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黄梅情结结深情——王正德、周桂兰,徐艳鸿、石冬梅两对夫妇拜看杨国英先生记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11]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上午,阳光明媚,春风和喣。

一九五七年至一九六零年曾任宿松黄梅戏剧团团长、后来曾任县文化局副局长、现年八十四岁的王正德老人和他的妻子、当年曾享誉九江、武汉等宿松周边地区的黄梅戏名演员七十七岁的周桂兰夫妇一行,专程赶赴长铺镇马塘村新建组拜看年已九十二岁高龄的黄梅戏活化石杨国英老人家。六十多年来,杨国英老人的徒弟们,像周桂兰、徐艳鸿等,总要不时到杨老家走走看看。

在路上,王正德先生一行的人们兴致勃勃地向我讲到有关杨国英老人家演艺生涯中不少的趣事。一次,杨国英挑着一担谷在山路上前行。这时,走来一位漂亮村姑。杨老发现这位姑娘走路特别好看,于是,就放下肩上担子,跟在她的后面,不声不响、全神贯注地学她走路的模样。不知走了多少路,也记不清走了几个时辰,等到杨老想到自己还有一担谷子放在路上赶回去挑时,这担谷子却已被人挑走了。杨老当年以男扮女妆、演花旦最为有名。一次在二郎河演出时,趁休息之机,几个男性青年跑到后场,找到饰演花旦的杨国英,欲行无礼。当他们知道这个花旦是男扮女装时,一方面很是扫兴,但另一方面,又为杨国英以假乱真的演艺技艺而折服。谈到在石嘴头演《乌金记》时,杨国英饰演陈氏差点吊死的事,大家都为杨老高度的敬业精神和从艺时感情投入而倾倒。周桂兰大妈清楚地记得杨老教她们学走女步时的告诫:“向前走三步,向后退两步。”……

到了杨老家里,杨老喜笑颜开地来到堂屋与大家见面。周桂兰大妈走到杨老跟前,紧紧握住老人的手,孩子般地问杨老:“您还记得我吗?”杨老亲热地说道:“你呀,我怎么不记得呢?你们来了,我高兴呵!”接着,周大妈还兴趣十足地学着杨老教她走女步的样子走了起来。惹得大家开怀大笑。

师徒见面,情意深深。相互问长嘘短,好不快意。杨老顾不得自己年迈,分别与前来的几个人合了影。大家考虑到杨老年纪大,没让他更多地闲聊,以保证老人家能好好休息。这时,杨老的儿子、已从教育岗位上退休的杨琼甄老师谈到了前些时候,踏遍青山网民对先后发表在2011年7月出版的《宿松古今纵览》2辑和2011年9月25日出版的2011年3期《黄梅戏艺术》杂志上的《黄梅戏活化石89岁老人杨国英谈黄梅戏》一文的10点质疑一事,并当着大家的面,拿出了他自己写了六页的答辩文章读了起来。听完了杨老师读过的答辩文章,大家又好笑又受气。王正德先生说:“现在有些人,自己不干事,还不愿别人干事。可悲呵!”周桂兰大妈跟杨琼甄讲:“有本事,请他们真名实姓地站出来与我们理论。自己无知,还反说他人不是。你答辩得好!对这帮人,可以不理会他们,让他们说去。”年过七旬、当年曾拜六小龄童弟弟为师且主演过孙悟空的徐艳鸿愤愤不平地说道:“他们讲,我的师傅杨国英提到当年不少黄梅戏名艺人的名字是有意抬高自己,这简直是不识事。当时,严凤英、王少舫等,都与我师傅关系甚好。一次,我师傅与严凤英他们一同出差,演戏的空余逛街时,拿着一双袜子,拿了又放,放了又拿,细心的严凤英见到后,知道是师傅舍不得买,便主动为师傅付了款,硬要我师傅把袜子带走。这怎么能说是师傅借名人之名来抬高自己呢?”“至于说,县志中没有写我师傅,那不是我师傅的事,那是县志不负责任。”说完,徐艳鸿对笔者说道:“廖先生,你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是你抢救、挖掘了不少即将趋于湮灭的人和事。”这时,王正德抢过话题说道:“作为一名史志工作者,不能只是固步自封、因循守旧地照本宣科,而应当对历史进行考证和挖掘,这样才能纠正志书错误和补充志书遗漏。”“是呀,廖老师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不是郑立松老人家推荐和介绍,我们并不认识廖老师。有人说,我父亲口述、我记录的文章是受廖老师挟持,这真好笑。我们有必要受人挟持吗?廖老师确实是帮我们整理了文章。但他只是理顺了关系,疏通了词句。其它正如廖老师在文章后面“编者注”中讲到的那样:‘几乎是不作修饰’。现在的这么些人,自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胡说一通,可以不负责任。真是又可耻,又可恨。我希望这些人能当面到我家讨论,不要这样用阴招损人。”——杨琼甄老师既严肃认真,又理直气壮地侃侃道来,总似意犹未尽。一时间,在场的这些黄梅戏老艺人,对杨琼甄老师的答辩文章兴趣十足,纷纷讨论并发表感慨。周桂兰、徐艳鸿出于职业习惯,还不时站起身来,动之舞之。笔者见大家意兴正浓,谈锋锐利,只是认真听,认真想。一直不忍心打扰这难得的学习机会。这时,王正德先生见我一直不吭声,就对我说道:“小廖,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性情耿直,对人对事,直来直去。我们这里所讲的,是真心话,真情况,真事情。你不要介意。”我一个劲地笑着点头道:“在上辈人面前,我只能永远做小孩子。尤其是在你们这些终身从事文化艺术工作的长辈面前,我只是一个小学生。”
西汶艺术网
我能说什么呢?我可以说什么呢?

老实讲,对杨国英老人家在文章中所讲到的情况,当时我也曾问到过“踏遍青山”网民质疑到的有关问题,杨老他们都一一地给我作了解答。因而,这次 “踏遍青山”网民的质疑 ,我根本没当回事。更何况,杨老他们的文章,不存在我的挟持问题。我问心无愧。我是犯不着与这帮别有用心的人去费口舌的。他们曾振振有词地强烈要求笔者回答他们关于《黄梅戏与宿松》的批评,我也一直没有理睬。不是我听不进意见,而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这帮人所指责我的问题,我早已回答在自己的相关文章中了。再说,真要我去和一个四七二十七的人论数,有这个必要吗?“踏遍青山”们说,县志中没有记杨国英,我也不该记。这我就好笑了。对此,用得着我解释吗?其实,上个世纪80年代,孟晋先生编写的《宿松名胜》一书中第91页《黄梅戏艺人王梓林》一篇中专门点到“其徒弟杨国英,则演花旦。有一次,他们在许岭演《三宝记》、《送香茶》、《山伯访友》等戏,邑人胡性存在《许岭观剧》一诗中吟道:‘不堪世乱竟繁华,一曲霓裳万姓嗟。口调人翻新乐府,腰纤女唱送香茶。’足见他们艺术之精湛和曲调之引人。”只惜这比正史更真实的野史,没被参与县志工作的同志重视,当然更可惜的还有,“踏遍青山”们书读得太多,而对《宿松名胜》没有过目。他们认为我没有资格编写县志,缺少公务员的基本素质等等等等(应当承认,我的身上,优点大概也有一星半片,缺点确实不少。我曾讲过,对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最近我感觉到老祖宗高明,他们只把话讲了前面一部分,后面的盗者见盗,省去了没说。县委书记张小青,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朱文根,师职军医、博士、教授、乡彦后秀程流泉,享受正省部级待遇的叶尚志等一大批领导和家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父老乡亲朋友看到了我的仁智,踏遍青山这极个别人看到了我的盗),这是组织、人事部门管的事。他们越位篡权地对我进行诬陷、攻击,这是用不着我来回答的。“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徐艳鸿先生跟大家讲:“我从《宿松古今纵览》上认真仔细地多次读过我师傅口述的那篇文章,我认为,内容充实,事实可信。所谓十点质疑,相信内行的人会看出质疑者的浅陋、无知。”……

不知不觉间,早已过了午饭时间。大家却一点饥饿感觉都没有。

面对着眼前满桌土色土香的美味佳肴,一种亲情深情真情纯情,刹时间,漫溢进我的整个身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呵,杨老一家四代人热心并从事黄梅戏艺术工作,这是我仅见的!杨老和他的徒弟们,六十多年来,没有功利目的的友谊交往,这是我没多见的!

——是黄梅情结与一家四代人结下了深深感情!是黄梅情结与这师徒们结下了没有功利目的的深深感情!是黄梅情结与笔者这个不识简谱、不懂音乐、不会戏剧的人对其历史嬗变结下了深深感情!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