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试论姚璇秋潮剧表演艺术的悲剧美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11]
提要  本文尝试运用正在发展着的学科美学,对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姚璇秋表演艺术的悲剧美进行论述,勾勒出姚璇秋在潮剧青衣表演过程中,赋予的悲剧美轮廓。

关键词  姚璇秋  潮剧青衣  悲剧表演  悲剧美

姚璇秋塑造的人物形象,其悲剧特点是显而易见的。这不是因为她是一名著名青衣演员,而是因为她塑造的人物形象大多数为受苦受难的妇女,剧情多为悲愤交集,如泣如诉的人生历程。

但是悲剧的美是要通过一定的美的手段来表现的,因为美能愉悦人的身心,具有无比强烈的感人力量。亚里斯多德说:“悲剧能使人‘引起怜悯和同情’,又能‘使这种感情得到陶冶’”。但是如果演员在塑造这类悲剧人物时照搬生活中的满脸挥泪、鼻涕纵横、义愤填膺是达不到美的目的的。那么,姚璇秋塑造的悲剧形象是赋予怎样的一种美?它的这种美表现在哪里呢?本文试图从四个方面予以论述。



姚璇秋在她主演的《扫窗会》中,一开始就展示了一个悲剧冲突的场景。她在有节奏的小锣声中出场,观众从她那又惊又恐的眼神里,清晰地看出剧中人物所处的特定情境的紊乱心情。她一边窥探“丈夫”的书房,一边又怕被发觉,有如惊弓之鸟,这是情感与理性的冲突。
西汶艺术网
冲突是戏剧的生命,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姚璇秋知道王金真对高文举是有感情的,但他们之间又是有距离的,正是由于他们的情感和距离之间的冲突,才揭示了他们的悲剧命运。因此,在这一段表演中,姚璇秋不是用泪痕满面,也不是用大幅度的动作去表现王金真的不幸,而是用特殊的“矮步”程式动作去表现王金真低人一等的处境和内心怨恨。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王金真千里上京屈身相府为奴婢,被“上剪头发,下剥绣鞋,日间汲水,夜扫庭阶”,这样的遭遇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

悲剧人物的行动总要受到历史必然性的支配,其失败的原因,可以有主观方面的,也可以有客观方面的,姚璇秋在表演中处处给予体现。当看到手中的扫帚,暗想今晚借扫庭阶寻“夫”,但又不知能否与“丈夫”相见,深深地哀叹一声,音乐转“推弓”配合她跑圆场,至台中前因绣鞋被剥,足被碰伤,立即碎步后退,脚痛难耐,不禁哭声“苦啊!”这一声呼喊,饱含着有苦难诉的感情,反映了普通人民和社会黑暗势力之间的冲突。

悲剧的冲突归根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当王金真进房与夫相会之后,姚璇秋有一段精彩的表演:她高举扫帚说了一声“冤家,我恨不得把你一扫。”正要扫下来时,她看见俯身散发的“丈夫”,又听他负疚地说了一声:“妻啊!你就扫下来吧。”倾刻间,她心绪撩乱,举帚的手微抖着软了下来,帚滑落在地面上,对丈夫怒视的眼光瞬间化成爱的凝视。姚璇秋在举帚与落帚这两个动作中把人物怨恨与怜爱的冲突鲜明地表达得清清楚楚。

扫帚在姚璇秋手里已经不是一般的道具,这把短帚象风轮细转一样在手中轻挥,把灰尘扫出窗外,把忧愁扫进心中。她看着这把被害为奴的标记——扫帚,悲愤地用力地抛掉;后来又想起后庭寻“夫”就靠这把扫帚,在黑暗中又焦急地摸寻着,探索的尖尖十指和翻动的裙边仿佛是湖上的微波和漪涟,美极了!当她好不容易摸到扫帚时,她凝视着扫帚说道:“在!在!在!”,她的眼光中对扫帚寄托了无限的希望……,这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王金真追求自由的婚姻,不仅有强烈的愿望,也有大胆的行动。但她毕竟势单力薄,在封建礼教严密的旧社会,王金真的婚姻自由,只能作为一种未来的历史追求。因此她慨叹:“哎夫么夫,妾身只望与你相会月缺重圆,谁知唔敢与我相认,正喜相会又来别离,但恐此去重重险阻,吉凶未卜相会何期,教人怎能舍得么……”她的力量太小了,最后终于在封建势力面前倒了下来,连夜跳墙逃离温府而去。

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是演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然而,要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要演好人物的冲突,如果演员疏漏了人物冲突的刻划,就会削弱人物的真实性,损害角色的悲剧意义。王金真到高文举书房前时,几度犹豫后大胆敲了一下窗,惊起了庭树上的宿鸟,吓得王金真魂不附体。姚璇秋用优美的身段和徐疾有致的唱腔刻划出王金真的焦急和紧张,给观众显示了丰富的内涵和无限的想象。戏剧史证明,深刻地揭示人物的内心冲突,能使人物形象更真实、更典型、更有血肉,因而更富于审美价值。

从美学范畴来讲,姚璇秋饰演的王金真的悲惨遭遇,给我们带来了悲伤、压恶和不愉快,但观众的心灵却从她的道德力量、性格力量、智慧力量、情感力量中得到受到了极大冲击和震撼,在顿悟的直觉中升华出一种美的悲剧氛围,正是由于这个悲剧美所释放出来的力量,才激起观众的情感震动,这就是姚璇秋表演悲剧命运体现出来的悲剧美,是审美升华阶段一种更加深刻的理解。



荒郊井旁,漫天风雪,丝竹抑扬。蓦地,后台传来李三娘“苦啊!”的哀鸣声,观众屏息凝视,姚璇秋肩挑桶儿,轻移碎步,细腻悠扬的“肩挑桶儿步踉跄……”的唱段随之飘来,这是《井边会》幕起的一段。观众的第一印象是:李三娘是一个好人。 “悲剧总是摹仿比我们今天的人好的人。” 这是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说的。因为只有好人,或者是他们的行为与人们有某种一致的遭遇、失败,才能引起人们的怜悯和同情。

姚璇秋出场时头不高昂也不低垂,悲凉中带有坚毅与希望,观众便预感到李三娘的苦,真是与人不同啊!面对这如泣如诉、满腔柔情和悲伤的好人,观众的心也被秋得紧紧的。

在这折戏里,姚璇秋表演的一个特点是充分借助水袖增添悲剧气氛。她一会儿让水袖在风中轻抖,一会儿卷起抛向天空,似乎凄苦欲绝。当小将军出现在眼前时,惊与喜交织的那组水袖技巧的组合,可谓是用得妙不可言,在快节奏的锣鼓声中,圆场快步水袖像盘状上下双翻花;“莫不是三娘痴念成梦幻”,她借助低沉的鼓乐声,把水袖慢慢下垂,自我安慰与不敢乞望的心境交错在一起,当小将军询问她的苦情时,她双抖水袖,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趟若是哥嫂闻知道,一旦见责罪非轻”,双水袖上绕,顺势旋转左手水袖搭在右肩上,右手水袖背在身后,就如这罪压在她肩上。在唱“我恨,只恨哥嫂心狠毒……”时,把水袖一卷一抛,就把哥嫂对她的迫害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肩挑桶儿步踉跄”起8分钟的演唱,观众不感到冗长与乏味,这就是姚璇秋利用水袖创造出悲剧美的效应。

姚璇秋将李三娘积压在心头16年的悲剧美曲曲传出,最后在“只待夫儿转回来”的唱声中退回后台,曲终而余韵无穷,给观众留下了一串串的悬念,李三娘这个好人的命运结局是如何?更促进悲剧气氛的力度。

姚璇秋主演的另一青衣名剧《梅亭雪》取材于明清曲剧《玉堂春》,剧中她扮演了另一个“好人”苏三。苏三本是世家女,父母遭害身亡,被骗卖落烟花丛,她以死抗争不接客,惨遭毒害血泪斑。到后来,鸨婆贪财相迫凌,她毁容拒婚志不更……。就是这么一个好人,却是红颜薄命。姚璇秋的表演突出了苏三象腊梅般经霜傲雪的倔强个性,让观众为苏三的含冤负屈而感到可怜;又为苏三的心比天高而感到可爱。姚璇秋正是把握住苏三可怜与可爱的个性,给观众创造出一种美的艺术享受。

姚璇秋在出场的表演上没有重蹈李三娘那个好人的表现手法。舞台上,天寒地冻,梅亭雪飘,幕内一声“苦啊”惨惨凄凄,悠悠颤颤,喊得观众浑身寒透,全场鸦雀无声。接着,撕心裂肺的悲歌穿幕而出:“冤叠叠,恨重重,怨气冲云宵……”此时此刻,身披枷锁、手带锁链、衣衫单薄的绝色女子苏三顶着风雪,步履艰难背向出台来了。只见她转身亮相时,眼光无神,没有眼泪,没有愁容,而是以表情告诉观众,苏三囹圄三载无天日,又遇巡按徇私情,此时此刻,泪已尽,哭无声,魂欲断,心如冰。苏三是一个弱女子,可是生活之神却把她摆布得如此凄惨,使人不免产生爱怜,给人一种愉悦的美感。

苏三与王金龙见面时,王金龙解下雪衣为苏三披上时唱道:“……你挨寒流又冻,怎不痛煞我金龙”。只见她转身将王金龙的手用力一按,骂一句“王金龙!负心汉!”观众清晰地看到姚璇秋的眉宇间,凝集着秦香莲的恨、窦娥的冤、莺莺的爱、王昭君的怨……。当生活把苏三逼得走投无路,连做人的权利都要被剥夺的时候,她也要呼喊,也要抗争,这时,她的个性就不那么温顺了,刚烈的火花灼灼,给予人一种壮烈的审美感受。随之掷出的歌声如急流裂帛,声声剌痛王金龙的肺府。姚璇秋把苏三这个好人演得很好,好人惨遭不幸,它的悲剧色彩就更浓,敲开人间地狱的大门,引起观众对整个封建社会永久性的怀疑,《梅亭雪》也由此而成为潮剧的经典杰作。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