎么办?那就得靠自己的功力。

所以想想《活捉》这一出戏,张文远先是看见阎惜娇汗毛都竖起来了,到后来一看小妞你比活着的时候越发标致了,他就演上色鬼了,你看看刚才还害怕呢。(表演)“我看小娘子的容颜比在生时越发的标致了。”他从谈恋爱到死了,最后由恐惧发展到,“妞诶,我跟你一块走得了。”最后她用白绫把他勒死了。

这个戏,舞台中间后面有一张桌子,还有一把光的椅子,我在这个戏传承过程当中也向前推进,过去传字辈老师,在杭州黄龙洞给我们说这出戏,王传淞老师跟张娴老师教的,王老师其实当时也就是70多岁,没有我这么活蹦乱跳,他抽烟两口,说蛮好蛮好,就不动了,要靠我们想。张娴老师就说:“传淞,你起来一块比划比划。”他起来一下,又坐下抽烟。所以这出戏是王老师最后跟张娴老师跟我们说,最后我们也慢慢成熟了,怎么办?还得往前发展,想花招,找花活儿。

左:刘异龙老师示范张文远托椅子的动作右:《水浒记·活捉》张文远/刘异龙阎惜娇/梁谷音

里面有一段是我坐在地上,阎惜娇站在凳子上,阎惜娇说:“你看看我的容貌比生前如何?”张三郎说:“不消看得。”你现在是鬼,我是人,你这张鬼脸看不看就那个样啦。她说:“你不看么?”她把椅子这么推过去,我就托着椅子,顶着这条椅子腿儿,不让它滑,阎惜娇踩在横杠上。阎惜娇说:“你不看么?”张文远说:“看。说看就看,马上就看,立刻就看,你不要鬼火冒。”我就这么设计出来这么一个动作。

《水浒记·活捉》阎惜娇/梁谷音 张文远/刘异龙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二个呢,就是桌子上,“入被窝”,她站在这招呼我,她站在凳子上,我是从桌子的犄角斜着上去躺到桌子上,过去上的时候,我也浑然不知,凭什么要上去?为什么要上去?传字辈老师为什么没有这一招,因为她在上面叫我要我过去,我是慢慢悠悠的,到距离桌子还有两步的光景,我拿起我的褶子,我左脚一使劲,右脚一蹬上去了,这样一上去之后她再掐,胸口揉,解决问题了,张三郎死了。

掐死之后就戴上了两个白绫,今天给大家透露透露,怎么会有白绫呢,哪来的?又要动脑筋了,藏哪呢?藏到裤带里面会掉,大家运动的时候会有戴护腕,戴得深一点,我戴在这儿,(手指帽子)我用的时候把两个白绫拿出来,所以把这个用到这,又解决掉了一个问题。还要变脸,这个脸怎么变呢,华老师传授的,六神丸大家吃过没有,很细很细,药也很小,把那个药丸盖打开之后,把黑烟锅倒进去,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夹到当要变脸的时候,把橡皮这么一弹,把它合起来,倒在手心里,捏一捏,往脸上一擦,就变脸了,这是一个方法。后来我又发展了,怎么办?多演就实践出真知,我这个真知就出来了,耳朵根里面有一个洞,我把黑油彩放到这个洞里面,谁也不会看,我就这么一转身,一擦就变脸了,这个办法看样子比放在手心里面要好,就是唯一的麻烦完了戏就要用酒精擦了,但是这个方便。
西汶艺术网
所以通过不断实践,不断提高,唱小花脸,唱丑唱副,实际上蛮难的,同志们,你看我前面那张照片,小伙子漂亮的这一张,你说唱丑赔不赔?我妈妈就说了我儿子长得蛮漂亮的,为什么这画一个白豆腐,你看这两个眉毛多像周恩来,蛮可惜的,应该是唱小生的,我这个人闲不住,所以老生唱过,小生唱过,武生唱过,老旦也唱过,我们的俞振飞校长和言慧珠副校长他们排《墙头马上》,言慧珠副校长推荐说,我看这个老旦让刘异龙演得了,北京京剧院的张君秋老师说,你瞧这个小老旦脸蛋多俊啊,说明我的形象确实唱小花脸真有点亏,但是我的性格可就是小花脸怎么办呢?外形不能决定一切,内因发生作用,最重要的是内因,我的内因就是唱丑的,所以我想算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就让我唱丑吧。记得演《十五贯》我演完了以后,观众都散场了,只有我妈一个人坐在那哭,观众问:“老太太你干吗?”我妈说:“你说这个刘异龙演得怎么样?”“挺好的。”我妈说:“其实娄阿鼠是冤枉的。”“怎么是冤枉的?”老太太说:“不是他杀的油葫芦,是人家撞到他斧子上了。”

大家很开心,我们可以交流交流。哪位肯上来耍耍佛珠和扇子。

我今天就讲到这里,只要大家愿意学习昆曲,愿意爱昆曲,我就高兴。我还要说一个事,在台湾有一个死了的领导人,他说过一句话,文学系毕业的学生,要是不会唱《空城计》,就不会让他毕业,谁说的?都不知道?蒋经国。中文系的男学生、女学生都唱。谢谢大家!

我很开心,我74岁还能够来到这里跟大家交朋友,我心里很高兴,谢谢我们的陈博士给我这个机会,还要感谢一位我们昆剧的爱好者,我在美国演出的时候,都称他为“白牡丹”,我还不理解什么“白牡丹”,诶,白先勇不是排了《牡丹亭》嘛,我现在叫他“白牡丹”,他第一次看昆曲,就是看我们的《长生殿》。白先勇了不起,他为我们昆曲事业立下的功劳无人可比,他的能量也无人可比,他到处募捐,募捐了这么多钱,我们现在能够讲,都是他募捐来的钱,还有博士老弟,为了搞这个活动,把我们老头、老太太都请来,我们非常愿意来,也想来,我来讲的戏都是我亲自跟传字辈老师学的,通过实践的,我才能够讲的出来,我不通过实践瞎说那是白话,没有用的,今天谢谢您给我机会,谢谢陈博士给了我们普及昆剧的一个阵地,我们要好好的为大家服务,我虽然年纪大了,大家看得出我74吗?谢谢大家!耽误大家时间了。

陈  均老师:谢谢刘老师!

刘异龙老师: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一次昆曲课了。江苏省昆曲院李鸿良副院长今天也在这里,请李院长讲两句。
西汶艺术网
江苏省昆剧院李鸿良老师示范耍佛珠

李鸿良老师:师傅在这儿,其实有很大的压力,但是这是机缘凑巧,今天我是到北京,明天演出,老师刚才真的是精彩,无与伦比,我想每一代艺术家,都有每一代艺术家的社会责任,老师今年74,我是47,老师刚才带来小小的一串佛珠表演,还是不减当年,老师在我的心目当中,还是我11、12岁开始学习时候的一个偶像,是心灵的高峰,就像这么一串佛珠,在我们演戏的而言,是成为艺术家之前要锤炼的技术,就像这个技术,老师说的是这样,当他在舞台演绎的时候是掌声雷动的,这个佛珠对我们演丑行的是花了很多的心血,作为回报,我代替老师耍几下。我一直说老师这个年龄不是单单属于上海,也不是单单属于昆曲,他是属于所有的人,在这也感谢我们的白先勇先生,用白先勇老师话讲: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