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硕果累累:戏曲现代化的积极探索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22]
日前,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在山东徐徐落幕,这次艺术的盛会在16天的时间里紧锣密鼓地开展并获得圆满成功。在这场激烈的艺术较量中,戏曲剧目参评比例大、优秀剧目众多、参评成绩突出,尤为值得深入研究评析。戏曲参评剧目包括:现代戏23台、改编传统戏5台、新编历史剧16台。你方唱罢我登场,紧接着在11月9日,第13届中国戏剧节又在苏州拉开帷幕,全国共有35个艺术团体和单位的29台参评剧目和6台展演剧目将参与演出,演出剧目涉及昆剧、京剧、越剧、豫剧、黄梅戏、锡剧以及话剧、歌剧、舞剧、儿童剧等27个剧种,题材丰富,形式多样,不仅有新编历史剧和整理改编的传统戏,还有大量的现代戏。从已上演的作品来看,这些剧目充分体现了“三并举”的重要方针,现代戏的活跃创作姿态和现代舞台技术的发展,为戏曲现代化的推进做出积极的探索,同时也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绩。

一、戏曲现代化成为戏曲发展的重要课题,仍需认真探索

戏曲艺术是中华民族优秀的艺术形式,也是华夏文化的集大成者,纵览其起源、成熟的漫长历程不难发现,其行为轨迹是一条不断发展、渐进衍变的道路。民族戏曲之所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和独特的魅力,就是成功地走过了漫长的不断探索、创新、发展的坎坷之路。正如灵动的溪水一般,穿过高山峻岭,漫过丘陵平川,能够不断地适应新的环境,在变化中开拓新的道路、寻求新的发展。戏曲进入现代以来,逐渐适应着新的社会环境和观众的审美要求发生着新的变化,这条探索之路也就是戏曲现代化的道路。

戏曲现代化的问题,无疑是当下戏曲发展过程中的重要问题。从当前的戏曲创作情况来看,戏曲现代化也是当下乃至今后较长时间内戏曲发展的重要课题,其涉及到的题材内容、语言规范、唱白特点、表演身段等一系列的问题都必须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本届艺术节中,戏曲现代戏剧目共23台,占整个戏曲剧目的52%之多,现代生活成为戏曲创作的重要题材,突出表现了戏曲现代化的重要性和积极成果。

以丰富的现实生活作为创作素材,推进了戏曲创作题材的现代化,也是戏曲现代化的重要方面和突出特点。当代许多剧作家,将目光聚集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优秀党员干部身上,充分挖掘了这些模范人物的生活经历和感人事迹。现代戏《百姓书记》,就是以山东省寿光县委书记王百祥在改革开放初期建设寿光、发展寿光的真实经历为素材的。作品用山东地方戏曲吕剧的形式,演绎了一段山东寿光的故事,演出充满了山东特色,展现了齐鲁历史的一个缩影。王百祥在任五年期间,始终坚守“把老百姓的事当成爹娘的事情来办”的赤子情怀,顶着群众的不满、政治上的风险,带领寿光人民创造了一个发展蔬菜日光大棚、开拓蔬菜市场的奇迹。沪剧《挑山女人》则把目光放在了一位普通的山村女人身上,这部戏也是以真人真事为原型的,故事发生在安徽休宁齐云山,剧中王美英的原型就是汪美红。王美英在丈夫死去、婆婆不理解的情况下,经过十七年的苦难,行程二十多万公里,解放鞋穿破几十双,扁担挑断了几十根。她靠挑一次货几块钱的积累,最后把双胞胎儿女双双送进了重点大学,把患有白化病的盲人大儿子送去学习按摩。为了这个家她放弃了自己的爱情、背负了沉重的闲言碎语,一步步挑山,挑起的不仅仅是货物,她还挑起了一个普通家庭的责任,挑起了一个女人的脊梁,挑起了那个破败不堪的家。女人用并不宽厚的肩膀为孩子撑起了一片充满希望的天,母爱的熠熠光辉与坚韧不屈感动着每一位观众。

采茶戏《八子参军》、吉剧《鹿乡女人》、京剧《藏羚羊》、黄梅戏《妹娃要过河》、吕剧《李二嫂的新故事》、莱芜梆子《儿行千里》、黄梅戏《雷雨》等剧目,或对战争的惨痛、无情予以揭示,或弘扬诚信歌颂道德,或倡导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友好和谐,或为至诚、凄美的爱情鼓掌,或歌颂母爱、坚守清正廉洁,或对家庭生活、社会悲剧的深刻思考。这些剧目对不同题材的深入挖掘,对其思想内涵的艺术阐释,使现代题材逐渐成为戏曲创作的主要和重要资源,推动了戏曲现代化的进程。

二、戏曲艺术之本体特征绽放出靓丽风采,必须继承发扬

丰富多彩的戏曲艺术,素以唱、念、做、打、舞而别具一格,广受老百姓的欢迎和喜爱。无论是京剧、昆曲等全国性的剧种,还是风格殊异、形态多姿的地方剧种,其艺术的本体特征都是剧种生存、发展的核心和优势。坚持和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凸显剧种的本体特征,是戏曲继承发展的必由之路。本届艺术节中众多优秀剧目得以脱颖而出,并受到专家评委、业界同行,以及众多的观众朋友的喜爱,也再次证明了戏曲本体特征的独特价值。这一宝贵的实践经验和正确的理论指导,需要我们进一步重视,加强深入研究并广泛推广。

上海昆剧团参评第十四届文华奖剧目昆曲《景阳钟》,从剧本写作到二度创作都体现出对传统艺术的敬畏,有效继承并合理运用了昆曲古典、优雅、细腻的表演特征。该剧由剧作家周长赋以传统戏《铁冠图》为基础改编而成,分为《延议》、《夜披》、《乱箭》、《撞钟》、《分宫》、《杀监》和《景山》七场戏。明末甲申年初,李自成兵陷山西,直逼明都燕京。景阳钟响,崇祯皇帝召诸大臣议事,然他亲信太监、佞臣,终致误国,独上景山……这部戏词彩甚美,在唱腔、表演上也典雅、精致,舞台上演员也很规矩、严谨。在舞台美术方面,该作没有采用大的布景、道具,舞台上仅有龙椅、门窗,另有金龙攀腾朱色龙柱一根,极其简约、空灵、大气,凸显出昆曲的古典、清雅之风格。另外,剧中有长达15分钟的武戏,使《景阳钟》文武兼备,戏剧节奏显得更为紧凑,也增强了戏的观赏性。这些恰当的舞台处理和较好的演出效果,便是上昆注重昆曲本体的绝佳例证。

晋剧《刘胡兰》也是一部注重戏曲本体、剧种特色显著的优秀作品,该剧成功地塑造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英雄少年刘胡兰。古老的山西梆子在现代化的今天,以一出晋剧现代戏发出了独特的声音,在有效传承剧种艺术特色的同时,书写了山西独特的山水人情、民俗文化。在表演方面,该剧行当设置齐全,演员表现力丰富,唱腔精彩迷人、韵味十足。生旦净丑俱全,使舞台表现得到了丰富。旦角中有小旦(刘胡兰)、花旦(阎六娘)、刀马旦;生角中有老生和小生;花脸和丑角的表演也为演出增色不少。舞台上既有花脸的粗犷,也有花旦的放荡;既有丑角的风趣,也有青衣的稳健大方。饰演刘胡兰的李莉芳嗓音甜美、运腔自如、字正腔圆,唱出了晋剧小旦的华丽嘹亮,也唱出了青衣行的委婉动听;民歌与晋剧的融合更为演出锦上添花。此外,剧中人物幽默风趣的乡土方言、亲切悦耳的晋中民歌,无疑是对地域语言文化的重视和其价值的有效发挥。这些细腻的处理和精彩的表演,充分展示了晋剧艺术的独特魅力和别样光彩。

如花鼓戏《平民领袖》、二人台《花落花开》、五音戏《云翠仙》等剧目,也对自身剧种的本体特征予以了充分重视。花鼓戏表现出载歌载舞、短小活泼的特性,幽默风趣;二人台曲调别致、乡土气息浓厚、地域特征显著,题材本土、本色,喜剧性强;五音戏则挖掘剧种自身的独特题材,以《聊斋》戏为本色,再次塑造了美貌心善、知恩图报的云翠仙。这些风格突出的优秀剧目,极其重视剧种特色、强调本体特征,绽放出了靓丽的光彩,这种扎实严谨、科学有效的传承态度,今后必须大力发扬,以取得更大、更广泛的成就和影响。有些剧目,急切地吸收现代声光技术,弃艺术本体而不顾,这种做法对剧种的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三、音响、舞美的精心制作丰富了视听效果,切忌盲目滥用

戏曲艺术不断成长、成熟,以至逐步的发展,不断吸收其他艺术门类、剧种的营养,相互借鉴、学习,是其得意之举。戏曲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要不要适应当代社会?各剧种要不要吸收当代的其他艺术和先进的技术手段?可以肯定的回答,戏曲的现代化要求吸收这些东西,更要与整个社会发展同步推进。其实,问题并不在要不要吸收、要不要发展上,而是我们的戏曲如何吸收、如何发展的问题。当下,音响特效、舞台装置、光电制作、奇异效果等方面的技术已经获得快速发展,为戏曲创作、舞台呈现也提供了良好的保障,许多剧目也较好地运用并成功地完成了演出,这些成绩也是值得肯定的。

秦腔《花儿声声》是宁夏秦腔剧院有限公司创作的、一部反映花儿王杏花通过寻水搬家回忆自己年轻时感情纠葛的现代戏作品。剧中柳萍精彩的演唱,亮丽、甜美的声音,与花儿独特的韵味相得益彰,在音响的辅助下传达了秦腔美的体验,对杏花的人物角色把握得也很准确。饰演眼镜的张涛是位小生演员,他的嗓音清亮、音色脆美,在演出中也很出色,在塑造角色的同时展现了剧种声腔的高亢美。该剧插叙的叙述手法,在灯光、布景巧妙的转化、运用中得到了较好地展现。对现代舞美技术运用较好的作品,黄梅戏《雷雨》应该也算作一个。改编后,故事的地点来到了安徽的徽州,舞台上房屋、家具的造型,也尽显徽派建筑的特色,与黄梅戏的剧种特色也形成了统一。舞台上,周家客厅的造型是一个从台口向台后倾斜、立体的矩形结构,采用的材料均为是仿木质材料,真实感很强,甚至连门窗都可以自由地开合。在推动剧情发展和人物的塑造方面,不仅通过“四功五法”完成,灯光的运用在舞台上也增强了人物间的对比和关联,有力地外化了人物的内心情感。京剧《香莲案》中,客栈的布景也在简约中增强了立体感,灯光的运用为换景、换场也提供了诸多的便利。泉州木偶戏《赵氏孤儿》也将现代舞台光电技术与木偶表演相结合,烘托了人物塑造,渲染了演出气氛。二人台《花落花开》这部戏在灯光和布景上也做到了简约、多变,但是没有让人感到花哨、堆砌的感觉。该剧有四五个场景,又有季节的差异,通过简单的房屋模型、带有季节特征的背景布和灯光色彩的配合,实现了演出场景变化、丰富舞台视觉的效果。京剧《建安轶事》、晋剧《刘胡兰》、昆曲《景阳钟》、越剧《柳永》、昆曲《牡丹亭》等剧目在舞台美术的运用上也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近些年来,在各种舞台技术发展的同时,戏曲舞台也渐趋丰富、华丽,有些创作也走向了一种恶性发展趋势。戏曲剧目逐渐丰富视听效果是可以的,但是盲目地使用、过火地渲染势必造成对剧种的伤害,甚至对演员培养、剧目创编都产生消极影响。本届艺术节上,部分作品仍然喜好大制作,繁使用巍峨雄壮的道具频;装饰千变万化的舞台争奇斗艳;启用旋转多变的大转台,甚至加套小转台;制作五颜六色、层出不穷的绚丽灯光,令人眼花缭乱;音响调到震耳欲聋的程度,令人紧张、压抑……我想,这些追求“极致”的做法应该得到戏曲界足够的警惕,戏曲的本体特征都被这些嘈杂、虚华的东西淹没了。国家京剧院尹晓东副院长近日也表示,十艺节中“几乎每出戏剧场的音响都震耳欲聋,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这个问题应该引起业内重视,不能在这个误区越走越远。音乐的美感是靠强弱、高低、快慢、浓淡的对比产生的,无论演唱还是演奏,只知用强烈的声响刺激观众是最浅层的,懂得声如游丝才是审美最高境界”。笔者在观摩演出中和尹院长也有同感,有些演出我简直无法忍受,如果不是为了学习、研究戏剧创作,我会马上离开剧场。我也非常同意尹院长的观点,戏曲演唱还是要从音高、音强、音长、音色上来突出自己的特色,不能过分依赖音响效果,甚至根本不能过多靠这些来装饰。现今已73岁的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晋剧皇后”王爱爱,至今在各类庆典演出中声音依然吐字清晰、高亢清亮、脆美甜润、刚柔相济、韵味醇厚,不愧为“金嗓子”。这种良好的演出状态充分证明其训练的科学和扎实的功底,当今的戏曲演员尤为值得学习。部分演出还采用了音乐制作的手段,现场没有乐队,甚至有些演唱也是放录音;有些布景装置、大型道具转换不便,还常常造成情景不一致的情况;精美的舞台美术华丽多变、甚至多次运用LED视频辅助演出,但大多没有取得好的效果,景“吃”人的现象也另人十分痛心。这些不良的演出现象,都值得引起我们的思考和警惕。

戏曲艺术千姿百态、韵味无穷,各剧种风格殊异、各有优长,这些都是我们民族振兴、繁荣发展的最宝贵的资源和优势。面对当下社会的飞速发展、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民众审美要求的变化,我们的戏曲必须要发展,戏曲要生存就必须坚持走戏曲现代化的道路。这条道路是漫长而又艰难的,眼下取得的成绩值得欣慰,但是存在的问题也同样需要我们重视和警惕。戏曲面临的不是要不要发展,而是如何发展的问题;面临的不是要不要创新,而是如何创新的问题;面临的不是大喊口号,而是具体实践探索的问题。纵览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以及近年来戏曲剧目的创作,现代题材和现代手法逐渐得到运用,戏曲本体特征得到更多专业人员的重视,这些成功的经验值得总结、推广、坚持,在具体的探索、运用中也需要更多的思考,切忌盲目滥用、铺张浪费、竭泽而渔。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