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戏逍堂摸索着转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2]
11月28日,戏逍堂出品的话剧《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在济南蓝天宾馆蓝天小剧场正式亮相。当天上午,该剧导演、身兼数职的戏逍堂负责人袁子航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小剧场是一种比较先锋的文化表演形式,希望通过演出来检验一下济南的小剧场市场,为小剧场话剧在济南扎根打好基础。

1400场的演出积淀

话剧《有多少爱可以胡来》,讲述的是男主角丁一白的三段感情经历,三个女朋友分别由于追求金钱、自由、安全感而离开他,反映出年轻一代的爱情观与价值观。袁子航说:“追求金钱、自由、安全感,这是人的社会属性,这在三个女朋友身上纷纷得到体现。而丁一白更像是一张白纸,体现的是人的自然属性,他只是在沿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去寻找爱情。这部戏讲述的就是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矛盾。”

他介绍,首选这部戏是因为它已在全国演出了1400余场,已经非常成熟了。它的感情基调有一点小悲伤,但基本属于正剧,无论哪个城市的人都有剧中人类似的情感经历,演出效果也相对比较稳定。

已经跟随这部剧演出七八百场之多的袁子航,并不是这部剧的原创者,却作为戏逍堂的“骨灰级”元老,见证了这部戏的诞生。他透露,这部剧是集体智慧的结晶。“第一段感情经历是根据导演李伯男的经历改编的,第二段改编自戏逍堂‘堂主’关皓月的经历,第三段是大家合作时随口说出来的。”

版权输出与“戏剧工业化”

作为崛起于2005年的我国首个民营戏剧组织,戏逍堂是国内小剧场市场化的标志性品牌。2006年,随着《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在北京成功上演,戏逍堂掀起了一股平民化的戏剧热浪。“小剧场院线”,这一概念也由戏逍堂首先提出的。在北京,它已拥有枫蓝、柏拉图等多个小剧场,并在全国九个城市发展小剧场话剧。

在戏逍堂身兼数职的袁子航,工作的重心是版权输出与市场运营,蓝天小剧场演出的话剧,也将通过版权输出的模式来完成。“版权输出是我们主要的推广模式,将剧本、灯光、舞美、录音等进行标准化处理,打包发送给演出商,这样,一场话剧就实现了演出复制,只要按规章操作,请济南当地的演员进行演出,效果一点都不逊色于北京。”说起戏逍堂的推广模式,袁子航非常自信。

尽管戏逍堂致力于“戏剧工业化”,但小剧场,毕竟是小众文化产品,推广不能仅靠标准化复制。“比如,立意轻松有笑点的剧目,是比较受观众欢迎的。但是,不同地方的观众,笑点也是不同的。所以在复制模式之外,我们会结合当地观众的喜好进行二度创作。”他表示,小剧场话剧主打年轻人市场,在北上广深等移民城市更有认同感。在济南,它的新颖性还未被观众所认识。2009年,导演李伯男曾携《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来过济南,但效果并不理想。他也希望通过在蓝天小剧场的演出,对济南市场进行进一步探索。

“三职联盟”圆戏剧梦

小剧场话剧整体生存状况欠佳,走在前端的戏逍堂,在居安思危之下,也进行着转型。除“文化地产”运营外,戏逍堂筹划将人气口碑俱佳的剧目改编成电影。袁子航介绍,《有多少爱可以胡来》的电影筹备工作已在进行中,“用8年时间在话剧市场上检验出的产品,要比很多制作公司生硬地去编个剧本,风险小得多。”

戏逍堂还创立了第三职业戏剧联盟(简称“三职联盟”),也让袁子航身上又多了一枚标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是第一职业;或许还有副业,是第二职业;而小剧场演出,是梦想,是理想,是大家在工作生活之余的艺术梦想,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三职业。”袁子航说,经过一年多的发展,三职联盟已经发展了1000多名会员。“会员平时工作都很忙,就在业余时间排练、演出,我们设有三职联盟专场。演出时,会员可以叫上亲朋好友来观看,票价也比正式演出要便宜,我们还会将演出录像刻盘包装,赠送给会员留念。去年,三职联盟专场演出超过200场,据我统计,1000个评价中只有一个半差评。”

明年,蓝天小剧场将通过购买版权,与戏逍堂继续合作,坚持每周演两到三场话剧。袁子航表示,如果发展顺利,三职联盟也将被复制到济南,让有戏剧梦想的济南市民过把瘾。
更多
纽新优品